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ite的实验室

人们所希望聆听的仅仅是一个精彩激烈的故事而已,当然,如果还能再加上一点小小的说教,让他们日后有吹嘘的资本的话也是非常受欢迎的。我无意塑造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高形象,但这毕竟或多或少与我的价值观不符。我也无意掩盖自己的作品分数低下的事实,因为在这里菜就是原罪,更何况能将相同的主题演绎出精彩的故事者也大有人在。不过我并不会为某个人或某一群人而写作,无论是让我尊敬的前辈还是这个网站的所有评分人和读者。从我加入这个网站的第一天既是如此,而之后也将会是这样。我在这里的工作不会为我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收益,而能让我有感而发的只有人性。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或无数个个体的阴暗与希望,二者之间的痛苦与挣扎,从一滴水珠中折射出海洋。我想这正是我所热爱的东西,而像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这里属于DioriteDiorite
当前本页面存放着我的所有已发布和未发布原创文档。
翻译请见Diorite的档案馆
或许你也会对这个感兴趣:Diorite的烧瓶

人事档案

关于作者:一个彻底的菜鸟和垃圾,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中。没有为这个社区做出过任何有意义的贡献,最擅长的事情是用垃圾文档污染视线。


锚点测试
这里存放着所有我已发布和未发布的未分类SCP和故事作品。
当前已发布作品共3篇。
名称 发布时间
漫长的告别 2018-7-10
SCP-CN-491 2018-7-27
项目建议书 2014-926:希望与罪恶之城 2018-9-30

基金会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必要之恶"的范畴,D级的滥用正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这个GOI主要由逃脱的前D级组成,宗旨正是解救被压迫的D级人员。
根据Hannah前辈所说,值得关注的可能主要有两个方面,1. D级的一设是从监狱招募的重刑犯,由这些人讲述"必要之恶"将是一个有争议而沉重的话题。2. D级的二设是由异常产生的人性个体,对于他们是否适用"人性"也是值得讨论的。
hmmm当然对于我这样一个恶趣味的人来说,最值得关注的当然还是这些人对于真正的"必要之恶"的看法,或者说传统的电车难题。
欢迎各位dalao帮忙写作,或者在留言区给出建议。
本组织的阵营定位更类似于守序中立:他们会动用所有的手段和可用资源去援救D级,但却很少考虑这些D级是否真正值得救助。举个栗子,一个被释放的前抢劫犯真的会痛改前非报效社会吗?

一些可能将来会成为官设的东西:
组织名称:没有统一的名称,基金会称其为D级人员解放组织(Class D Rescuer Association,CDRA)。但大多数成员则更喜欢称其为地下铁路(the underground railroad),以表示对数百年前美洲大陆上一个类似组织的尊敬。成员用密语接头时多用铁路术语以指代人或地点。
组织架构:为保密起见组织没有统一的领导人,成员之间多用化名称呼,且主要使用单线联系,因此没有人能够知道组织的具体架构和规模。不过大多数人相信组织的建立者是POI-246011,此人的身份性别存活状态未知。
成员结构:第一批成员为自行逃脱的前D级人员,现在的大多数成员为当初第一批成员从基金会手中解救的D级。当然,也有少部分成员是基金会职员或者蓝型或者随便什么人物。请注意由于组织结构松散,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是伟光正的,可能也有一部分心怀鬼胎的基金会反对者希望从中获利。
和基金会的关系:请注意本组织的目的是解救D级人员,并不一定要和基金会进行对抗。当然你也可以将组织内部分为保守派和激进派。
由于参加者大多数为前D级,掌握有大量第一手的绝密资料,基金会的大多数成员希望将这个组织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当前本GOI已经发表的作品(按发布时间排序)
(如果你创作了一篇作品却并未在此收录,请联系我,或直接在本表格合适的位置加入)
文档名称 作者
你是否听见人们在歌唱 DioriteDiorite
SCP-CN-536 破牢之鸦 Domain037Domain037

