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now

忏悔荆棘辫

被发现于19——年—月—日【编辑删除】的家中密室,在场一名研究员进入密室2分50秒时开始出现忏悔状态,并从一橡木盒中拿出一根荆棘鞭抽打自己,情绪几近失控,外部观察员报告情况后,待命的小队立即派遣两名特工进入该密室,与情绪失控的研究员进行对话无果,强制压制也遭到抵抗,该研究员并未显示出对特工人员的攻击意图,似乎只是想继续用荆棘鞭抽打自己,在此过程进行到1分11秒后,两名特工人员也开始呈现出忏悔状态,三人情绪都呈现不可自控的情状,行动组之后继续派出人员意图进入密室阻止此忏悔行为,但进入密室的全部【编辑删除】人都进入激进的忏悔状态,并都试图用荆棘鞭抽打自己,无法得到则会有其他自残行为,行动小组只好派出机器人无畏-01施放催眠气体后,才将荆棘鞭放回橡木盒带出密室,为避免更多人出现异常忏悔行为,小组所有人员提前退出【编辑删除】由无畏-01作为唯一荆棘鞭的暂时收容措施,并将【编辑删除】封闭,禁止一切人员靠近,直到在site-x建立好一个隔离收容措施,并将荆棘鞭正是收容为止,在此之前【编辑删除】作为临时收容点,由白博士进行收容研究。收到荆棘鞭影响的【编辑删除】人员均送到心理疏导部门进行治疗。

附录

实验一:一名D级人员被要求携带通讯设备进入密室,30秒后开始进入忏悔情状,随后从无畏-01托举的橡木盒中拿出荆棘鞭开始抽打自己,过程持续31分17秒,D级人员失血过多昏迷倒地才停止对自己的抽打,后由机器人救助-21号带出,在通过物理和心理治疗后,D级人员反馈说:“我进入那间屋子就感觉心中感到了些什么,好像我变了个人,我变得头脑清晰内心涌来好多从未有过的感受,这之后我就意识到我是多么罪恶,我都曾干过些什么,我知道我无法被原谅,我应该接受惩罚,所以我用那鞭子抽打自己,我本来不知道那有什么,可那一刻我知道鞭子就在那,我必须这么做,这不是为了减轻我的罪恶,而是为了和我的罪恶达成平衡,可是我觉得这个平衡遥遥无期。”之后这名D级人员性情变得抑郁悲观,几次试图自杀被制止,现在仍在观察中。他所说的进入密室后的内心变化和最初受影响的研究员和特工几乎完全一样,不过幸运的是他们恢复得比D级人员好,至少他们没企图自杀,希望他们都尽快好起来。——白博士19——年—月—日

实验二:一名智力低下的D级人员在救助-21号的带领下进入密室,10分02秒开始该D级人员出现类似忏悔的情状,他迅速拿出荆棘鞭抽打自己,并企图用荆棘鞭把自己勒死,救助-21号给该D级人员注射了麻醉药,并将其带出,在后续治疗中该D级人员表现出自闭情绪失控等情况,但不再出现自残行为,现持续观察中。——白博士 20——年—月—日

实验三:一只拉布拉多犬在救助-21的带领下进入密室,1小时17分拉布拉多犬忽然变得异常,并发出哀嚎,之后以匍匐的姿态趴在无畏-01面前,不断发出哀嚎,一小时后无任何变化,便由救助-21带离,该拉布拉多犬情绪低落三天后恢复了往常的状态。

实验四:一只人工喂养的黑猩猩在救助-21的带领下进入密室,37分30秒该黑猩猩表现出情绪异常,变得低落哀伤,拿出荆棘鞭却并没有任何自残行为,10分17秒後自主離開密室。這是目前第一個受到影響最少的生物,我們對該黑猩猩之前的生活做了調查,沒發現任何特殊情況,也許受影響程度和智商、心智有一定關係。——白博士 20——年—月—日

實驗五:一隻貓被装在救助-21的备用蓝内带入密室,实验在三小时后结束,该猫在密室睡了一觉,醒来后伸了懒腰自己出去了。因为救助-21没能再次捕获该猫,所以不知道该猫离开后的精神状况,但从救助-21的摄像头中看到该猫在院子中的户外椅上舔毛,神态无异常,所以荆棘鞭应该对该猫没有影响。原因不明。——白博士 20——年—月—日

现在荆棘鞭已被收容。收容等级:欧几里德
荆棘鞭应一直被放在与任何研究人员和D级人员50米以外的,有三层以上10公分厚花岗岩包裹的容器中,应禁止一切人员靠近此处,平时由两名机器人看守,一名调查员每天调取监控录像检查一次,由于尚不清楚荆棘鞭是如何对生物进行影响的,所以O5禁止进一步对荆棘鞭的研究实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