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DELETION

他被数据删除了。
数据删除……?
他怎么了?
他……是谁?


他是Lorenz。一个工作在site-cn-21的三级研究员。他应该,在我的记忆里,他还是很靠谱的,当然,偶尔也会……
那天,他和正常一样去site-cn-21。阳光撒进了site-cn-21的大厅。今天的第一个任务是,与scp-cn-████谈话。scp-cn-████,一个safe级项目,有什么好怕的?
这个房间只有一台录音机,一个监控摄像头-——连警卫都没有,也许他们认为这样的一个项目不值得去动用警卫.

受访者:[scp-cn-████]

采访者:[研究员 Lorenz]

<记录开始,[2018/2/27 8:46]>

采访者:[无法读取,仅限伦理委员会以及O5议会查看]

scp-cn-████: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采访者:[无法读取,仅限伦理委员会以及O5议会查看]

scp-cn-████:放我出去,我不想跟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采访者:[无法读取,仅限伦理委员会以及O5议会查看]
scp-cn-████: 你们要是再这样,我似乎得自己想办法走出去了.
采访者:[无法读取,仅限伦理委员会以及O5议会查看]
采访者:别……别冲动啊!!!!!
[视频信号中断]
scp-cn-████:这是你自找的.
<记录结束,[2018/2/27 9:27]>

附录:[在2018/2/27 9:27:14时,scp-cn-████以一种未发现的形式scp-cn-████-2出现,并造成收容失效。2018/2/27 17:52分成功修复site-cn-21,并找回部分收容物。尚未发现scp-cn-████。]


Lorenz完了。
这个项目是分配给他一个人的。审判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一个人。

伦理委员会代表最后问Lorenz:“你想要处决,还是……?“
数据删除。

没人记得他是谁,曾经在哪里工作。他所负责的所有项目都分配给了别人,而他的个人信息也被完全删除了。
所有关于他的文档都消失了,只有在伦理委员会的档案室中留有一份。
他是谁?
没人知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为什么?
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我的身份证都被吊销了,显示为“已死亡“。
我好孤独。
你来陪我吧?
我就在你的头顶上。
看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