若该GOI满足建立条件,则该页面将被转移至本GOI主页。


本人所有有关时间异常部的作品均收录在此,大多围绕着时间泵展开
均使用单一世界线&决定论宇宙观
当前没有已发布作品。

你可以继续阅读以下内容,不过请记住你并不受欢迎。

两名管理员同时因为私人恩怨引咎辞职,然后是一群老用户的心冷和淡圈,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在1k竞赛上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目前来看,个人的猜测是CN-1000将属于[Redacted],当然如果有新的大佬出现也必是极好的…只是大多数(我喜欢的)作者发挥似乎不太稳定。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现在林子小了这些鸟类更是蠢蠢欲动。某些亲友团(在此不直接点名不过我早就看你们相当不爽)倒是很有可能搞一波事情。而显然中分低下的平均鉴赏水平和寥寥的用户数量也不足以对这类行为做出足够有力的回应甚至是稀释。总体而言,你基金会要完。


SCP-CN-XXX:我的新生即是终结
(Rewritten from: SCP-CN-XXX:命中注定,Partly inspired by: Madoka Magica)

警告:以下资料属于高度机密,仅限5级/双子神权限人员访问。

请确认你的虹膜信息….
.
.
.
.
.
验证完成,欢迎,O5-9。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赋格曲"程序所需的小型奇术阵列和集成电路当前由O5-7控制。在面临紧急事态时,全体仍然能够与O5-7保持联系的监督者议会成员将对是否使用SCP-CN-XXX-1进行表决。若超过2/3多数,则由O5-7启动SCP-CN-XXX-1。

描述:SCP-CN-XXX是被编号为97XC138的奇术式,内部通信代号为"折返者"。该术式最初于1997年由时任Site-CN-黑条主管的O5-7开发。在O5议会注意到此事之后,O5-7随即被提拔成为监督者议会成员,其余和项目有关的人员则接受了B级记忆清除。

项目的特殊性质在于:其被认为可以将全宇宙的时间进行回溯。SCP-CN-XXX被认为可以引发一次可控的CK级现实重构,将整个宇宙的时间回复到此前的一个指定位置。回溯时间的长短由发动术式时的咏唱音高决定。

SCP-CN-XXX的时间回溯被认为是彻底的和精确的,这使得对其进行的实验产生的所有额外效应都会被其自身带来的回溯过程所抹去。正因为如此,目前基金会对SCP-CN-XXX的具体效应一无所知,对其效果的猜测仅来源于相关的理论计算,由于经过多个其他无关实验证据的验证,该奇术理论和相关计算结果当前被认为相对可靠。

当前仅有O5议会的成员知晓SCP-CN-XXX的相关信息。

附录CN/XXX-1:TK级"时间回环"情景

当前未知人类是否面临着一次TK级情景威胁,或是人类目前已经位于TK级情景中。

附录CN/XXX-2:18-07-31日O5会议决议(SCP-CN-XXX限制章程)

附录CN/XXX-2:CN/XXX"赋格曲"紧急应对程序

由于SCP-CN-XXX的释放需要巨量EVE能量,因此基金会专门设计了一套用于释放SCP-CN-XXX的设施及配套法术,该系统被称为SCP-CN-XXX-1。该设施的启动将以释放74DA183"献祭匕首"为起始,将施法者本人转化为EVE能量以达到SCP-CN-XXX释放阈值。由于SCP-CN-XXX的效应将覆盖上述法术曾经释放过的事实,因此该代价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在完成蓄能后,系统将释放SCP-CN-XXX,从当前时间回溯到设定的指定位置。至此"赋格曲"程序执行成功。

附录CN/XXX-3:O5-7在监督者会议18-07-31上的发言节录

…所以简而言之,由于其异常效应所限,我们没有任何办法确认SCP-CN-XXX是否真的如我所言,能够成为人类最后的防线。不过更重要的是,即使它曾经作为无奈的解决方案而释放过,我们也没有任何方法获悉此事。或许在上一条时间线的明天,我就不得不站在此处,面对着各位按下那个象征救赎的按钮。不,这不是救赎,这只是苟延残喘之计,于末日之前一次次轮回,将希望寄托于下一个迭代,期盼他们——也就是我们——能够某一次误打误撞拿出什么拯救世界的点子,而没有救世主者则堕入永恒的轮回,人世间残酷莫过于此。而如果事情变得更糟,这样拯救人类的点子实际上并不存在呢?

