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kbey (Altiar123)的辣鸡

刘特工与徐特工静候在走廊里。徐特工低下头,又读了一遍手中已经被弄皱的纸条。

姓名:徐段
职位:外勤特工
安全许可等级:2级
因事件CX01A你已被登记到记忆消除项目。
请在14:00到Site-CN-83安全部门报道,接受记忆消除。
请不要在注射之前四小时内进食或洗澡。

刘特工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打破了宁静。徐抬起了头。

“我们不会一生全都忘掉吧?”

“应该不会吧。不过,只要能够忘记掉昨晚的事,其实怎么地我都行。你早上睡着觉了吗?”

刘特工迷茫地注视着前方,想起昨天失败的收容任务,嘴唇开始微微打颤。

“没有。”

“我也没有,一晚上满脑子都是她的尖叫声。老李说那个女孩儿可能有模因效果,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叫我们到这里来了。”

他们旁边的灯突然亮了起来,通往屋内的自动门慢慢地滑开了。徐匆忙地站了起来,担心地瞥了刘最后一眼,进去了。

屋子内只有一张白色的诊床,旁边等候着一个头发偏灰的人。徐注意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他不是中国人。估计是另外一个部门派来的顾问吧。他向徐招手,示意他躺到床上来。貌似顾问的人从兜里抽出了一个已经装满了透明液体的注射器。徐上下打量了这个白人的装扮。一个干净的黑色西服,配着一条红色的领带。

“我这是来对地方了吗?”

他笑了笑,用流利的汉语回应了他。

“C级记忆删除药不需要医生专门来注射。放心,你只会忘记昨天晚上与今天发生的事情。”

顾问拧下了注射器的盖子,卷起了徐的袖子,用手指揉着即将注射的地方。

“我们以前啊,可是没有记忆删除剂的。这可是新的高科技啊。”

针头粗心地扎进了徐的三角肌,使他呲牙咧嘴。徐感到很奇怪,他十年前开始在基金会工作时就听说过特工有时候会在任务出事之后被实行记忆删除。不过,基金会作战保密一直做得很严实,上司发的资料除外,他对基金会的作为一无所知,就连自己常驻扎的Site-CN-83主楼都不允许他进入。为了到安全部门进行记忆删除,他还头一次来到了除了宿舍,食堂,或射击场以外的地方。

“你也知道,基金会的工作是非常敏感的。外面的世界太混乱,以我们的科技来企图理解它可真是压雪求油,有时候就得粗暴一点。毕竟,全球人类的安全高于一切。当年,如果我们需要某人忘掉他已不需要知道的东西的话,我们就直接把他灭口了。把他干净地从记录中抹去。”

徐担忧地看着不慌不忙给他注射的顾问。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灭口。

“而且不只是他。任何可能质疑他的消失的人都得走。同事。朋友。甚至是家人,如果他们知道一些信息的话。”

徐的头好像开始感觉有些晕了。他的念头回到了昨晚。在此之前,徐特工只是做侦察任务,从未经历过收容异常项目的过程。徐特工和他的队员们正在领走一个怀疑有异常性质的女孩子时,她的手突然化掉,异变成成群的杀人触手后他们被迫将她枪毙处决。她临死前痛苦的表情在他脑海里徘徊不走,徐特工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接受到了记忆删除的通知,徐段不知这是惩罚还是解脱。

“当然,为了保证他什么也没有透露出去,他会先被审问一整周,接受肉体与心理上的拷打折磨,直到他精神崩溃,把一切全招了。后来我们发现不必杀人,直接拷问就足够让他们忘记全部了。你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幸运。一针就完事儿了,什么都忘了。既简单又干净。”

徐紧张地倒吸了一口气。液体已经完全注射进去了。昨晚的枪声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的脑里回放,嘶哑的叫声盖住了刘特工吃惊的呐喊。

“辛亏基金会有这样的发明啊,这要是几十年前,如果知道了你可能跟别人说你看到了一身触手的孩子,整完你后往你跟前摆上个氰化物丸你都会急忙着自己吞下去,要是你还有力气张开嘴的话。能有像这样的东西可真是奇迹啊。”

徐特工眼睁睁地看着顾问把针头盖上盖子,又放回了兜里,但是他保持沉默,没有说出什么来。顾问笑了笑。

“我都不知道这药用的是个什么原理。”

徐闭上了双眼,期待着药物的效果。

孩子的尖叫与血肉被子弹撕烂的声音混合了在一起,场景回忆起来依然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吵闹。

徐特工皱了皱眉头。

“记忆删除药……什么时候会起作用啊?”

顾问狰狞地笑了一下,停顿片刻,凑到了他身边。

“已经生效了呀!你现在不是已经忘记了吗?”

徐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一旁的顾问目不转睛地盯着徐,嘴角翘着像是在嘲讽他。他张开了嘴仿佛要说什么,但又快速地将口合上,好像意识到了问题。徐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汗滴从他的前额流下。尖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深吸一口气,稳住了自己。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徐特工的声音是平静而冰冷的。

“忘记了什么?”

顾问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把他送到了门口。


过了一会儿,刘特工也从安全部门走了出来。徐特工听到他脚步的声音后抬起了头,互相凝视着双方苍白的面孔。是徐先开的口。

“刚才……怎么样阿?”

刘特工勉强地勾起了微笑。

“什么怎么样啊?”

徐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迷茫地注视着刘,无助的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压抑。

尖叫声震耳欲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