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子砂盆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724

项目类型: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724周边██公里地区须持续性武装封锁并对外标示为军事禁区。除非拥有O5议会及Kylin博士许可,否则任何尝试进入封锁区域者在处决前可不予警告。以ijoiu######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不要逃避,不要逃避。没有人能生而逃避死,或死而逃避生,逃避即是失去。不要逃避,勇敢地去!看看死,看看生!就如同光与gtiugtoui######
[解析失败]
若有生物出现在SCP-CN-724外,守卫人员须立即尝试将其击毙并尽量保持其完整性,然后将该生物尸体送往Site-cn-21进行研究。当此类事件发生后,所有相关人员须尽快进行心理诊断。

“还有一件事,守卫们。SCP-CN724中出来的东西可能十分像人,甚至会花言巧语告诉你们他们是人之类的事情迷惑你们。不要听信它们的任何话,只做你们该做的事情。不,不要做别的事情,这位小哥,我们还不确定是应该抚摸它们,扒它们的裤子还是给它们一碟牛奶。一梭子弹能搞定的事情不需要你干什么,搞不定的话,你就更干不了什么了。”
——Kylin博士的月初骚话演讲

描述:SCP-CN-724是一栋建立在████荒原地区的房屋,目前其外形表现为一栋现代式大型别墅,长██m,宽██m,高██m。其入口仅为大门一处,所有窗户都被完全密封且拉着极厚的窗帘。
SCP-CN-724室内总共有分为两部分(按进入SCP-CN-724后所处位置的先后,分别称为SCP-CN-724-1和SCP-CN-724-2),其中间由一扇门连接。两部分室内的生活设施及摆设等物件的布局完全相同,但两部分的所有物件的材质完全不同。
SCP-CN-724-1的所有物体都完全由有机体活体或有机物组成,甚至电路元件也由神经细胞[数据删除]。
SCP-CN-724-2可由SCP-CN-724-1中的一扇门进入,其中的物件完全由金属、大理石、玻璃等构成。SCP-CN-724-2中完全没有有机体活动痕迹jvioefrfff###########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这里,始终生,未曾死;那里,始终死,未曾生。相生相克,光盛暗盈。生与死,难道是两个不同的事物吗?生在死的镜子中cytcyti######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解析失败]

SCP-CN-724似乎携带有某种信息型潜性模因,该模因会试图以电子信息及生物讯号的方式传###[解析失败]光已盛于暗,浪潮中间的世界正在失去平veave###][解析失败]该模因及其影响依然处于研究阶段。目前已知的是,该模因对于意志较薄弱者的影响更加强烈,且该模因在潜伏期可通过催眠疗法消除。

探索记录724-4:

<记录开始>
D-7321:嘿,听得到吗?喂?喂喂喂……

Kylin博士:【心不在焉】可以,闭嘴。你看到房子了吗?从大门进去。

D-7321:哇……这不算私闯民宅吗?【大喊】有人在家吗???

Kylin博士:闭嘴,进去!

D-7321:好,好,好。我……喔。【沉默】

Kylin博士:怎么了?

D-7321:没什么……【吸鼻子】只是这房子里真是太漂亮了。

Kylin博士:描述一下吧。

D-7321:【清嗓子】我不知道怎么……这里……这里唯一的植物是窗台上的一盆铃兰,但我站在这房子里,感觉自己就像处在生机繁茂的森林中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里的一切都像是有生命。【深呼吸】真遗憾你没来,你得亲眼看看这里才能感受到这奇异美妙的生命力,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在阳光下生长出来,沐浴过柔风和甘霖的。【停顿】还有,这房子里出奇的大,比在外面看起来还要大得多。

Kylin博士:【模糊不清的自言自语,似乎在说“中路团”】好的。四处走走,随时报告你的发现。

D-7321:行吧……喔噢!这里的地毯是活的!刚才我踩上去之前,地毯上的绒毛向四周倾倒,好像在躲避我的脚……嗯,这地毯好像是一大块苔藓……也不对,苔藓的顶端不会这样闪烁微光……果木的清香,靠垫上开着碎花……这鱼缸真大……嘿,这些鱼真漂亮。我说,我能不能住在这儿?

Kylin博士:【不耐烦的咂嘴声】不能。

D-7321:为什么?这里这么棒!

Kylin博士:这是个被收容的项目。现在你应该能找到一扇门,就在大门正对的那面墙上。

D-7321:一扇门……哦……?它看起来……触手可及,尽管它在房间的另一头。【较长时间停顿】这扇门似乎是用细藤蔓一点一点编织出来的。等等,门上还刻着字,不对,这字在发光……像萤火虫一样。

Kylin博士:请读一遍。

D-7321:但是我不认识这语言,它看起来不像……等等……我好像能看懂……我似乎一直了解这种语言……我快想起来了……对,我看得懂!【兴奋地笑】看得懂的意思是我不会读。我觉得我的大脑在自动翻译成……我想想……这是一首诗。听好了:

那些人已然去了,
但他们去往何方?
从来没有人能从那里返回
告诉我们那里究竟是哪里

现世是假日,不要厌倦!
你瞧,没有人有权利
带走任何东西
瞧啊,走的人没有一个能再回来!

【沉默】哇。这个译文版似乎不是我在脑子里编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它似乎一直存在……这是一首关于生死的诗,对吗?

Kylin博士:是的。

D-7321:生与死。生与死,与。这说法不对。生和死本就是同一个事物,只不过是表达方式不同罢了。终点就是起点,一段不同的旅程。生与死之间,便是整个世界——

Kylin博士:喂,安静一点,我们快赢了……呃,我是说,我在做笔记,嗯。

D-7321:喔……我刚才怎么了?

Kylin博士:【键盘敲击声】你刚才只是发了会儿疯,没啥大不了的。开门进去吧。

D-7321:好。【金属摩擦声】这门的另一半是金属的……【大喊】这个房间完全不对劲!这里是……绝对的死气沉沉。这里的一切都是金属和石头之类的东西做的。植物的石雕……机器做的鱼。……我觉得胃不舒服。这房间让我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没出生就已经老死的人。我……我不知道……【哽咽】

Kylin博士:房间里没有人吗?

D-7321:什么?没有——【大喊】卧槽!我找不到门了!门不见了!我怎么出去!【捶墙声】我被困在这里了!博士救我!这里已经死了……【长时间沉默】

Kylin博士:【敲击话筒】怎么了?你还在吗?

D-7321:我当然还在。不论生和死,都无法使我不存在,即使这存在的方式有所不同……【笑】

[通讯中断]

<记录结束>

【更新】O5议会颁布了新规定,禁止研究人员在工作时间玩电脑游戏。

“没有特殊针对。”
——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