我的话说完了,请各位做出自己的决断吧。


热爱光明的人追求虚假的黑暗,
堕入黑暗的人拥抱幻景的光明。

“我很想见见那个孩子,我想告诉他并非每个人都能够触碰天空,我想告诉他大地上仍有可以让人留念的东西。”


实验1、2:D级人员探索记录,分别因盗窃时失手杀人和屡次抢劫而入狱。
实验3:aic探索记录,将其快照搭载于一台履带式机器人上,随后将机器人的摄像头对准CN-1005。
回收记录1:回收于POI-CN-1005的家中,其本人去向不明。
事故记录1:项目负责者,研究员Mica与项目违规进行了接触,并导致其无效化。
采访记录1:对研究员的事后采访。
事故记录2:研究员死亡,项目再次活跃,原因不明。




果然还是要多读书哇,哭


项目编号:SCP-CN-1005

威胁等级: 黑色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005当前被安放在Site-CN-91的高危物品收容间。一个不透明的外罩被用于容纳SCP-CN-1005,以阻断可能的视觉接触。开启外罩需要至少一名4级人员的书面批准。

在事故CN/1005-2之后,所有SCP-CN-1005相关的实验已经被无限期暂停。

描述:SCP-CN-1005是一盏具有严重认知危害的油灯,于2014年前后在一场AWCY的异常展览当中回收,并随后被置于当前的收容措施下。被回收时,项目位于一个不透明玻璃罩中,并贴有写着“救赎”字样的标签。经审讯,在场的AWCY成员对其制造者均不知情。

当一名人类与项目进行直接视觉接触时,此人将成为SCP-CN-1005-1,随后进入十分钟到半小时不等的快动眼睡眠状态9。在睡眠中,SCP-CN-1005-1将经历一段对其具有重要意义的梦境,通常表现为项目得到当前所需求物品的过程,或按照其愿望对项目早年实际经历的修正。

SCP-CN-1005-1清醒之后的心理和生理状态与正常人无异。然而,在数小时到数天不等的过程后,SCP-CN-1005-1将死于心脏骤停,其遗体会随后自燃并留下灰烬。与通常的有机物燃烧过程不同,在这一过程中SCP-CN-1005-1的遗体会反常地增加重量,原因未知。

附录:


时间线:

1968年前后:poi-cn-1005出生

1981年前后:poi-cn-1005被伪装成高中招生教师的岿阳残余势力带走(aka.拒绝将毕生所学交接给基金会的成员组成的组织)

1982-1986:在岿阳门下(某处深山寺庙中)学习传统法术,并被禁止接触“洋人的邪术”。后趁外出采购食物机会偷偷购买西方蓝型理论内容,并私下练习。

1986年:GOC突袭岿阳驻地,所有成员被俘虏并遭受记忆删除。poi-cn-1005因为曾经练习过反制记忆删除的现代法术得以保留记忆,但不敢声张。

1986-1990:被GOC作为死硬派罪犯软禁并数次被“自愿”用于人体实验,实验成果之一即为Everhart共振器,世界上第一种不借助蓝型施放法术的科技。

1990:经记忆删除后释放,定居在中国的蓝型社区,后结婚并秘密加入awcy。

1991:因Everhart共振器的广泛应用而失去工作,生活穷困潦倒,试图报复社会而制作CN-1005,并在awcy会场上巡回展示。一年后女儿mica出生。CN-1005被awcy的异常社群奉为救赎。

1993:触发CN-1005并死于其异常效应,其妻女并不知情,后CN-1005被awcy带走。

2009:Mica离家出走并加入蛇手,与至高神性实体交易试图换取蓝型能力,最终失败并作为代价被抽取所有非抽象记忆(包括朋友家人和自己的具体姓名样貌,家的位置和状况,仅记得抽象过的一生经历)

2010:加入基金会并给自己起名Mica,随后负责异常社群应对方向。

2012.3:CN-1005被从awcy回收,由Mica负责并进行了多次实验。

2012.5:Mica对poi-cn-1005的住址进行搜查,回收前半生的记忆。

2012.5:触发CN-1005并试图摧毁之,最终死于异常效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