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scent的沙盒

摇篮里的猫1

Jack Bright博士悔恨地盯着他面前这个朴素的碗。它盛满了奶油般柔滑的法式洋葱汤2,散发出十分诱人的香气,以至于他的助手闻了闻空气后舔了舔嘴唇3。但他并没有做更多的事,因为他看出来这位博士的心情非常暴躁。而他最不需要的就是成为最声名狼藉的高级职员其中一位发泄怒气的对象。4
这位年迈的博士揉了揉他的太阳穴,压抑回去了一声呻吟,等着他的头痛完全消失。他最初得知他要测试这个碗时就已经很糟糕了,然后,无论因为什么上帝才知道的缘故,他不能选择不这么做,即使他有着巨大的权力和影响5。如果有什么他无法忍受的事情的话,那就是让别人告诉他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不能。如果有什么更令他无法忍受的事的话,那就是头痛了。如果还有第三件他无法忍受的事情,那就是这个碗里盛满了洋葱汤这个事实。他早已预料到这次测试结果如何,而且他一点也不会享受这个。
"博士,一切都还好吗?"助理摇了摇头并暂时忽略了那令人愉快的香气,来关心他面前有着高大、年轻的躯体的这个人。
疼痛开始减弱,Bright转身面向他。"没什么。我还好,Hector。只不过是偏头痛罢了。"
他在拿起碗左边的录音机前,先在碗右边的记事本上写下了些什么。他回头看向Hector,觉得他知道应该保持安静,然后按下了"录音"键。
"我是Bright博士,正在记录测试日志SCP-348-3278-1。这次测试的主要目的是探究如果身体的意识来自一个有着不同的生身父亲的人,SCP-348的作用是否会因此改变。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有必要了解这个,是一个需要在另一天解答的问题了。"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该把最后这句删掉,最后决定"管它呢!6"没人有这个胆量7,或是有丝毫的兴趣因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去尝试处罚他,尤其是当所有人都知道这不会阻止他在未来做出更多这样的评论时。
"作为参照,我现在的这具身体,D-7251,是Thaigo Branco的。记录表明Thaigo Branco和他的父亲关系很好。如果这是对的,并且汤确实是为D-7215准备的,那么我应该会感到好像‘缺了些什么’。有很小的几率碗底会出现信息,那么这信息应该是葡萄牙文的。8"
他停止录音,略过了如果汤反而是为他准备的则会发生什么这一明显的问题。那些有着相应的安全许可等级并且感到自己需要得知测试结果的人可以猜到答案。其他人管好他们自己份内那些该死的事就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