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基金会
评分: 0+x

第一章

初到


突然间,一震巨大的响声使还在正在昏昏沉沉睡觉的我醒了过来,我在一个类似于长途巴士的车中,在我身旁都有着许多的人也不约而同般的醒了。我们互相询问着状况,说着各自在来到这辆车前残存的一些记忆,但是,我们实在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因何而来到此处。

我们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听见了一群人在交谈着什么,但可能是因为这巴士隔音太好了,我们隐隐约约能听见一种巨大的金属类物体在缓慢移动着,之后就是声若蚊蝇的人声了。我们不知道巴士的司机是谁,而且到目前为止所有人都处于一种警戒又害怕的情况,当然,若出现在一个奇怪且神秘的地方,不知是安是祸,刹那间,我们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大家起初还故作镇定,互相安慰着对方,但我们彼此都不怎么认识,自然有一种对于陌生环境以及陌生的人的畏惧,这很正常,因为我曾学过心理学。

“对……我还能记得我之前是做什么的,之前是干什么的,我还能记得我是谁,但我却丝毫不记得我究竟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我低声细语着。

巴士的门打开了,一缕阳光从中照射进来,对于许久没有看见着属于自然界的阳光的我们,稍微有些放下了提起来的心,但对于一个另外的大空间,心中不自然的有许多的猜测。 一个穿着如我们平常中所认知的“特警”衣服的人进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把枪,从外型看貌似是冲锋枪,但我对于枪械可是一窍不通,我也说不准。他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我们,并对外摆了一个手势,随后对我们说。

“你们可以下来了,但我劝你们最好听从我们的指令,至少这保证你们的安全。”——他还是把枪对着我们,我们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命令,倒是有那么几个人还装着投降的样子下了车。

阳光简直要刺瞎了我的眼,还有那些沙子因风而吹动在空中,真是使我睁不开眼睛,只是见到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还有一些如那位“特警”一样服装的人,一同向我们走了过来。

“你们跟我们来吧。”——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道,说是其中,其实是因为我完全看不清他们的脸,也至于我不知道到底是谁说的,因为带着那种特警头盔说话的声音很特别,和这个“你们跟我们来吧”的声音完全不同。

我们跟着他们进去了一个庞大如工厂般的建筑里,原来那在巴士上听见的振聋发聩的声音是这个建筑的大门打开时而发出的声音。进来之后,渐渐地睁开了眼睛,前面这几位穿着白大褂和那些“特警”们的衣服上都带着一个有三个地方是为梯形凸起的圆环,而三个箭头穿过直达着圆环内部徽章类东西,看起来是他们的标志。

“真是抱歉了,吓到你们了,不过你们也不是第一次被吓到的人,那几个一直摊开手并举着的人可以放下手了,我们又不是什么恐怖分子。”——另一个头发为棕褐色,说话时时不时稍微转一下头来看我们的一个人,头发虽然不算很长,但至少要在我的初中敢留这种头发,估计已经被老师强制性的拉去剪头了。

我们自从进入到这里,就一直在向下去,我们在跟着他们的过程之中,呢喃细语着什么,有些人还是对他们有些警惕心的。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因为自从大学博士学位毕业之后,我也实在找不到什么令我满意的工作,倒是有很多家好的公司给我发邀请函,大抵都是一些工程类的公司,还在信中说什么好话,我很讨厌这一类人。

“等到了的时候再跟你们仔细说吧,不要害怕,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你们也不是啥死囚犯或者牢犯。”——那个人又一边下楼一边转头的跟我们说,似乎是因为听见了我们在悄咪咪的说什么,不过这个人相比其他人而言,算是亲和我们很多了,也许是他常跟我们说话吧。

