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与遗产

即使拾荒者没有见到那辆原始的载具,它也知道它来到了一个翘曲点。或者说,冷酷的虚无中只剩下微漠余烬的前翘曲点。

拾荒者继续深入,余烬的浓度慢慢的上涨,也许它们曾是些不可一世的异常,但当它们所依托的翘曲点被熵缓慢而彻底的撕碎,它们自然只能沦为平凡的碎末。

拾荒者穿过业已破灭的障壁。它曾将疯狂隔离,将憎恨束缚于牢笼,但现今已毫无意义。这样的工程,早在万亿年前,那个宇宙刚刚告别温暖与充实的年代就已停止。而今,所有的星星都已熄灭,所有的物质都被空旷虚无的空间冲淡,障壁和所抗争的异常一起被熵稀释殆尽,翘曲点在疯狂的爆发后终归于寂。

拾荒者继续前行,在漫漫旅途中,它慢慢回忆起关于翘曲点的种种。
翘曲点总是不幸的,在翘曲点中诞生的文明,无一例外在疯狂中被肢解,撕碎,碾成碎末。
翘曲点也总是危险的,无尽的憎恨从裂隙中喷涌而出,荼毒临近的一切。
但翘曲点也孕育着宝藏,在那里冰冷无情的定律被打破,在那里也存在尽管虚假但仍看似无穷无尽的美好的轮回。
如果存在轮回,存在循环往复……………..
拾荒者没有让妄想继续下去,即使在终结前还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挥霍。

拾荒者继续前行,残破的碎片一个接一个掠过,这不是熵这位精妙的凌迟者会做的事。残破,扭曲,憎恨,疯狂,激烈的毁灭总是由翘曲点独有。
此地的文明存续到了什么时候?早在熵胜利之前,文明的每一点火种都在浩劫中被毁灭殆尽。
拾荒者想起,在久远的过去,它所亲历的,翘曲点愈发狂暴并最终撕碎一切的景象。

临近核心了,拾荒者端详着余烬。
被撕成碎片的土地曾爬行过伟大的族类,大陆般巨兽的死尸依然绵延千里。四散的碎片中有有承载着伟大信仰的遗物,有见证此处文明遏制异常的伟大努力的机器,更有不少曾被期许能制造无穷,甚至能将漫长的僵死逆转的圣物。
如今它们四散于虚空中,黯淡无光。

临近核心的地方,拾荒者也察觉到了憎恨。
充斥着每一个翘曲点的,无穷无尽的憎恨。
巨大而沉重的星核曾今喷发着这炽烈而亵渎的情感,四散的遗物上憎恨如同霜一般凝结。当拾荒者经过时,一团曾被汽化又重新凝结的颗粒甚至带着已经不可能实现的,吞噬一切的意向抽动了一下。
然而熵终究是赢家。
翘曲的节点在稀释中渐渐被磨平,循环往复的轮回也被逐步拨开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曾宣泄憎恨的星核如今沉默死寂,轻微的抽动后似乎不死的孽物终于投向灭亡。
实在是讽刺,以毁灭一切为志的异物终究在虚无中慢慢僵死。

在这暗淡虚无的宇宙中,一切,无论是否拥有异常,都享有着平等的死寂。

穿过翘曲点的余烬,拾荒者起航,向着被无尽黑暗填满的未来,苟延残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