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land(未完勿删)

Disland今天睡得格外久,我的手臂也被枕麻了,以至于他口水流下来都没有感觉到呢:)还有啊!是

Disland从Ray家废墟上捡到了它。Ray家的住宅区在拆迁。Ray今天在搬家。然后是地震,至少人们这么觉得。但Disland看到了那黑色的翻腾的丑恶搅动岩层像是更高维的生物即使合眼也见到祂用嘴和肛门扭烂地基把大地变成果冻永远晃啊晃啊刻在视网膜像一生的入睡都要随祂而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9号食堂
我们这个站点很小,可以说是中国最小的站点。但我们也是挺出名的一个。因为39号食堂。

食堂的负责人是Disland。57岁发福严重。虽然已经十几年不烧饭了,但大家还是叫他吴厨师。他是这里面唯一一个顶着地中海的,远远的望去,如果一个光头那么就是他了。但他自己并不反感,曾经有一次新年晚会他醉醺醺地说自己最喜欢的发型就是光头,但不是剃出来的那种青色带茬的头皮,而是自然的秃,光滑的质感以及黄色的皮肤。据说是他年轻的时候不小心进错庵里,见过一个很漂亮的尼姑。进来的时候记忆删除唯独没有删掉这个,然后就变成了他的过去的感怀。他平时话也不多,虽然不至于很老,却已经有那种木讷。跟他处在一起时,基本只有老套那种下棋,喝茶,看竹。说是负责人吧,其实也很悠闲。每天照着管理事项过一遍也就四五个小时,完了就在值班室当什么紧急备用人员,跟几个别的站过来的老东西谈个一天,然后一天也就真的这么过去了。其实在基金会辛苦到这么老的,都能有一个很养老的职业。不知道是不是道德伦理委员会的功劳。

因为要供全站几百号人吃饭(相对来说人很少),所以有三层。两层在东南房的一楼和地下一楼,另外一层在主建筑的三楼——给等级高的和特殊的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