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lean
评分: 0+x

自第五十六季以来已经过去很久了。那绝对是我们乐园的顶峰时期。那些日子里,似乎我们的礼品永远供不应求,我们的顾客也是和我们共享这欢乐。我们拥有顾客,生意也由新高速路涌入我们的会场,我们的生意已然达到了鼎盛。贝尔莎当时也是陶醉于讨论与她聊天的孩子们。我们的旅客遍及衣阿华,内布拉斯加,乃至于加利福尼亚的一些乡人。我还记得一对加拿大夫妇在这儿度过蜜月呢。就当我们关店时,就在那个十一月,老板表示,明年会更好。

然而,并非如此。第二年,我们开门时,游客们并没有蜂拥而入,并没有。确实有顾客来游玩,然而并非座无虚席。我们摆出了最好的迎客礼节,我们保证谁在这里都会享受快乐。我保证每场游戏都是公平竞争。尽管这一季并非去年那般火爆,可还还算是个旺季。老板知道我们失落,可他仍然鼓励我们,为我们打劲儿。他说:“明年,明年一定会更好。”

然而,并非如此。我们一无所有。无人问津。市议会开始以许可证和税款刁难我们。老板说,事情会得到妥善安置的,然而当不断涌现的公务人员甚至比来访游玩的家庭还多时,这感觉真的很糟。然而至少我们还有些客户呢,至少那时有。尽管生意时断时续,他们依然还是来游玩了。我们服务人员虽不多,但也有几十。我们关店时,老板还是念叨,将来会更好。尽管日子艰难,可我们可是乐园家庭,我们依旧会坚持下去。

事情有了变化。第五十九季,镇子似乎眨眼间破败了。南迪克西高速好似数月以来无人通行。这里只剩下武器装备的人们。我觉得我们的店要倒闭了,然而老板让我们照常运作以求峰回路转。于是团队摆出快乐的笑脸,贝尔莎也开始了下午两点表演秀,艾戎也摆起了他的小吃起来。那些人们也会进来,对着我们的物件戳戳碰碰,但这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生意,或是游玩的家庭。

有时他们带来了孩子,有时他们带来了成人,但终归不是真正的家庭。我甚至记不清最后一次见到真正的,快乐的家庭是何时了。一切都变得刻板无趣,旅游季一季又一季地过去,然无人在乎,也无任何改变。我们再也没有看见老板了,他留了一封信,出去走了一会,那群人们把信拾去了。

天更暗了,演出秀再也没有了。若行走于拱廊,只能看见一张破裂的滑雪球桌,一台空空如也的夹娃娃机。其余的一切不是被损坏,就是不见了。其他人也变了。每个人都不快,每个人都怨恨。现今若有孩子进来,他们甚至会攻击孩子。我觉得这绝不是他们中任意一人希求的。无人知晓将会发生什么。如果老板让我们回家的话,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他,等着他发话。

有时……有时我仍记得五十六季末尾的日子。我总觉得我们能回到当初。交通会畅通的,旅游的血液也会流入这间吱吱作响的老房子的。那一定是明年,我可以感受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