终于,我们来到了最底下,这楼梯虽然不长,可我们走得倒谨慎,不知道是大家畏惧他们还是因为有点恐高症。我们来到一个很大的电梯面前,为什么说这个电梯很大,是因为他足足能够容下近百人,在这电梯的周围还有一些门之类的,这些门的上面有一些符号,我推测大概是紧急事件发生的时候用来逃生的吧,左右又是一长串的走廊。

“你们听好了,你们目前还不是我们这个组织的成员,轻举妄动很容易被‘嘭’。”——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博士向我们比划着。这下我可终于看清了他的正脸,肤色为正常的亚洲人肤色,说话的口音略带点他的地方话,虽然我不能听出他这地方话是哪里的,眼珠为正常的黑色,五官端正,虽谈不上炯炯有神,但也神采奕奕,看起来像个悠闲自在的人。

随着一声“叮”,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较为缓慢的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段依旧很长的走廊,我们随着领头的那位人一声“走了”,便小心翼翼地走着,不敢放得太开,可能是因为那个“轻举妄动”而被吓到了吧。这里都是纵横交错的走廊,但对于我来说确实是纵横交错,因为我完全不认识地形如何。

我们在走廊上走着,走廊中陆陆续续的穿过一些同他们一样身穿白大褂,带着属于他们组织的标志性徽章的人,不过大多数都是匆匆过客,我也记得并不是很清。随着他们脚步声的停止,我们也一同的停下了,毕竟这可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这是这层位置图,上面记录了大体的信息,你们先记好了,可别忘了怎么走,迷路我们可管不着这点小事。”——领头的那个人铿锵有力地对我们说着。

“给你们一些纸吧,把图简略的画出来,毕竟这一次带你们来到这里可算是做砸……”——那个头发是棕褐色的人好像并没有说完,可能是那位领头的人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了,不过从这点断定,这两个字“做砸”貌似发生了什么事情所导致吧。

我们拿到了那几位博士给我们的纸和笔,对了,他们说称呼他们为“博士”即可,我是十分乐意的,因为终于找到了一个称呼的方式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们毫不马虎并迅速的画完了大致的位置图,这里是F2层,接下来他们带着我们前往到了一个比较大的会议室类的房间,似乎事情本身的真正情况和事因要露出水面了。


第二章

基金会

我们跟着这群博士们,一同前往去另一个地方,尽管那个棕褐色头发博士的话语稍稍地安慰了一下我们,但背后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还是有点害怕,我不明白尽管我们没有枪、没有刀,甚至还是从昏睡之中刚刚醒来,使不出一点力气。

“关于,你们为何而来到这里的事情,我们会待会详细说明的,但我希望你们之中不要有人,过于‘亢奋’。”——在最前面的那个博士在路上慢条斯理地说着,不过,他把“亢奋”这两个字加重了声音。我心中情不自禁的感到不妙,但又有一种人类自古以来天生的好气所趋势着我,目前,我还是不要胡思乱想最好。

我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几位白大褂博士,我比较好奇他们究竟是谁,但他们总是边走边说话,且除那位博士例外,其他人基本不会转头来看我们一眼,有的只是我们这群如在一个不知有没有毒气的铁盒子里的猫。在“我们”之中,我算是比较冷静的一个了,其他人的额头上无一没有汗水,看他们的神情,可以用焦虑不安来形容了,但大致没有第一次那般紧张罢。

来到了他们所说的“另一个地方”,从一扇门到另一扇门的距离来看,这个房间应该很大,不大也肯定很长。进去之后是一个类似于会议室的地方,几位“特警”也一同随着我们进来而进来了,并在后面监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不像死刑犯,那该说像什么呢?”我心中这样想到。

“好了,你们先暂时坐下吧,我希望你们之中不要有人撒谎,毕竟你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会死掉,我敢肯定,一定有一个人,这毋庸置疑,不过这并不是什么真心话之类的大考验。”——个博士走向讲台,面对着我们说道。

