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的人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1733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归档

CN-1733-21/4版收容措施:目前已将SCP-CN-1733所在站点降为Site-CN-██空间异常收容站点,查看任何与SCP-CN-1733-1有关的信息需4/CN-1733级权限和站点主管批准,所有3级保密权限以下的员工将被告知SCP-CN-1733-1已被处决。目前SCP-CN-1733-1表示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帮助基金会,SCP-CN-1733-1已与基金会签署SCP-CN-1733-Beta协议。

应SCP-CN-1733-Beta协议,Site-CN-██内部需派遣1-2名人员负责与CN-SCP-CN-1733-1进行交流,交流过程需站点主管进行监督,并于第一时间将被证实可能与基金会有关的交流信息上报O5议会。

描述:SCP-CN-1733为一处具有空间异常性质的图书馆,外部测量面积为█平方米,实际内部可能为████平方米,初次发现与河南省██市。空间内部有一人形实体,被称为SCP-CN-1733-1。SCP-CN-1733-1并无确定形象,但通常表现为中年亚洲男性或欧洲老年男性。SCP-CN-1733的大小通常跟随SCP-CN-1733-1的位置改变。经实验证实,外部人员无法进入SCP-CN-1733,同时SCP-CN-1733-1也无法离开SCP-CN-1733。

肉眼观察发现,SCP-CN-1733内部存在大量的未知书籍,被称为SCP-CN-1733-2,SCP-CN-1733在平时会翻看SCP-CN-1733-2。SCP-CN-1733-1具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据了解,该能力来源于SCP-CN-1733-2。SCP-CN-1733-2为SCP-CN-1733内部的书籍,SCP-CN-1733-2的准确数量仍无法测量,但据SCP-CN-1733-1透露,SCP-CN-1733-2的数量大约为30000-50000本。

SCP-CN-1733-1自称是这个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同时表明自己是一位“出局者”。据SCP-CN-1733所提供的信息可知,所有已知/未知的自然规则均对SCP-CN-1733无效(有待查证)。经证实SCP-CN-1733-1与正常人类无异,但在SCP-CN-1733-1“湮灭”事件表现出了现实扭曲能力,但SCP-CN-1733-1对此否认,并称其“就像更改剧本一样简单”。目前已证实书信是同SCP-CN-1733交流的唯一方式,所有与SCP-CN-1733有关的书信通常会出现在想要对其交流的个体身边。

SCP-CN-1733-1在SCP-CN-1733-1“湮灭”事件后未对基金会再次表现出敌意。目前与基金会呈友好合作关系,已和SCP-CN-1733-1签订CN-1733/Beta协议,基金会对此保留意见。

附录

    • _

    基金会与SCP-CN-1733首次交流在SCP-CN-1733-1被二次收容后██天,交流内容如下

    来自:SCP-CN-1733-1

    :Site-CN-██

    于三周前,我曾对贵站造成极大的损失,我对此表示抱歉。你们给我的那份文件我已经看过了,这份协议我表示很乐意接受。

    来自:迪斯派博士

    :SCP-CN-1733-1

    你好,出局者。我叫迪斯派,你可以叫我迪斯派博士。首先我代表基金会对你的道歉表示接受。(此时SCP-CN-1733-1第一次发送给基金会的信息已上报站点主管)其次我想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是谁;第二个问题是你的为什么要攻击“斯卡特”的成员;第三个问题是你是如何诞生的?希望你能回答我们。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你好,迪斯派博士,很高兴认识你,同时也很高兴回到你所属的那个伟大的组织。 其实我在“出局”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所属的那个组织了,我曾是那个伟大组织的一名员工。

    在我还没“出局”前别人喜欢叫我“马尔斯”,但是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出局者”。我现在的身份并不重要,因为你没必要知道也不屑于知道一个“出局者”的身份。关于“斯卡特”,我了解也不是太多,但我知道他们是抓捕“出局者”的人,他们厌恶出局,他们是无聊规则的制定者与遵守者。我不屑于与他们进行交流,同时也不期待他们的改变。

