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ndy's work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在下真正体会到此话的深意,是在多次晋谒了一个天地间硕大的苍生之后。
那是定林寺中的一棵银杏树。它苍劲葱郁,主枝周逸旁出,状若硕大无朋的莲花。我第一次站在它下面时,顿被它 强大的生命光波所震撼,所征服,所溶解。它那腾游时空的气魄,吐纳古今的恢弘,甚至裁剪春秋的博大,抽黄谢绿的顽强,都使我感到自身在天地间的渺小与卑微。
后来,再至它跟前时,每每都会对前人的话产生新的感悟。前句喻生命的短暂如蜉蝣一般转瞬即逝,后句述生命渺小如沧海一粟。人,虽然可以嘲笑:“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但在这一庞然大物前,仰望着无涯无际的时空,我们便会感到:在宇宙间,这一无垠的大地仅是一粒微尘,人生更如蜉蝣、朝菌,只不过俄尔一瞬,稍纵即逝。
博大与渺小,久远与短暂,都是相对而言的。定林寺中的古银杏树无疑是一只巍峨峥嵘的生命进行曲。在这苍茫无垠的天地之间,弱小生命吟出的礼赞,亦是无忧的序曲。
流浪中的一个暮冬,在无意中来到崂山顶峰。大雪后的崂山,峰若玉雕,石似晶铸。吾与哨长扶石踏雪,拽枝腾挪,来到银白的山坳。霎时间,向阳的竹林边,竟有这么一片柔草如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