SCP-4188

What Dreams May Come

SCP-4188: 美梦成真
作者: MortosMortos

第二个进入JamCon主题"So it was all a dream…".的作品。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 可以进入 作者页。

Included page "info:end"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dream.jpg

在SCP-4188测试过程中的实验室内部

项目编号: SCP-4188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4188样品应被存放在标准药品储存容器中,长期存储时无需采取其他具体措施。

SCP-4188的相关测试仅限于在基金会忠诚度测试得分达95%或以上的人员中进行。必要时如需中和SCP-4188的效果,对被影响对象注射一定剂量的肾上腺素已被证明是有效的。

禁止在同一地点对SCP-4188进行重复试验,基金会应对怀疑有重复使用SCP-4188的公共场所进行必要的调查与遣散。

对于SCP-4188制造商与核心分销商的寻找工作正努力进行中。

描述: SCP-4188是一种名为“Warp”的不规则药物化合物,被作为安眠药分销。受SCP-4188影响的人类在进入无意识状态时将经历生动的梦境体验,并且周围区域的现实将被改变以与梦境匹配。这类对现实的改变包括对实体及物件的创造与周围地区的全面地形改变。此后对象将做出梦游行为,并与周围环境做出与梦中相同的互动。

SCP-4188的作用约在摄入后一分钟开始,持续50到70分钟,此后,尽管可能持续梦游行为,对象将进入正常睡眠状态。在SCP-4188的影响下,由对象引起的任何对现实改变都会持续到该人醒来为止,主要的异常影响通常在4到8个小时后消失。然而,应引起注意的是,在频繁使用SCP-4188的地区,观察到的逆转现象并不完全1,在同一地区长期使用的影响尚且未知,但应避免出现类似情况。

SCP-4188对患有失眠和其他睡眠障碍的人类具有高度上瘾性,长期滥用会导致人体失去身体内聚力。受影响的身体部位将开始分解并以微粒物质的形式脱落。这个过程通常从身体末端向内转移。在极端情况下,对象被观察到完全溶解。

在SCP-4188的作用下,邻近的人如果没有受到药物影响,通常会发现在变化的环境中行动是困难且混乱的。使用SCP-4188的人醒来后会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的梦,在大多数情况下,对这段经历的记忆会很快消失,部分人对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

测试记录4188/1:以下内容选自SCP-4188测试期间的日志摘要。由于清醒时的回忆与实际的梦境之间存在不一致性,为了尽可能详实地记载这些经历,在测试期间,每名受试者都会被分配到一位研究员进行旁录。

受试者:特工Rosa Martínez

结果:当SCP-4188被激活后,大量实体立即出现在受试者周围并开始交谈。每个实体的面部特征都模糊不清2 ,阐述的语句也令人费解。然而受试者却声称这些实体是她的家庭成员。

实体间的对话结束后,受试者转过身来,实验室的内部立刻被一处布满岩石的景观所取代。可以看到一些明亮的发光物质盘旋于半空,且有大量的恒星与卫星出现在天空之中。这些悬停的发光物质开始以俄语3歌唱,然后迅速地飞向天际。不久,观测到天空中的星体表面发生巨型爆炸,星体旋即崩裂,消逝为灼热的尘埃。

随后,受试者走近一栋仅有一扇门的低矮建筑。当受试者打开并穿过门时,她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间坐满孩童的教室之中。一位教师正在讲授课程,而受试者声称该人是她中学时代的美术教师。在SCP-4188的影响结束之前,受试者一直坐在教室内部并参与课堂。

受试者和陪同的研究人员此后在受试者的中学里被发现,距离原本的实验室大约700公里。

受试者:研究员Frank Trammel

结果:实验室的内部立刻被一系列构造复杂、黑暗无光的隧道所取代,这些隧道的内部均铺设有排水管道和电缆。与此同时,受试者的手中出现了某种能量武器。受试者沿着其中一条隧道向下奔跑,并且在不久后使用能量武器向一个拥有人类面孔的黑色四足实体开火射击。受试者后来坚称那张人类面孔是他母亲的脸。在每一次“杀戮”行为之后,受试者都会与一台无线电设备进行对话,声称“又解决掉一个”。无线电设备传回的答复难以解读。

