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装页面
评分: 0+x

我,是一名杀手。

我是机器,而不是人。机器没有感情,而我早在死亡和机油的洗礼下丧失了感情。人永远都有失误的时候,而机器从不失误。

但,我现在思绪混乱,出现了曾经熟悉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困惑。走上屠戮之道时,我从未困惑过,也从未迟疑过。因为,迟疑和困惑往往代表着死亡。

这一切,还要从一周前的一次行动说起。


我要刺杀一个充满罪恶的歌手,和他的家族律师。

我来到了一座庄园,微型耳机另一头的线人简单阐述任务后开始了行动。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有些不正常。那些人好像都被安排好了一样,出现在我想让他们出现的地方。

这座庄园我从未来过,而我对它的了解甚至比我的线人提供给我的情报还多得多。也许这是杀手的直觉?不不不,绝对不是。就算一个杀手再怎么熟练,也不可能对目标的了解超出线人提供的情报。

到了庄园,我熟练地偷出了歌手的犯罪证物。我将歌手犯罪的证物—— 一个U盘放在他的电脑上播放,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个U盘是他犯罪的证物,当然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在他到来之后,了却了他。我与他贴身保镖擦身而过,立定在门口。那个保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我依然听的十分清晰:“不对啊,这个U盘应该只有这个庄园里的工作人员才知道啊……”

剩下的内容我没细听,我知道我不该听下去了。

我来到餐厅,走到一道糕点旁,熟练地、不加思考地将毒药加到这份糕点其中一个糕点里。我没有任何顾虑,因为我知道不可能有人发现我——尽管我从未环绕过四周。那个律师如期而至——甚至和我预想的一秒不差,他拿起那个加了毒药的糕点。是的,在足足放满一盘的糕点中正好拿中了那个加了毒药的那一个。那个律师不出所料的倒在地上,死去了。可他的贴身保镖却,毫无反应。

我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脸。他的脸上戴着墨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动了动嘴,他把食指竖了起来放在嘴前,示意我别说话。接着他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后缓缓地说了一句:

“没事,习惯了,都习惯了。”

我背后一凉,眼前闪过十三个字。

任务完成,请前往目标地点撤离。

我大喊一声,保安冲了过来对着我开枪。那个贴身保镖也掏出了枪,对着我的胳膊开了一枪。

我慢了,我失误了。



也许我不适合在做下去了,我想杀手更适合机器来担当,而非人。

这份稿纸也许你会拿到手,我的线人。我已经不再适合这个行业了,我该走了。

我悠闲地站在路边,手里的杯子里装着我的饮料。

这时一旁忽然出现了个人影,我仔细一看是之前那个律师的贴身保镖。他走了过来,站在我的面前,问道:“当人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我答应到。

那个人看了我一会,对着我的胸脯锤了两拳,发出用拳轻轻击打铁板那种清脆的声音。他转身走了两步,头从左边微微地往后侧了侧,说道:

“回收队该来了。”


我感到有一个重物击打到我的后脑勺,传来一声用木棍击打金属的声音。我知道,回收队来了。

等我醒来,发现我还有之前的记忆。这不对,AR的行事风格不应该是这样。

“你好,47号机器人,我们是基金会。”

我看到了那个人身后的标志,这个标志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对面那个人十指交叉遮住了脸,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自信,仿佛他已经预料到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我的手被反扣在椅子上,椅子是金属制的,基本不可能挣脱。

“我知道,你最近经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哦?有吗?我记得不太清了。”

“哈哈哈哈,不会的,这件事你终身难忘。”

“什么事?你说说。”

“十天前,那个保镖。”

我心里一颤。那个人把手放在桌子上,把他那自信的笑容无遮拦的展示出来。他把自己的胳膊肘压在桌面上,刻意的展示他左臂上的一个东西。

那个标志是一个嵌套型几何图片,在图片中央存在三条弧度一致曲线箭头。还有一点引人注意的是,其异常图像中央存在三条类周边弯曲线条内箭头指向一点。

“我知道你对那个人很感兴趣,我们也对他很感兴趣。”

“所以你准备干什么?”

“别紧张,我们想和你交换一下情报。”

“情报……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所以我可能没法给你们提供有效的信息。所以,你们找错人了。”

“不不不,先生,也许他的到来就和你有莫大的关系。”

“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因你而来。”

“这不可能,我和他素不相识。”

“真的吗?他可能很早就认识你了。”

我死死地盯住那个人的眼睛,他也没有刻意躲避,但是眼神比一开始严肃多了。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这个要是和你从头讲起太费时间了,你就要知道,那个保镖其实是……”

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一侧的门被一个警卫撞开。那个警卫冲着我对面那个人喊道:“Despair博士,观测点受袭。”

“看来有人很不懂礼貌,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呢。”

“需要转移吗?”

Despair博士拿着手枪指着我的头,那个警卫走了过来,熟练地解开了手铐。接着等我把手掏出来后,又将手重新拷上。

“走,去撤离单元。”

“他们在这里!”

突然后面传来了袭击部队成员的声音,Despair博士拉着我冲到了一个前面的拐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