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qiu1901

项目编号:SCP-CN-138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应尽一切医疗术手段来保持scp-1380的生命稳定,由于scp-1380只会在其死亡以后才能发动他的能力,所以只需安排三班,每班两个护士来进行照顾及平常的身体清洁等工作,并有一个急救小队在隔壁随时待命,如果scp-1380有任何将要死亡的症状时,急救小队要用尽任何手段将scp-1380抢救回来。]

描述:[scp-1380(以下简称该项目)为一名年龄大概19岁的亚洲人,在████年█月█日出现在scp中国分部的走廊内,用出现这个词其实不太准确,因为该项目是由本研究所内的一名在职人员(以下简称该人员为转生体-1)变化而成的,根据当天的监控录像显示:
11:56am:转生体-1从他的办公室走了出来,根据他以往的习惯,应该是要去食堂吃午饭,
12:01am:转生体-1到达了食堂,然后点了一盘炸鸡柳,一盘锅包肉,一盘韭菜炒鸡蛋,三碗米饭,两瓶百世零度可乐。
12:02am:转生体-1开始吃起了刚才点的午饭
12:35am:转生体-1吃完了午饭,然后起身准备离开食堂
12:36am:转生体-1拉开了门准备离开食堂,然后转生体-1的动作突然停住了,转生体-1的手开始渗出鲜血并开始缓慢缩小,随后衣服也开始被全身各处渗出来的血液染红,肚子除了血以外,还有大量黄色的油也一起流了出来,并且剧烈的减小,然后转生体-1倒在了地上,以上过程总共持续了15秒
12:37am:转生体-1被周围在食堂吃饭的工作人员叫来的武装安保人员包围了起来
12:38am:转生体-1转变完成(以下将称呼改为scp-1380)scp-1380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一边看着周围,一边从嘴里吐出了两颗牙(转生体-1在死前的半年前和一年前都分别镶嵌过一颗假牙)然后又用食指从两个门牙的中间抠出了一个韭菜的碎屑。然后打了个嗝。
监控录像记录结束。
在█博士与scp-1380交谈结束以后(交谈内容请看下面),scp-1380就自杀了。不过好在被医疗小组迅速抢救了过来,但由于1380自杀时用的力量太大,所以抢救也只能让他保持不死,而且由于scp-1380自杀时所用的笔伤到了颈椎上的神经,现在只能以类似植物人的状态活着,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scp-1380的右眼可以完全的睁开,眼球也可以自由地转动,每当有尖锐物品或者说可以结束scp-1380生命的物品出现在scp-1380视野内时,如:刀,笔,陶瓷杯(猜测scp-1380是想把陶瓷杯砸碎然后用碎片自杀)等,scp-1380就开始紧盯着那件物品不放,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由于scp-1380对于上述物品太过执着,值班的医护人员担心会对scp-1380的眼睛造成损伤,所以后来开始禁止将上述物品带进scp-1380的房间内。]

受访者:[scp-1380]

采访者:[█博士]

前言:[一段scp还没发病时的谈话记录]

<记录开始,[████]>

████:[你好,我是这个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你可以叫我█博士,今天来是想简单的跟你谈一谈关于那天你是如何出现在我们基金会内部的事的]

scp:[好啊,那真是太好了,我正闲得无聊呢。]

采访者:[那么,你能不能向我说明一下,你是谁?或者。。。是什么东西?]

人员:[我没有名字,你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了,我听到你的同事叫我1380,你们叫着顺口的话,就那么叫好了。]

采访者:[那么1380,你那天,是怎么从我同事变成你现在这个摸样的?我的那位同事怎么了,死了吗?]

人员:[你的同事啊,也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没死,]

████:[。。。。]

scp:[哈哈,你知道dio吗?]

████:[不知道。。。。。]

scp:[。。。。。。。 其实说白了,你的同事的灵魂也许已经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了,如果真的存在那种地方的话,但是他的肉体可实实在在的就在你的面前。他的心脏依然在激情地跳动,他的血液也依然在我体内奔腾翻涌。]

████:[那你到底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毕竟那天的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scp:[这就说来话长了,我的年龄其实有几千岁了,只要我的大脑死亡,我就能转生到别的身体上。]

████:[别的身体?你还有多少身体可以转生?]

scp:[这个数字说出来也没意义啊,因为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为什么会变化,。。。]

scp:[因为有人在死亡,也有人在出生。我并不能准确说出个数字,你要非想知道,就去查查目前地球上有多少人口就行了,有多少人口就有多少身体我可以转生,]

████:[你是说整个地球的人类!这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转生到我的身上吗?]

scp:[可以,不过能不能轮到你还要看你的运气了啊]