持续以上行为约10分钟后,受试者找到了一扇通往外界的门。门的外侧是一片被正午的阳光所照亮的绿地,绿地旁停靠着一辆黄色公共汽车。随后,许多形似经典神话怪物的实体4走下了车。它们坐在一张桌子旁,开始打扑克牌,赌局中使用的筹码是参与者的牙齿。游戏持续了50分钟,期间,参与游戏的受试者输掉了半数的牙齿,但是赢得了一堆引人注目的吸血鬼和弗兰肯斯坦怪物的牙齿。令其他人感到惊愕的是,在打完最后一手牌后,受试者宣布自己是赢家,并开始使用其在赌局中赢得的牙齿替换输掉的牙齿。

接下来,受试者走上这辆公共汽车,公共汽车的门通向一间卧室。三个裸体的女人躺在卧室的床上,受试者走近她们并脱下衣服。这时SCP-4188的影响结束,受试者倒在床上睡着了。随行的研究人员不久之后联络了站点,报告称他们正身处受试者的卧室,距离原本的实验室约1公里。

受试者: 特工Roger Southwell

结果: 在SCP-4188效应出现后不久,一个与现场主管Ford相似的实体进入了试验室。受试者立即攻击并开始恶毒地殴打该实体。这持续了57分钟,在影响结束和受试者进入正常睡眠之前的整个过程中,实体仍然保持生命活动与意识。

受试者已接受心理检查。

高风险实验

在试图使SCP 4188对基金会活动有益的尝试中,一部分实验由Shirley Gillespie主管牵头,试图使SCP-4188的作用在基金会特工的清醒梦5中发挥作用。该计划最初成功,因为特工能够获得对SCP-4188所提供的现实操纵能力的显著控制。不幸的是,在第一次计划的现场试验和4188/05事件之后,高风险运行被认为对常规部署太危险,故项目被终止。相关详细信息,请参阅下方的事件日志4188/05。

事件日志 4188/05

作为高风险实验的一部分,三个SCP-4188影响下的特工被部署到一个可疑的Warp配送仓库。特工在离开Site-119实验室后能直接进入仓库中的一个小侧室,使行动得以高效进行。此时仓库及其中人员暴露在使用SCP-4188的特工产生的影响下。

利用SCP-4188造成的影响,他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分散仓库看守者的注意力,并且秘密地消灭掉这些人。在此时,其中一个目标显现出受SCP-4188影响的迹象,显然是在骚乱刚开始就服用了一剂。在SCP-4188的作用之下,特工们与敌对目标之间的冲突意图导致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陷入了恐慌状态,并且使得特工们的行为失去控制。

四个相互冲突的梦境造成了大量规模巨大的混乱,周围地区的众多平民目击到且被牵涉入此次事件。期间,SCP-4188的影响范围明显超出了其正常范围。
值得注意的情况包括:

  • 一轮月亮出现在仓库上方的天空之中,然后迅速地向地表降去,直到悬停于附近的水面之上。成百上千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自其上坠落,冲撞着四周的海水和码头。
  • 天空中出现许多不同物种的眼球。每只眼睛都在持续不断地流血和发出尖叫声,声音在整片受影响的区域内都可以被听到。这些眼球被观察到会跟踪它们能够俯瞰到的所有人。
  • 仓库内出现一条蛇形实体的骨架(约10米长)。该骨架会主动寻找附近的人类,并将他们的血肉异常地从体内剥离出来,应用于自身。在整一过程中,受害者始终存活且神智清醒。
  • 影响范围内所有人类的牙齿都会猛烈地冲出口腔,落向附近的地面,随即迅速再生,重复以上过程。脱落的牙齿逐渐组合成模糊的人形,并开始攻击附近的平民。

以上情形一直持续到SCP-4188的效应结束为止。应急反应小组在接触到特工们之后,通过肾上腺素注射唤醒了他们,从而结束了影响。除了这些特工,还从仓库内回收到一些设备,每个设备主要由一个类人实体构成,其头部用一个 好梦热线替代,电话线被连接到一个收集有紫色液体的玻璃罐上。该设备的设计与Oneiroi Collective.是一致的。

为掩盖这一系列事件造成的后果,需要花费数以千计的小时和数以百万计的美元。高风险实验被中止,参与其中的特工已按照要求进行了记忆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