“首先,我们是一个处理超自然事件的组织,并不是抹杀这些超自然,而是把他们给收容并保护起来,你们当中,哦不对,是所有人已经加入这个组织了。可能你们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那是我们对你们施行了一些小手段而已,毕竟你们还没有真正得到我们的权限许可。”——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张他们徽章标志的大概图,他指着这张图说道。只不过我,全部人根本都不记得这类事情了,他说得是真是假也无法考证。

“关于我们之后的事情待会再说,因为我邀请你们到这个会议室不是来给你们详细介绍我们的,抱歉,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那么让我们回归主题吧,你们之中,谁拿走了剩下的食用金箔类东西,你们的一些存放物品的包我们都查看过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东西他去哪了?”——他用手指着在座的各位,我仔细地思考着金箔类的东西,但我如之前那样般想不起来任何东西。

在他讲完片刻后,整个房间里的人陷入了一段寂静,顿时鸦雀无声,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请问,您说的具体是什么?”——我按耐不住了,站起身来直截了当地问了那个博士。

“果然,你是例外的,好吧,这么说我可能还跟你们解释不清楚,那么来看一段录像吧。”——他打开了投影仪,并大致说道。我为什么是“例外”的?我有点不清楚他的意思,不过这也是我对事情本身最好的了解方式了。

“你们稍等一下,那么我就先简单说明一下吧,根据我向你们述说的我们这个组织的目标,就是处理超自然类事物,那么这一次的事件跟一个SCP有关系,SCP疑惑skip,是我们对所有收容项目的简称。这次,我们在一个地方发现了SCP,这个SCP的代号为SCP-CN-810,CN即是中国分部名称,这是SCP-CN-810的大致资料,你们好好看一下吧。”——他喝了一口水杯中的水,随后接着说道“你们已经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要找到的东西,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待会随着录像跟你们说。”

我在脑中努力地去想,仿佛个人置身于一片大海之中,就是在我这20多年的岁月中,找到那么一个片段,如大海捞针一样般的困难。我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的神态似乎都一模一样,以我来看,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或者其他不同的地方。

“既然没有人回答,那么就开始放映了。”他播放了一段映像,并开始讲述了起来“你们最开始是自愿且本身拥有加入基金会的条件而被选上的。最开始,当我们得知有一个‘安全’的SCP在你们附近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派遣得是你们去调查这件事,并再派了一些特工人员,一保证你们不会因此为利益或者其他之类的冲昏头脑,二也同样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

“但是,却出现了一件十分诡异且扑朔迷离的事情,正常来说,我们早在几个多月前就收容了SCP-CN-810,并进行了几次测试性实验,但当我们之后得知部分的SCP-CN-810还在全国各地被类似于‘地下市场’的地方转来转去的时候,我们锁定了一家有嫌疑的店。当时本来你们前往那个店里进行调查,可在你们进去之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瞬间突然出现一群类似于正在播放映像中的这些如常理认知中‘恐怖分子’的人群,就在一顿枪声、爆炸声过后。”——他暂停了一下正在播放中的影响,面相着我们,手扶着桌子,对我们说道,话语之间能使我感受到,这事情的严重性。

接着,他又播放了影响,如斯般地说道:“在我们的特工联系本部之后,我们迅速的派遣了特遣队去阻止这场事变得更加严重,在初步断定之后,无可置疑,就是我们的死对头‘混沌分裂者’所引起的这起事件,不过我们这次行动缜密,更加行动者是你们这群连‘混沌分裂者’总部里连个名单都没有的人,他们是如何知道的呢?”