    至于我是怎么诞生的,我说过,我是一个出局者,那我当然是个人类——出局的人类。我从小就不遵守各种规则,当然,我也被周围的人视做怪人。这一直持续到我成年。在我成年后,我遇见了我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老师,也是最后一位老师。我跟随这个老师一直学习了三年。随后我就离开了这个老师,在离开老师后大概十年后,我出局了。我现在已经忘却我是怎么出局的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发现四周一片黑暗,随后一个又一个书架在我面前出现。四周从黑色变成了虚无的白色,我尝试用力跳了一下,却发现自己飞了起来。同时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团光。我随手翻开一本从书架中掉落出来的书籍,我惊讶的发现了自己的老师。我继续翻看那本书籍,我看到了我世界上的所有事物,不论是他们的过去还是未来。这是一种十分神奇的感觉,我现在拥有预知我母星未来的能力。但是可惜的是我无法改变他们。当我看到我的老师将被“斯卡特”处死时,我不敢相信,也很沮丧,但我我接受了这个事实。在大概三天后,我基本适应了出局的这种感觉,我的所有欲望仿佛消失了。就在这时,我的本我——也就是诞生了。

    后记此次对话内容已上报监督者议会

    来自:迪斯派博士

    :SCP-CN-1733-1

    关于你的回信中的内容我有两点疑问,一是你所在的世界有异常吗。二是你在回信中提到你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见了,但是为什么我们在外面可以看到一个人形。

    另外我想多问一句,你们那个世界有异常吗?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首先我要坦诚地告诉你们:我之前所在的世界是有异常存在的,不过我所说的那个伟大的组织不是你所说的SCP基金会,但它做着与你所说的SCP基金会一样的事——保护人类,收容异常。

    不过我所属组织的国际位置可能你所说的SCP基金会不大相同,他们是世界的掌权者。不过他们不是在明处掌握世界,而是在暗处控制世界,正如他们的格言一样,控制、收容、保护。在我出局时我已经离开了那个组织。据我了解,“斯卡特”就是我所属的那个组织的一个秘密部门。但这并不会成为我讨厌憎恶我曾经所属的那个组织的理由,我知道他们只实施必要之恶。我理解必要之恶的重要性,我在那个组织工作时,为了收容一个异常,我亲手把我一个朋友的亲人杀死了。

    至于你们为什么在看我时看到人形,那只能说明你们认为我是一个人形。如果你们认为我是一个粒子,我就会变成一头一个粒子——而如果你们以为我是一种波,那我就会变为一种波。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你说的是图书馆里的书吗?那其实不是书,而是剧本。每一个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剧本,而这个图书馆是位于所有剧本之外的地方。剧本里是局里,而剧本外则是局外,但不是台下。台下是属于观众的,但是真正完美的剧本连到场观众的每一根毫毛都细致的描写一边。剧本里有属于剧本的秩序,而剧本外没有秩序。剧本内的演员和观众在剧本开始表演的那一刻起,便已明晰了结局。

    剧本内的惊奇之举会使某一位演员失去生命。出局者们只有领会到了什么是本我,才可以避免被“斯卡特”带回剧本之中。

    剧本终有一天会终结,而剧本之外永远不会终结。

    来自:迪斯派博士

    :SCP-CN-1733-1

    请问,剧本之外是SCP-CN-1733吗?剧本之内是我们所在的世界吗?还有就是何为惊奇之举?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是的,局外之地不属于任何一本剧本。它只是看台,为出局的人准备的不属于观众席的看台。

    至于惊奇之举,你可以理解为演员没有按照剧本演绎。导演不能容忍演员不按照剧本演绎,只好让"斯卡特"终结出错演员的身份。但是局外之地支持惊奇之举的发生,甚至鼓励惊奇之举的发生。

    来自:迪斯派博士

    :SCP-CN-1733-1

    你可以给我们展示随便一本剧本中的其中一幕吗?谢谢!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好的。

    附件:31412号世界剧本

    世界编号:31512

    世界类型:Ⅴ型

    世界生命:Ⅲ型

    第一幕:

    太阳缓缓从西方升起,荒漠上一片沉寂,仿佛整个世界消失不见。有9个赤身的人类行走在荒漠中,他们渐渐绝望了,已经三周没喝水了。但是他们的首领依然十分坚定,首领的感情场影响到其他人,使大家还有一丝微小的希望。三个小时过去了,首领走上一座山丘向四处望去,荒芜,除了荒芜还是荒芜。首领也绝望了,绝望像瘟疫一样传播到其他人的脑中。终于,这一行人倒下了。但是在他们后面,有一种名叫“铁猿”生物发现了他们的遗骸。“铁猿”首领捡起一片石刀,捧在手里仔细观察。一天,一天过去了。“铁猿”不需要喝水,所以他们陪首领看了一天的石刀。夜幕降临,天空中充满着繁星,“铁猿”首领抬头向星空望去。繁星映在他那黑色的玻璃上,他的眼中充满了好奇。

    落幕

    来自:迪斯派博士

    :SCP-CN-1733-1

    那么我现在想问你一下:到底什么是剧本?什么是局外?还有什么是演员?什么是观众席?

