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巢-北京中心页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天,我们长满毛的祖先笨拙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笨拙地在地上磨尖,笨拙地插进一个远古生物的眼眶里,笨拙地把它的尸体拖回山洞,笨拙地用木头生火,笨拙地吃掉,笨拙地食物中毒,笨拙地死去。他死之前许了一个愿:希望之后的人类可以拥有更轻松的生活。

故事到这儿就结束了。

而他的愿望在某种意义和某种程度上成真了。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的一天,我们(你该注意到我用了我们,这意味着他不是啥漂浮在半空中的一具或半具骷髅或类似的玩意儿)之中的一员从地上摸到了一根钢筋,躲闪过背上长着三根触须且力大无穷的猪脑袋人形怪物的攻击,用力地插进那坨令人厌恶的狗屎的视觉器官。他砍下那玩意儿的触须,扛回他的“山洞”,用汽油生了一堆火,就着一杯过期红酒当晚饭吃掉了。(这次幸好没有食物中毒,否则你就读不到这些了。)

看出来什么了吗?钢筋和木棍并无区别,远古生物和猪头怪也没多大区别,都是超出当时人类理解范围的玩意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人类像是在一只大耗子的嘴巴里兜圈儿。这个圆圈还没封口,但是很快——那只耗子就要合上嘴了,圆圈也终将闭合,一切堕入黑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