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赋格草稿

Sevedocn Vromani
Vromani

“下一篇文主角”拜托V去完成这个任务,私人嘱托,所以凤凰只有他一个人出动

被自己杀死(逆向启动2003

第一幕完

生而向死


我捡起掉在血泊中的那厚厚的日记本,抚摸着沾血的封面,如同凋零的玫瑰一般,想起了自己度过的那些时光。
是的,我知道里面记录了什么——只是想,回顾一下。反正,现在还有时间。
我开始回忆。

2019年6月26日




“这个任务,是我个人的请求。”
他这么说道,带有恳求的意味。

我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发,重新阅览了一遍手中的文件:
上面写着时间异常部检测到了翘曲时空现象,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跨越了时间来到这里,就在一天前,而基金会选择待搜查到目标后暂时观察。这就是他来找我的目的——他希望我在基金会之前找到那个穿越时空的人,并将其处理掉,呵,理由当然是已经被强调烂了的放任不管的话会破坏时间结构并导致CK级“现实终结”情景。为什么要我来干这活?基金会迟早也会把这个人收容或是击毙的。

“所以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将文件放在了桌上,注视着他。“要知道在基金会眼皮底下处理掉一个人并不容易。”

所以说,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紧紧包裹着全身,仅露出墨镜的奇怪人物。哦,我甚至看不出他的性别。要问我为什么愿意接受谈话,那就是他所携带的一张5级权限卡——能持有这张卡的人可不多。

那个人清了清嗓子,将食指伸直放在嘴前,做出了“嘘”的动作。“这与你的爱人,Anastasia有关。”

该死的他怎么知道安娜,我已经几年没有听到过她的名字了,操,这个神秘人不能轻视。
我尽力保持住自己冷漠的表情,试着套出更多的情报:“哦?为什么这么说?”

我暂时合上了日记本。
值得怀念的过去,一切的起因。我重新翻开了封面,抚摸着上面Vromani这个名字,一种别样的感情涌了上来。继续下去吧,继续读下去,我还想了解更多——被我遗忘的时间。

2019年6月27日




那个人说他会把关于目标——暂且就让我先这么称呼那个即将被我抓到的穿越者吧——的情报在适当的时候发送给我。话虽如此,这个目标究竟是什么身份,会让一个5级权限的人那么想去除掉他,这一点让我倍感好奇。

死亦向生

矛盾螺旋,螺旋矛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