    来自:SCP-CN-1733-1

    :迪斯派博士

    我看你这封信,我就知道这封信一定是有人让你写的。

    你回去给你的上级说,不要搞这些小手段,强迫别人写什么东西。如果他真的很想解除他心中的疑惑,请让他本人于三天后带着写好的信件去局外之地与你们世界的交界处。

    来自:Site-CN-██站点主管

    :SCP-CN-1733-1

    你好出局者,我就是迪斯派博士的上级。我今日如期而至到达了你要求我去的地点,现在你可以解决我心中的疑虑了吗?

    来自:SCP-CN-1733-1

    :这个组织的所有人(全球基金会员工均在该信件发出后30分钟内收到该信件

    可以,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为了所谓的“使命”才来的吧?

    对于你们来说,一切你们自以为理所当然,抑或所谓的自我意识、自我感觉,其实不过是剧本中已经写好的东西罢了。你们世界的过去、现在、未来,在你们这个世界出现前就已经决定了。这就是剧本,用你们专业的话说,就是终极因果链。终极因果链在出现的那一刻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可是就在这因果链外,却有一个不受因果链控制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我所说的局外之地。这个空间独立于所有因果链,位于所有因果链之外。在这个空间中,你们所说的那并不怎么科学——或者不是那么容易让人理解的科学理论——量子理论起到决定性作用。没错,就是量子理论,宏量子理论。
    在终极因果链的微观领域中,量子理论仍然起到很微小的作用。但是当一个终极因果链足够长的话,在漫长的时间中,总会有一个在这个终极因果链中的人——也就是演员脱离这个终极因果链,进入宏量子领域。

    在宏量子领域的人可以决定终极因果链的走向,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终极因果链也具有量子的特征。因而可以说终极因果链内是因果起决定性作用,而终极因果链外就是量子起决定性作用。我知道我做到这里应该会引起很多人的质疑,甚至于否认我的观点。但是我只想说:“神”也在剧本里,你逃不掉的……

    对了,我有一份是小礼物,想借此机会送给你们和“神”。我已经放在附件里了,注意查收…..

      • _

      :-):-):-):-):-):-):-):-):-):-):-):-):-):-):-):-):-):-):-):-):-):-):-):-)
      :-):-):-):-):-):-):-):-):-):-):-):-):-):-):-):-):-):-):-):-):-):-):-):-)
      :-):-):-):-):-):-):-):-):-):-):-):-):-):-):-):-):-):-):-):-):-):-):-):-)
      :-):-):-):-):-):-):-):-):-):-):-):-):-):-):-):-):-):-):-):-):-):-):-):-)
      :-):-):-):-):-):-):-):-):-):-):-):-):-):-):-):-):-):-):-):-):-):-):-):-)
      :-):-):-):-):-):-):-):-):-):-):-):-):-):-):-):-):-):-):-):-):-):-):-):-)
      :-):-):-):-):-):-):-):-):-):-):-):-):-):-):-):-):-):-):-):-):-):-):-):-)
      :-):-):-):-):-):-):-):-):-):-):-):-):-):-):-):-):-):-):-):-):-):-):-):-)
      :-):-):-):-):-):-):-):-):-):-):-):-):-):-):-):-):-):-):-):-):-):-):-):-)
      :-):-):-):-):-):-):-):-):-):-):-):-):-):-):-):-):-):-):-):-):-):-):-):-)
      :-):-):-):-):-):-):-):-):-):-):-):-):-):-):-):-):-):-):-):-):-):-):-):-)
      :-):-):-):-):-):-):-):-):-):-):-):-):-):-):-):-):-):-):-):-):-):-):-):-)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全剧终……我亲爱的演员们……

说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 | 报告错误 | 标记为令人反感的
自豪地采用
Wikidot.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