“咳……咳!”他拿起水杯,喝了一点水,又接连地说道“我们终止了事情的恶性发展,但这次事件主要原因是一些平民的事情,这件事我们也无法去掩埋,我不知道SCP-CN-810对他们有多么重要,但我知道,这事情可上了头条。你们其中没有任何人死亡,这点我很疑惑,但你们受的伤却不一,我怀疑你们之中有人跟‘混沌分裂者’有联系,而且,为什么你们没有一个人死亡呢?当时派遣得是你们一整个小组,且随时处于被监视的状态”

很明显,他故意低沉着声音说着最后几段话,随着影像播放后结束,真相也开始浮出了水面,对于一个学过心理学的我来说,这再简单不过来去判断一个人的心理。我仔仔细细地想想,看来这位博士也并非等闲之辈了,他可能已经察觉出是哪个人了,只是故意的压着腔调,来刺激“那个人”的心理。

“那个穿蓝白相间衣服的,为什么你听到‘混沌分裂者’这五个字,你会紧张?可我们完全不知道它是什么,跟不知道‘混沌分裂者’是个怎样的组织,很明显你比之前那副模样显得更加坐立不安了。”——我指着那个人,我大概有百分之70的概率认定他就是那个与“混沌分裂者”这个我完全不知道的组织串通的人。

“闪开!”——随着那些“特警们”异口同声的话,我们都撤离了这个会议室,除那位蓝白相间衣服的人。里面有着枪声、吼声,以及一些尸块散落的声音,我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肯定不是我平常能够想象的。那几个“特警”出来了,身上的殷红色血液还很新鲜,看来发生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呢。

“我可以进去吗?”——我对那位博士说道,他允许我进去了,其他人则都摆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里面发生的事情,我大概可以推断出来,座椅、桌子上被子弹穿过所留下的痕迹,以及一个巨大的异样怪物死在了这房间的正中央,而他所流出来的,还有……金、金箔!

“博士,请你去里面看一下,他流出来了类似于金的液体和一些金箔类物体。”——我出来之后对镇定自若的博士如斯般说道,他也带着几个“特警”迁回那个房间里。

“我先带你们去另外一个地方吧,看来这件事还有需要再深刻调查的地方,已经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触及到的了。”——那个棕褐色头发的博士带我们去往另一个地方,在中途他又说道“其实你们的记忆是被删除过了的,但我们本身是想你们暂时性地忘掉,可我没想到一件事,就是这个新型的记忆删除药丸出了点‘小问题’。”

我们准备前往另一个地方了,随着事情的发展,我们也应该正视一下自己所身处的情况了。


第三章

安居


“哦对了,我得带你们去回复一下记忆,虽然新型记忆删除药丸出了点小事故,但是目前来说,他可以保证删除后的记忆可修复而不是完全删除了,你们稍等一下。只是将你们的记忆放置在大脑的最深处而已,待会跟我来吧。”——他仔细揣摩了一下我们,可能心里也明白发生如此多突然的事情我们会感到一丝带着危险的惊奇吧。

“话说你们一直不信任我们吗?,真的很抱歉,因为太多事要说了,先带你们回复一下记忆,然后再给你们说明一下准确的情况吧。”——我们一边走,他一边说,他的道歉非常的诚恳,我自然地接受了,也便相信他们所说的了,毕竟加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是某种我从小的好奇心趋势而罢。

我们来到了一个房间内,他示意让我们站在这里等他一会儿,我们也就等了,因为这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陌生的,但我们对于这里来说,这里也同样很陌生。在博士离开的一小段时间里,我们窃窃私语着什么,从他们的话中可以看出,还仍旧有人不相信他们。

“他们在利用我们吗?”

“我不确定……”
……

博士从他刚进去的房间里出来,他分给了我们每人一颗类似于糖类的东西,并让我们吃下,我觉得应该相信这群所谓“神秘人”的话,因为至少现在来说,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他们从未撒谎。我二话不说地就吃下了这颗糖,脑内顿时大彻大悟,我一切都明白了,我眨了一下眼,恍如隔世。

大家都不约而同般的似记起来了什么。我尽管已经明白了事因了,但是我却认为这一件事请的结果还并没有结束,当然我目前找不到任何证据和方法来去解明这个,还是先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吧。

