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Dr.Seven█████的文档记录

HarbingerLinHarbingerLin

附件5(节选):

第4阶段:幼稚的神 可悲的是,大多数的绿色型都将在第4阶段结束。在这个阶段,现实扭曲者将变得沉迷于它拥有的力量,并试图利用它以他人的成本牟取私利。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对他人缺乏同情,不能接受个人的挫折,并更加狂妄自大。

虽然有很多警示,第4阶段的关键是使用自己的能力去操纵其他人类。绿色型中青少年和青年人通常会出于性的目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而孩子则会试图使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朋友”。老年人可能会为了爱或经济收益而试图操纵他人。虽然极少数情况下会导致绿色型还原到第3阶段,但有99%的人将继续保持在第4阶段,直到被消灭。出于这个原因,第4阶段的绿色型应被视为第5级威胁(直接威胁)并应被立即消灭。

——摘自《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1


2米……1米……终于,綝拉完了警戒线,把通往任务地点的最后一条路封了起来。

“真羡慕MTF的前辈们可以接到这么有意思的任务啊……”
“像我,明明也是个特工,却只能做扔记忆删除烟雾弹和拉警戒线的工作……”
“还得驱散无关的围观群众……”

綝一边咕哝着,一边摘下紧紧套在脸上的防毒面具。说是时间已经到了10月,但热辣的阳光照样从脸上挤出了大量的汗。

“还要多久才结束啊……我要吃冰激凌……”一边用手往满是汗水的脸上扇风,綝一边自言自语到。一切都如同白开水一样平淡。又是一次被拉去参加行动而毫无立功的任务,唯一的收获就是被太阳晒黑……

但谁都不知道,再过一会之后,MTF-癸亥-██的零号见习队员白武琳,以及其他同队的20名成员,都将面对宛如疾风怒涛般展开的事态。



——“建筑物突入成功!”
——“前方已肃清!”
——“左侧已肃清!”
——“右侧安全!”

MTF-癸亥-██成功地突入了这座据称可能是敌对势力据点的大楼。

队员们首先感觉到的,是和外边的酷热相较之下毫不逊色的闷热。“啧啧,这里空间真大……根本不像是一栋写字楼。还有,为什么里面也这么热……”一名队员感叹到。一瞬间就好像进入了蒸锅,连视野都好像扭曲了一瞬——



——就像是被加热的空气当中出现了强烈的对流一样,綝感觉热风一股脑从身上护甲的各个缝隙中往里面灌。就连背部的皮肤都不知道应当为护甲内部的降温系统在不情不愿地工作而感到凉意,还是应当为从脖颈位置往下刮的高温而开始出更多的汗。

于是,这名见习队员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了建筑结构在入口旁边的墙角位置投下的影子。少女立刻带着一身臃肿的行头,跑到那一缕荫凉当中蹲下,摸摸右前臂上的控制面板,加大了降温系统的运行强度——



——冷风骤然从四面八方吹拂而来,让由于从一楼一直推进到五楼却毫无任何收获便愈发小心的队员们心中一惊。在之前的那种闷热就好像是幻觉一样,队员们隔着面罩,分明看到有白色的霜开始凝结在室内的各个位置——当然也包括他们的身体上。

“这里是Bravo,遭遇急速降温!各队员注意保持警戒!OVER!”

带队的副队长一边在无线电中进行通话,一边做出手势,让同小队的队员们各自掩护提高警惕。

“温……温度,多少……度?”
“零下……20度……?!”
“什么鬼地方……这……阿嚏……”
“赶紧上楼吧……这个鬼地方真的怪异……”摘下面罩,抹掉挂在脸上刚才还是汗珠的冰霜,特遣队队长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

然而除了从五楼内天花板位置凭空生成的雪花缓缓下落之外,他们并没有遇到其他更多的奇怪事情了。唯有墙角的喇叭当中还挺应景的悠悠地飘出了有点失真的歌声——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綝在享受了好一阵随身空调的吹拂之后,一边哼着歌,一边从战术包当中摸出了一袋薯片。

“锵锵!摸鱼必备零食!○事薯片!芝士焗龙虾味!”模仿着不知从哪里学到的腔调,少女兴奋地高举着手中刚从背包中取出的包装袋。远处偶尔路过的行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忽然就纷纷露出了奇怪但又有些慈祥的表情。

缩了缩脖子,琳拆开包装,用因为戴着手套而略显粗大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捏出一片薯片(顺便一提,因为手套接触了其他装备和路障之类的,沾了不少灰,好孩子不要学哦),“啊呜”一声将其含进嘴里。接下来,少女集中精神,慢慢抬起舌头,触碰口中的薯片,想要更加仔细地感受芝士焗龙虾的味道,以及酥脆的薯片那让人欲罢不能的——



