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GZUHL

SCP-xxxx

项目编号:SCP-xxxx

项目等级:safe 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该生物无法被已知事物控制

描述:SCP-XXXX为一名男性,身高2公尺,体重未知(很显然他以前的称过自己的体重)。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打着领带,黑色的裤子。淡黄色的皮肤,杂乱的头发之外,唯一有特点的就是那双淡绿色的眼睛。

SCP-XXXX一开始是在████街区暴乱中发现,在场的除了害怕和躲避的人以外其他的都情绪低落的蹲在地上,而那些上去制止的警察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直到24小时过去SCP-XXXX离开10分钟后情绪低落的人又回复了正常。根据████警官的描述SCP-XXXX在24小时一直在骂█话且从未停止“████”,而且在远处用语言制止也会变的情绪低落,SCP-XXXX的行为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随后基金会为了避免事件的再次发生通过远程麻醉将其抓获并停放在一个单独的实验室中。

附录XXXX-1:SCP-XXXX的实验记录

在麻醉的24小时结束后SCP-XXXX醒来并站在原地,实验人员████博士在监控室通过语言通话询问SCP-XXXX,最终因为SCP-XXXX的无动于衷而结束。但当SCP-XXXX在实验室中呆满24小时后实验室的门自动打开了。XXXX走出来后对████博士和其他人员进行了全面的“████”,最后到来的安保人员再次进行远程麻醉,失效后安保人员通过上级下达的处刑命令后用手枪将其击毙。在基金会认为其无效化后24小时XXXX又重新复活对基金会的员工造成了大面积的心理打击之后,安保人员赶到后其手枪打出来的子弹再也无法击中XXXX,等到机动特遣队的到来将其击晕。很显然死亡也他在中弹的24小时后被其无效化。

附加说明:所有被其精神打击的人在10分钟左右就恢复正常并不再有其他后遗症,除了在此见到XXXX会不由自主的躲避,如果一些本来有精神疾病的人在打击之后会出现自杀或者完全康复的状况。

附录XXXX-6:因为他的特殊情况,基金会对将XXXX带回收容而头疼。因为XXXX在被基金会收容之后他似乎赖在这里了,目前已经对其进行了██次的抓捕,通过反复的关押基金会已经没有房间可以留住XXXX。(看来过不了多久抓捕他的方法也可能不多了)

附加说明:在抓捕过程中用的手段都只能将其击晕,晕倒后无论对他做什么在24小时之后XXXX都能安然无恙,并且击晕他的武器之后再无法击中XXXX,但在换成其他材质后依旧可以将其击晕,同样在24小时之后就失效了。并且关押他的房间在24小时后必须换成其他房间,不然房间的门会自动打开XXXX就会出来对研究人员实施精神打击。就算密闭的房间在XXXX触碰24小时之后也会形成一个口子让他出去(仿佛房间也在躲避他一样),同样同材质的密闭房间现在他触碰后就会形成一道裂缝。(一切对SCP-XXXX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在24小时之后都会无效化)

附录XXXX-21:现在基金会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XXXX的行动了,只能任由其在收容所中游走。在无奈之举时也使用过其他SCP收容物来束缚SCP-XXXX的行动,可是24小时后都失效了。

附加说明:禁止那该死的与其他有自主意识的SCP做实验。

████博士的记录

██月██日那麻烦的东西真是太烦人了!任何和他交流的方式,最后得到的都是他█的█话我已经被他 ████了██次,根本无法沟通。

██月██日那个████他甚至用SCP-914强化自己,索性的是他和强化前没多大区别,不过在████后会在原地待几分钟。

██月██日XXXX也许并不坏,甚至还帮忙留在了几个██████和几个██████,想想他也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多少影响和坏处。

██月██日这里大部分的经过了他的████████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感到不适应,最多就是回避他,避免与他交流。

备注:“鬼知道那东西以前做过什么他根本感知不到疼痛,说不定他以前磕到过自己的██████疼了24小时,最让我惊讶的是在他面前██████他的人会突然消失无法找到任何痕迹……不过24小时后消失的人又会在原地以一种极其消沉的精神姿态出现,状态在保持24小时后消失。又是24小时!就像计时表一样!现在SCP-XXXX的影响已经可有可无了。”——████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