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的翻译测试站

威胁等级:黑色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1应被收容于一间由至少12名安保人员看守的、完全隔音的收容室中,生命保障装置和心跳监测装置应时刻与对象保持连接状态。SCP-CN-XXX-2应被收容于距SCP-XXX-1收容室隔壁的舒适居住型人形收容室 (C-2型)中,对其提出的要求可在审批后予以满足。在SCP-XXX-1心跳频率发生变化的5分钟内,SCP-XXX-2应被送往SCP-XXX-1所在收容室与SCP-CN-XXX-1产生肢体接触。

描述:SCP-XXX-1外形为一身高1.78m、外表年龄20岁左右的亚裔女性。在通常情况下,SCP-CN-XXX-1呈现为深度睡眠的状态。每隔一段时间(目前最短为3天,最长为45天),SCP-CN-XXX-1会呈现出开始苏醒的迹象。由[数据删除]可以得知,SCP-XXX-1的完全苏醒将可能导致XK级末日情景。

SCP-XXX-2外形为一身高1.66m、外表年龄16岁左右的亚裔女性。当SCP-CN-XXX-2与SCP-CN-XXX-1产生肢体接触时,SCP-CN-XXX-2将从视觉范围内短暂消失并在约5至10秒后重新出现,此后SCP-CN-XXX-1将再次回归深度睡眠状态。在██%执行以上收容程序的行动后,SCP-CN-XXX-2的身体上会出现严重创伤的已愈合伤疤。

*更新:执行决议:“安魂曲”后,确认SCP-CN-XXX无效化。

附录1:


描述:SCP-CN-XXX是一种现象

附录1:

附录2

不知名者:
你好。
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应该和我遭遇了相同的状况。不管怎样,我该向你道歉——因为从某个角度来说,我必须要对你所承受的一切负责。
请相信,从一开始我真的只是想要复活我的爱人。她叫Beccy,也是基金会的研究员之一。她温柔、美丽、善良,几乎拥有你能想象到一位女性可以拥有的一切优点——我说这些并不是在夸耀什么,只是想要说明,这样一位女性的死亡带给我的痛苦有多么剧烈。我不顾一切地尝试着想要把她带回我的身边。也许正是因为这份执念,这个异常被我唤醒了。它回应了我的愿望。
那天下午我回到家,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家里飘出了饭菜的香味。我推开门,走进厨房,Beccy站在那里,美丽得一如往常。
我简直高兴得快要疯了。然而下一秒,在她看见我的那一瞬间,她把手里的碗砸在地上,开始尖叫。
之后就是噩梦一样的追杀。整个基金会就好像疯了一样,一定要致我于死地。我好不容易逃了出去,才发现在所有的资料中本该死亡的Beccy被我所取代。也许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
请不要误会,我依然渴望着爱人能够活下去,哪怕要付出我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如果那个异常需要我的命来换取Beccy的命,那就让它拿去好了——我本来是这么想的。可那天的最后,我狼狈地在特工们的围追堵截下逃离,不甘心地往回看——我看见Beccy站在那里,看着我,露出一种大功告成的胜利表情。那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我从地狱里召唤回来的绝不是我爱人的灵魂,在看到那个笑容的一刻我就确定了这点。占据那躯壳的到底是什么,我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在那之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几起这样的事件,本来死去的人突然复活,而本来活着的人却被归入了死者的范畴。没有人能在铺天盖地的追杀中幸存下来。我也不行。我大概已经得知了这个异常的性质,但我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是,杀死那个复活的造物。这是唯一从这种状态中摆脱的方法。把它送回地狱去,永远不要再尝试去召唤它,就像它自己所说的那样:死人就该有死人的样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