——瞬间破碎。字面意义上的。在已经到达六楼的小队当中,代号Delta的队员往出迈的下一步脚步刚刚接触到地板时,整个六楼地板,就好像酥脆的薯片一样忽然碎裂成了大量的碎渣。地板上的队员们一下子从空中跌落了回五楼的空间内。还好有凭空生成的雪花所造成的积雪,没有人受伤。

但是队员们并没有就此松一口气。因为在他们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大量黑色的人类形状黑影。这些并非像普通影子那样附着在物体上而是获得了实体的异常人形个体,携带者类似基金会制式盾牌和防暴棍外观的武器,将队员们团团包围。

“队长,这是……”

下一刻,“领头”的那个影子晃晃悠悠地朝着队员们走去,还一边做着像是初学者一样的动作,就像——



——“嘿——!”綝把防暴棍狠狠地地往下一劈,带着整个身子差点失去平衡,但是下一刻她就恢复了体势,”哈——!上当了吧!”右脚弹起,全力踢向那个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假想敌,接下来将盾牌往前上方一挑,“嘿呀——!”手中的防暴棍一个突刺,那位倒霉的假想敌在綝的视野中飞了出去。

妈妈,那个白色头发的大姐姐在干什么啊?”一个跟着母亲路过的小孩指着正在与假想敌“殊死搏斗”的綝,向他妈妈问道。

“别盯着看,那个大姐姐好像……在执行公务呢。”一边带着像看傻瓜一样的慈祥眼神看着少女,一边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这位母亲像是被什么追着似的,加快了步伐,很快带着孩子就走远了。

“……嘛,的确有点感觉傻乎乎的。”给自己加完戏之后,少女稍微喘了口气,然后眯起了双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真的太帅气了啦!大家不觉得吗?”綝欢呼着对着空气问道。欢呼声过后,小姑娘将装备放到一旁,双手叉腰,“嗯嗯!綝队员之大胜利是也!这可是大活跃啊!”然后表情忽然就又变回愁眉苦脸的样子。原因很简单,这次的小规模运动,又让綝感觉到了热意。于是她就再次失去了之前吹空调吃薯片所获得的活力,重新缩回墙角,然后——



——消失了。在被看上去挺弱但实际上什么攻击都无法生效的黑影的一顿殴打之后,躺在地上的队员们都已经有了全员牺牲的准备了。但是就如同在嘲笑他们的决心似的,这些黑影纷纷凭空消失,而与之相应的,整个五楼的低温环境和积雪也仿佛梦境一般无影无踪。行动队的各位队员纷纷艰难从地面上爬起来,仿佛大梦初醒一般,但身上的痕迹和某几个因为头盔被打掉而吸入了冷气从而出现了应激症状的队员那响亮的喷嚏声,却像是告诉大家,刚才那些扯谈玩意都不是假的。抬头看看,五楼和六楼之间的地板(或天花板,随你怎么叫),同样也无影无踪。

“队长,这是……?!”
“对了,你有没有在仔细看?那些黑影消失的时候……”
“脸!我看到他们的脸了,像是……”
“白武綝!”
“还有那广播里的声音……”



“诶嘿嘿——你们出来了啊?綝酱我等得好辛苦啊~穿这么厚的衣服在外面一直晒太阳晒了这么久……所以说,大家有什么收获吗?”看见队友们出现在门口,綝一个箭步从阴影里蹦了出来,站在了队长面前。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队长挥了挥手。
“……刚刚在楼里搜查时,你在捣乱对吧?”
“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明明……”
“我们在大楼里被大雪冻得七荤八素!”队员甲咬牙切齿。
“还有那些长得像你的黑影……”队员乙一脸悲愤。
“我差点摔骨折了……”队员丙攥紧拳头。
“可我,只是摸鱼……啊不对,休息了一会儿啊!那也能算……休息的事,怎么是捣乱呢?”綝随即鼓起脸颊,无辜当中透着心虚。
“今天看来得让你受点皮肉之苦啊……”队长抄起防暴棍。
“队长你冷静,你要干嘛?!”
“少废话!”
“哇啊啊啊!我错啦!綝酱再也不敢了啦!!!”少女一溜烟就逃了出去,在她身后,是由队长领着头的整个MTF-癸亥-██其他18名成员追逐的身影。

那之后,我们可爱的綝酱终究还是切切实实地挨了一顿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