“各位都想起来了什么吧,真是耽误了你们几天时间,你们正式可以加入基金会了,不过还差几步,那就是得让你们再进一步的了解SCP基金会的这个概念,不知道这是我多少次说‘跟我来’这个大概意思的话了,总之,跟我来。”——博士对我们说道。

我们继续跟着博士,前往到另一个似于会议厅的房间之中,我一路上都在观察着这个建筑的每一个细节。我的心中不自禁地想:“这种科技领先目前人类的科技至少有足足不下2年,看来当初的我选择加入这个组织也想得通了,不过如今的我也对它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呢。”

我们进入了那个房间内部,外墙上写着“教课房间”,而门上挂着一个两面的牌子,正面为“无人讲课”,则背面是“有人讲课”。博士翻了一下牌子,便领着我们进去了。

// “你们先坐下吧。”//——博士把手摊平然后作出一个向下的手势。

“首先关于SCP基金会你们大概也了解了,宗旨主要就是‘控制,收容,保护’围绕这一个点来进行的。关于刚刚博士提到的一些东西和一些没有提到但你们必须知道的,我得进行一个简单的补充”博士拿出在他白大褂兜子里的速溶咖啡,泡在了他自备的水瓶之中“当然,关于你们得知道的相关组织,也就是与我们SCP基金会有关的组织,大体可以分为三类:敌对、同行、互助。当然分别从这三点来讲个个组织是讲不完的。”

他喝了一口咖啡,随之继续说:“敌对组织,主要为‘混沌分裂者’,这个组织的来历你们的权限还获得不到,不过你们需要知道得是,他们为利用异常来制造战争,他们持有的异常武器其不亚于我们所持有的超高科技和黑科技类型武器。同行组织,主要为‘全球超自然联盟’我们可以简称为GOC,GOC所拥有的科技能与我们目前的科技持平,但他们的宗旨主要为消灭异常,而我们为保护异常,尽管SCP基金会和GOC两个经常合作,但我需要说明得是,我们保持为即是合作关系,又是敌对关系。身下的互助组织,也就是向SCP基金会给予帮助的一些GOI组织,这类组织在基金会漫长的发展史上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但‘玛娜慈善基金会’是目前广泛认为与SCP基金会处于长期的合作关系,但是从我们两个组织的出发角度来说,还是不一样的。”

“哦,对了,如果你们有那个兴趣的话,可以去简单看看给各个等级人员备份的GOI组织统计表,这也许有助于你们更加了解我们,那么今天就暂时下课了,明天记得8点准时起床,到时还需要给你们补充一下SCP基金会里人员的等级分类和人员类型。”——博士收拾着桌上剩下的东西,带着还剩大概八分之三的咖啡走出了房间并对我们说着

“你们的卧室房间在F1层的卧室区那边,你们先去新人指导区那边领取一下自己的卧室卡和生活用品,还有权限卡和一些服装。不要忘记拿了,卧室是四人一间的,空间大概是接近9mX9mX2.4m。”——博士又回来对我们说道。

走廊上仍然有很多同那位穿白大褂棕褐色头发博士的人,相同的是,他们也穿白大褂,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23:30了,也该是睡觉的时候了。我们领取了那个棕褐色博士所说的物品,大家拿到的都是1级卡,我看了看卧室卡的背后,写着与我同住的另外三个人的名字。我们在队伍中互相找着对方,看看谁和谁同间,因为实在太累了,想赶紧回去睡一阵舒服觉。

打开了卧室门,这里的房间崭新、整洁,这一点倒是令我满开心的,我铺好被褥和枕头,还有其他的物品。我是第一个洗澡的,因为最近头太晕了,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番。洗完澡我就躺在床上,安稳的睡了。

终于找到了一个安居的地方,我也如我所愿加入了SCP基金会,从我自幼父母便去世,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上大学期间奶奶的离世,唯一使我有着生活下去的欲望,便是一种不畏惧死亡、追求真理的好奇心。

陈思博
2016年5月26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