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男体化的站点插曲

听闻最近82站点刮起了一阵邪风,好像是在alpha分站发生的事,据说是有个人造了一种神奇的药水儿,能把人变成……嗯……如想象中一般的非人类美少女?总而言之,老夫决定效仿那个人。

我是Piracy,全名就是Piracy,但是前一阵子,他们都叫我Piracy Essayist Zero。老夫用一些特殊手段从O5那搞到了一点那些药水的样本,大概过程就是:我费了好大劲研究透了一个新模因,然后他们才打算给我一点点试试。O5-11告诉老夫绝对不能喝,老夫当然不会喝,只是要用它做点奇怪的事情。

我把那种药水彻彻底底地分析了一遍,然后用水稀释,再加以我的配方。不过,我还是没太搞懂这种药剂,毕竟我不是研究这种东西的,但好歹我知道这里面绝对有奇术成分。后来,我去召唤了一只恶魔实体,然后跟它交换了一条手臂。我把那条概念性手臂碾碎成一种红色的粉尘,也就是“粉末状恶魔”,之后把它倒入了试管里面。

好吧……之后,那个试管炸了,药水溅了我一身,我习惯性张着的嘴也没能幸免。不过,被我魔改了配方的药剂没让我发生任何变化,但是药水很热,我被烫了一身泡。

之后发生的事……老夫就要细细道来了。


我去了医务室,医护人员是个女的,很漂亮,是新来的。我的身上沾了很多药水,不过我没在意,因为我当时大概确定它不会伤及无辜,可是我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

我当时上身颤抖,两条手臂上要么是红了一大片,要么就是有泡长在上面,挺吓人的。当时我的右手上有一颗比较大的泡,她一个不小心碰了一下……那个水泡竟然就炸开了。水泡里的液体的颜色竟和那药剂很像,喷了我和医护人员一身……之后的事情那真是一言难尽。

那个护士的身体突然大了好几圈,我一开始有估计过她的体重,大概也就在50千克上下,这一下子就直接把衣服撑破了。那些撑破衣服的是膨胀的肌肉,而她的皮肤也开始迅速变得粗糙,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些肌肉是怎么凭空冒出来的……总之这件事确实就发生了。似乎是老天给她留了点面子,她的裤子毫发无损,但上半身令人不忍直视,那庞大的胸肌、六块坚实的腹肌,天哪。

“卧槽。”我当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人,只能说出这一句话。我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我估计我的瞳孔一定在剧烈收缩……哎哟我的天,然后我就被吓晕过去了。

后来,据说在医务室里发现了一个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的绿巨人,就像漫威里面的那个绿巨人一样,有绿色的皮肤,然而他下半身的穿着似乎印证了这家伙之前是个女的。

我无法避免地成为了当事人。为了防止我身上的奇怪药水影响到别人,我特意用绷带缠满了全身,好像个木乃伊一样。这事越传越远,甚至传到了最早的药水受害者Gather同志耳朵里。好家伙,事情的发展已经开始出乎我的意料了!

然而,这件事被alpha站的钻苹果同志压了下去。谢天谢地!钻果,我的超人!

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我开始尝试彻底清除我身上的水泡。但是那些水泡好像扎了根似的,我就算是用刀都切不动,就好像贴了一层钢化膜似的。后来,我甚至请求用隔壁加工厂的车床来锯掉水泡,在那些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我他妈的把那个圆锯给弄裂开了。你问我之后发生了什么?之后当然就是找人实验了。

我首先确定好那位护士确实变回去了,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然后就去找到了gama站的寒升同志。他说大概可以同意,于是我就让他穿上防化服,再去摸一下我左胳膊上的水泡。

“穿好了,挺沉的。先说好啊,你得确定我不会被这玩意变成兄贵,不然我真的会想方设法揍你一顿的。”寒升把特制防化服的头盔戴在了头上,然后站了起来。

“我也先说好,我真的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穿甲效果,如果有,我……哎呀,我什么都会做的!”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卖个人情,无论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好补偿他。

水泡像我预想中的一样爆炸了,它显然只有在被人接触的时候才会炸开,无论对方是不是戴着手套。那些液体溅在了防化服上,而穿着衣服的寒升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OK了,兄得,快把衣服脱了吧,怪热的。”我紧张的心情一松,便坐了下来。

寒升摘下了帽子,把防化服堆在一边。就在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可以用这种方式清理掉水泡的时候,令我更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那堆防化服……对,它站了起来。它他妈的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从一堆衣服变成了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壮汉,头好像被遮住了,又好像就是长在上面的,反正就是个头盔。那怪东西开始追着寒升跑,拦都拦不住。后来,我开了一枪把那玩意毙了,它趴在地上,后来就有人来回收了。

说实话,我整这堆破药水真的是个错误,我是真后悔啊。


这都还不算完,我后来成了一个行走在站点里的究极大祸害,就算我现在是继CH后的第二个gama分站主管,我也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大祸害。为什么?因为我来来回回找了几十个人帮我去掉水泡,每次都会变出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就连D级人员都拼死拼活地拒绝,我还好面子,就没再去找D级人员了。

于是……我找上了那位见过大世面的钻苹果同志。

“果子哎,帮我忙!求求你了!”我一把推开他办公室的门,脑袋顺势嗑在了门框上。

果子主管正在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写着资料。见我进来,他皱着眉头回过头来看,然后又慢慢地把头转了回去,说:“不行。”

“帮帮我吧!帮帮我吧!”我“嗖”一下冲到钻果旁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让他打字的手不由得一抖,屏幕上出现了几个错字。

他有点无语地瞅着我,说:“Piracy,你是怎么能想到来找我的呢?就连beta分站的人都不行了?”

“当然!beta站动物挺多的,我生怕把那堆异常给史诗级加强了,所以不可避免地来找到你了。顺带一提,我不能跟等级太低的人透露我弄到你们那药水的事,所以得找你这样的。”我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于是乎,钻果很不情愿地穿上了防化服,然后按照我说的来了一遍。结果不出所料,那堆衣服变成了另一个没有智慧的肌肉男,被我一枪击毙,过了很久就会变回衣服。然而,这个过程还是出了点小差错,那就是……另一个水泡。

就在我没有意识到的地方,也就是我右手的手心处,那些手掌的褶皱遮住了水泡,而且它还就那么小,甚至就连我都没看清它。我去厕所把身上冲了一遍,确保了自己身上没再有一点药水,才去和钻果握手,以示我在感谢他对我的救命之恩。

好吧——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这种水泡确实不会在接触到一个人身体的其它地方时就炸开,只有在碰到手的时候才能炸。我们二人脸色一僵,那些药水自然而然地沾满了钻果的手。

我迅速后退,那时候我居然在想:钻果如果变身了会变成什么样呢?

于是乎,钻苹果的头突然变大,身体也随之变大,最后顶到了屋顶。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怪物,整个头变成了一颗透明的多面体,好像个异形一样。他还保留着意识,愤怒地朝我挥动巨大的手,幸亏我及时跑掉了!

哎呀,这件事大概就这样结束了,那是真他妈的吓人啊。后来我听说钻果他变回去了,我于是就自己用认知危害造了一箱能吃出不同水果味道的苹果,然后亲自送到了他的办公室去,他也挺不记仇的,误会在没有形成时就解开了。

说起来,我从O5手里要的500毫升药水还剩下200毫升,就是那种变形药水,我手里还挺多的。后来有一天,我自己尝了一下,味道不错,奇怪的是,它对我居然毫无作用。不过,这可是好东西……我总有一天要试试把它用在钻苹果身上……哈哈,开玩笑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