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法时代——某次讲座结束后的闲谈

……

好吧,本次讲座到这儿就结束了。让我看看时间…

既然离着下课还有一段时间,那我就随便讲点什么吧。

奇术史的相关讲座你们也都听过了吧,既然这样,那你们都知道自1927年,海森堡测不准定理被发现之后,奇术这个词才一步步被定义和完善的,对吧。

那么这之前呢?

“奇术”还不存在,它被称为更古典、也更朗朗上口的“魔法”,而魔法,已经奄奄一息了。

魔法师们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保住自己的力量,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认为是现代科学的发展影响了魔法,为此他们做了一大堆和精神病人一样的行为:例如断绝现代社会的一切,跑去深山老林里当野人;用记忆删除魔法删掉了自己脑子里所有的科学定理,跑去当中世纪的那群迷信蠢蛋;更有甚者还把自己眼睛给戳瞎了,以为跑去当瞎子就能看不见任何科学的发展。

好吧,把时间轴再往前推一下,他们还没那么疯的时候,虽然魔法的衰败已经有了迹象,但没后面那么严重,不过魔法协会——他们换了好几次名字,,我也记不清哪个是最新的,不过管他的,反正都消亡了——提出了他们讨论出的解决方案:魔法的衰弱是因为我们过度钻研于理论与魔法的开发从而导致的魔力的“活性”减弱,所以我们要增加法术的使用频率,于是“斗法”这个顺应时代的产物,也就诞生了。

没错,那些在奇幻作品里的魔法对决,在现实里真的发生过。

魔法师们穷尽一切知识,将手中的魔力转变以眼花缭乱的术式,在规则的限制下让魔法以各种出奇的形式击败对手,以实战的方式继续发展魔法——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斗法时代其实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年,就被魔法协会叫停了,并且这段时间在之后被视为法师界的耻辱,并被扔进了黑历史的垃圾箱,永远不再被提起。

据说,斗法时代之所以被视为耻辱是以某起斗法为起因,并在之后引发了不可控制的连锁反应,最终魔法协会不得不出面喊停的。

是因为什么呢——天知道,答案已经和魔法协会本身一起消失在历史中了。

(演讲者看了一眼手表)

好啦,时间还差一两分钟,算你们提前下课,赶紧走吧。

——节选自奇术部高级顾问艾克萨罗斯•伊拉尔多夫的讲座


望着斗法双方汗如雨下,我很确定:这次斗法已经到了决定最终胜负的阶段了。

对面的巴德尔不愧是有着“魔导铁壁”的称号,即使因为魔力过度使用而脚步不稳,却仍然能施展出一个元素防护咒。

奇艺的光芒围绕着巴德尔,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彩色护罩,而护罩中的男人因为耗尽了所有魔力,正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站在另一边的则是我的老师,由于之前的战斗里为了破除巴德尔的各种防护咒,魔力早就被耗到见了底,他手中作为施法媒介的魔法书里,那些预先准备好的即时魔咒也丝毫不剩了。

这该怎么赢?老师根本不可能再施展出有攻击力的魔法了,即时他一反常态的不要命,用生命力来压榨成魔力,就算吸干他自己也顶多把这个彩色级魔法护罩打出个口子。而且再这么拖下去,等到时间一到,根据斗法规则,赢的也肯定是还能在场上保留魔法的巴德尔。

就没有其他可以解决的办法吗?

我望了一眼上空,作为裁判术式的天秤之灵正在半空中漂浮,明明没有眼睛,却能感受到它在监视着场地里的一切。

看来小手段也没办法使用,毕竟如果真的可以,那么老师早就给我暗号了。

我一边注意着天秤之灵的动向,一边给老师比了个暗号:不要再执着于那个胜利奖品了,赶紧放弃吧老师。

老师却淡淡的摇了摇头,同时回了我一个暗号:我有胜算。

难不成老师还藏有一手?

我给了老师一个点头,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就连我这个直传弟子都要瞒着的杀手锏究竟是什么呢?

老师的手中开始有魔力汇聚,没有3秒,一个小小的光球就漂浮在老师的手上。

我学过!那是老师讲过的“引导光球”,是能够指引那些不存于人世的存在越过次元的障壁,来到现世。可这是犯规啊!

但是悬浮着的天秤之灵却未做出任何反应。

我第一次感觉到,老师的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即使因为在魔法护罩里的人是无法感知到魔力流动的,但巴德尔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老魔法师,自然比我更清楚那个光球是什么,他望着对面手中的光球,也连忙站起身,紧盯着对面下一步的行动。

他紧盯着,我也紧盯着。

然后光球突然炸裂开来,耀眼的光线占据了这一带的空间。

在我意识到那是闪光术时,强烈的刺激已迫使我闭上双眼,但我的听觉可没受影响:

“啊!物理攻击是犯规…疼疼疼别打脸别打脸!”

“咚!”

“……”

强光散去,师傅已经站在了巴德尔的位置,而巴德尔,则满脸鲜红的躺在地上,同样鲜红的,还有老师手里的那本魔法书封面。

天秤之灵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老师的杀手锏应该就是使天秤之灵故障。

……

“啥!?我可没动过任何手脚,我全程可是堂堂正正的用魔法赢得斗法的,用魔法完成一切可是我们魔法师的骄傲,更何况是……”

“好的老师你不要再说了。”我再一次打断了老师的辩解。

“你不信的话,自己试试。”话音刚落,老师便把魔法书递了过来。

在双手承接到书本的那一刻,至少五公斤的重量便传到我的手中,再加上镶在边缘和书角的金属镶边,这使老师的话语更加没有了份量。

等等,这上面还有微弱的魔力流动,明明备用魔咒都用光了。

我这才注意到,镶边上以隐蔽式施法的方式写有咒语,这使得你必须无比靠近才能感觉到上面的魔力,相对的,这种魔咒的威力会缩小,释放范围也十分的近,近到和贴脸差不多。

而上面刻的咒文,分别是低级的冲击咒、疼痛增强咒和麻痹咒。

“这不和物理攻击差不多嘛!”我不禁叫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迂腐啦,我亲爱的学生,谁叫那群傻瓜们认为规则不允许物理攻击就都只带魔法防护咒的,结果我本人就直接穿过防护罩,然后近距离攻击就ok啦。”

好吧,我无言以对。

如此没有魔法师尊严的做法,估计也只有我老师会做了吧。

虽然为老师准备小手段的我也没啥资格说这话就是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