████:[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够转生到整个地球的人类的?]

scp:[起初我也以为我是个普通人,我的第一个身体,也就是我的原生身体,和我现在的样子是一样的。我过着普通的生活。除了一件事,从我一岁到我十九岁的人生中。我一直有一个怪病。我的脑袋时不时的就会像触电一样刺痛一下,并且从我记事开始我的脑袋里就有一个光团。只要我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到。而光团里是一些小光点,随着我的每次刺痛,这些光点就会增加一个,而我后来也发现了一些规律。只要我跟不认识的人吃过饭。或者去了人多的地方。刺痛的频率就会增加,后来我终于弄明白了,只要有人接触过我的体液,不管是尿液还是血液。只要皮肤碰到一点点,哪怕是吸入了我打喷嚏时喷出的唾液那么我就会被刺痛。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当我第一个身体死掉的那一分钟,我脑海里的光点才几万个而已。我就这样带着疑惑和解脱的心理死掉了。。。。。。。吗?

████:[你没死,还发现自己转生到了某个不认识的人身上。]

scp:[没错,我死掉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意识也化为了一个光点。然后飘向了那个光团里。我就仿佛已经做过无数次一样和其中某一个光点融合了。然后,我再次看到的画面是一个老妇人,她痴呆一般的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一个粽子,而我也痴呆一样的看着他,我看了看我自己的身体,穿着很宽松的衣服,身上也全是血。我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当时我才19岁。然后我就被那个老夫人和她的家人当成吃人的妖怪给活活打死了。然后熟悉的画面又来了,跟之前一样的光点。这一次我出现在了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农田上,四周空无一人,这一次我彻底明白了,我是永生的,只要我死掉就可以在曾经感染我的体液的那些人身上复活,我知道了这个以后我非常的兴奋,就那样浑身是血的,在农田上仿佛发疯一样手舞足蹈了好一会。然后我便开始了我的疯狂的感染之旅,那种刺痛也就越来越多,我在第一个身体的时候很讨厌那种刺痛,但是到了我第三个身体的时候,那种刺痛就会让我觉得兴奋,就这样过了三百年以后。每天的刺痛已经根本不会停止了。然后又过了两年,某一天,那是一个晚上,我刚吃完晚饭,准备去外面把没劈的柴劈一下,但当我拿起斧头举过头顶的那一刻,刺痛停止了,就好像以一百二十迈速度在高速公路上奔跑的超级跑车突然原地静止一样。那一刻我慌了,两年来那刺痛从来没停止过。难道我重生的神力消失了?但当我看着我脑海里的光之海时我明白了。不是我的能力消失了,而是整个地球的人类都被我感染了。然后感染的人与感染的人生出的孩子是已经可以用的躯体,因为两个人本来就已经有我的DNA了,所以生出来的孩子也会带有我的DNA。]
████:[那些光点没有区别吧。不然你也不会转生的那么随机]

scp:[对,那些光点看着都一样。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会转生到谁身上去]

████:[你不会愧疚吗]

scp:[不会啊,这就像游戏一样,随机创建游戏角色,不满意就删掉重新创建就行了。你说对不对?]

████:[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就那么被你杀掉了]

scp:[哈哈,你们啊,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串十位数字的资源罢了,简直就像游戏开了无限生命的外挂一样。而且这个资源还在稳定的增长,如果我对这具身体不满意,立刻自杀就行了。有的时候 我甚至一天自杀上百回只为找到一个有趣一点的身体。你知道吗?有一次我竟然转生到了月球上了啊。当时我抬头一看,地球竟然在我的头顶,旁边还有几个脑袋特别大但是长得特别矮的巨头怪婴一样的外星人,身上还穿着银色的衣服,不过我自己由于身体的变化,身上的衣服被撑破了,所以我就因为缺氧死掉了。]

████:[可真是奇特的经历啊。。。。。]

scp:[对吧,月球啊!就在我头顶悬了几千年,谁能想到我有一天也会上去。这就是乐趣所在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转生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见到什么人或者遇到什么事。]

████:[可是这几千年来,你为了满足自己的乐趣,到底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

scp:[你会记得自己至今为止吃过多少片面包吗?]

████:[但你不会再死掉了,因为你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有多少科技可以让你无法死掉,只要你无法死掉,你就只是个19岁的小毛孩。]

scp:[不,你错了,几千年来我最擅长的事就是自杀了。。我绝对会死掉。]

<记录结束,>

结语:[scp在讲完最后一句话后就夺过了█博士手里的笔,然后将自己的喉咙插了个洞,然后用手把洞撕得更大,随后就面带笑容的,倒在了地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