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grixiuliandiyiri

“真够受的了,这么冷的天叫我们去训练,还没点补贴。”

马上要到达目的地,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好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线。基金会不负责任地叫我和C-881去海岸边训练SPC-710-JP。

下了车,一阵寒风吹来,风神用一把刀穿透我的身体刺进骨骼,嚯!真让人张狂透顶!

“你先来吧!”

C-881看着我发青的脸颊点了点头。

“你……你没事儿吧!”

C-881凑过来握了握我的手问到。

“我没事儿……这天气真是活见鬼了!”

我使劲反复揉搓手掌,大腿开始抖动。

我和C-881所在的地点离大海只有一步之遥,我有种错觉那就是海面已经结了冰。

“那开……开……始吧!”

我打了个哈欠,流出的眼泪都快成了泪柱痛打着我多年累积的眼袋。我越来越抱怨,甚至开始喃喃自语。

“好吧……海割共振拳!”

C-881扶着冰冷的地面,吼了一声,但结果可想而知,海面上并没有发生什么。

“那我试试吧……哇靠!”

我扶着冰冷的地面,大叫了起来,我知道这不应该叫的,这冷度还是人体可接受范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叫。

“海割共振拳!”

我用全身的力气大吼一声,这时海面上升起了一道数十米的波浪,没几秒,它就如同数万匹齐头并进的骏马飞奔着朝我们而来,浪花一朵一朵地四溅在我和C-881的身上,我突然感受到了绝望感,虽然我成功了……

“啊啊啊啊啊!冷死我了!啊啊啊啊啊!”

我的嗓子被我自己喊哑了,可C-881却无动于衷,我看着他咬紧牙关死死地忍着。

“你……你为什么没有叫?”

“我不冷,你没事就好!”

那一天,我一直为他最后的那一句话思考着……犹豫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