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巨兽——鲲鹏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必须一直处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地下█0000米处,并必须有3至5名D级人员在其旁边播放有声书,不可中断。SCP-CN-XXX所在的水池必须一天换一次水。
对SCP-CN-XXX进行基本访问需3级权限。

描述:SCP-CN-XXX是一头巨大的类鲸体,在中国古代被称为鲲鹏,也被称利维坦。依靠吞食故事而生,然而并不会真的吃掉,只是进行审核,不合格的故事将会被遗弃到███。
其在公元前22█年引发了一次巨大的轰动,虽无直接联系,却给了████年后的H█████ M████████一丝灵感使其写出了《M████ D███》,而SCP-CN-XXX对自己的正传也是十分喜爱,况且其影响颇大,无法进行消除。

附录:

警告:下列文件为4级机密


无4级权限下访问将被记录并立即处以纪律处分。

笔记记录


日期:████年██月██日

笔记:张██


[记录开始]

我一直追溯到这里,然后停下了脚步。但是我知道——我就是知道——这并非是一切的开端。
  公元前221年,咸阳。秦始皇刚刚统一中国,他的皇宫坐落于此。
  但显然,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大殿前,一个宦官急急忙忙却又不失礼仪地跑了出来,他手拿着中国第一位皇帝的敕令,向跪于殿下百步之远的大臣们宣读。
  “天子诏书,全民静听。”
  这个宦官有着独特的阅读技巧,每一个字都拖着长音。
  “倘若言论不一,则思想迷惑;思想迷惑,则行为不端。天子对此深表痛心。”
  “而今若要行为端正,惟有一法。误导、惑人之书籍应尽数销毁。”
  焚书坑儒。听起来像个什么时尚的生活方式。
  但翻译成英语之后,它的意思则是“焚烧与活埋”。而且它的确奏效了。天啊,它奏效了。
  在那诸子百家的时代涌现出了无数哲学家,但如今我们却无法得知他们是谁。
  他们在火焰中被驱逐出这个世界。
  伤心死了吧,约瑟夫·戈培尔。
  但,是谁充当了运动的先锋——那个“坑儒英雄”——是谁在执行皇帝的命令?
  是谁辗转于各地私学之间,抹除华夏文明积累下来的智慧?
  谁是那个未见诸笔端之人,那个隐身幕后永不为人知的神秘存在?
  好吧,我可以很确定其中一定有他。

  一队士兵,深夜急行,前往私学,辗转几许。
  “包围私学,李斯。不许任何人出入。”
  说话的是个微胖的将军模样的人,他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是,兄弟。”
  而这个,就是那个丞相。
  “称我为兄弟就行了,在这事上我们是平等的。”
  男人一刀挑开了私学的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正襟危坐的学士。
  “恭迎特使大人。”
  “是吗,真的?”
  “我们的学室遵从天子的旨意,什么也没隐藏。”
  那个学士恭恭敬敬地看着男人,而男人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戏谑的意味。
  “别想耍滑头,老家伙。你的书库里曾有二十万卷册。”
  他啧了啧嘴,搓了搓自己那没怎么经过打理的胡子。
  “而你交出来焚烧的只有十八万。”
  “确如特使大人所言。”
  学士起身,把男人带到隔壁,那里放满了竹简与书帛。
  “然而我说的也同样是事实。这里就是剩下的卷册。请您清点焚烧。
  男人看着这些写满了文字的好东西,满脸欣喜,他不停的摩挲着这些书帛。
  “做得很好。”
  “谢特使大人。”
  “我的话还没说完。”
  他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我这个人多疑。我觉得你留着这些书册是为了把它们抄下来。把学生们都叫到这儿来,所有人,快点。”
  很快,所有人都到了。
  “把你们的手都伸出来,五指张开。哪个敢握着拳头,我就把他的整个胳膊都砍掉。”
  所有人都张开了手,男人一个又一个的查看着他们的手掌,男人觉得满意又不满意。
  “都很干净,没有墨汁的痕迹。或许我错怪你。我为我先前的怀疑表示惭愧,我想想该如何弥补你。”
  男人叹了口气,又接着说了下去。
  “皇帝的诏令是不可违抗的。”
  “理当如此。”
  “不错,理当如此。不过圣上也赋予我在某些场合自由裁量的权力。”
  男人随手拿去一卷竹简。
  “假如有人能背诵出这个竹简上的任意一行,不出差错。我就让这书活的像他一样久。够公平吗?”
  “特使大人真是宅心仁厚。”
  “是啊,就是我唯一的缺点。”
  那些弟子们都跃跃欲试。
  “孟轲的《富贵不能淫》的开篇首句。”
  “大人,让我来回答吧。”一个学生急忙行了个简单的礼就说了起来:“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一字不差,很好。那《巧言》的主旨?”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乱之又生,君子信谗。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嗯,照我看来,你实在是太优秀了。”
  “谢谢你,大人,不过这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一点记忆力的把戏,让我能——”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那个男人手中的宝刀夺去了性命,杀完了人,他又把刀随便丢给了一个弟子,他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那个人和尸体。
  “你,把我的刀擦干净。”
  “我,我没有——”
  又是一个没见过血的雏儿,他理所当然的被吓坏了。
  “用你的袍子,你同门师兄弟的血不是和他的身体一样神圣吗?”
  说这话时,男人已经回过头去看依旧正襟危坐在学案旁的学士了。
  学士明显的慌了,虽然他占着理,但是如果不这样,这座私学就要改成医馆了。
  “我们没有留下抄本,大人。”
  那个男人朝堂上走了十步,正好走到学士旁边,然后蹲下来,不怀好意的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瘦弱老头。
  “的确,但是等我们一走,这些书吏就又该乱写了。写下那个死掉的蠢货所记住的东西。”
  他搓了搓自己的胡子。
  “那么我既然说了,这些卷册可以活得和他一样长。而我又是个守信用的人。”
  不一会儿。私学外面,李斯正在向这个男人汇报着工作。
  “接下来去琅琊台,大人——兄弟。”
  “去琅琊,这项工作一刻也不能耽误,也不会有尽头。”
  他们上马,他们出发。
  “这可是千秋万代的大工程啊!”
  唯存火种,焚烧书卷。唯存干戈,屠尽学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