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的日记

2014年1月2日
元旦第二天总部就送下来一个Keter级,而且还是极难搞的基因异常。烦。

2014年1月4日
项目的资料和13个SCP-CN-524-1送来了。

2014年1月9日
今天我们给一个SCP-CN-524-1喂D级人员的时候,它没有吃掉那个D级人员,而是以长者一样的姿态跟他说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东西。那个D级人员出来的时候神情恍惚,嘴里还不停地喃喃着什么“吃人”之类的话。我们决定把他隔离一下看看。

2014年1月11日
研究小组里的某个人在比对SCP-CN-524-1的基因与人类基因的差异时突然发现二者几乎一样,我们决定把基金会基因库里现存的基因(包括所有基金会职员)与SCP-CN-524进行了逐一比对。看起来有一段时间的样子。

那个被隔离的D级人员已经进入了SCP-CN-524转为显性后的阶段,看起来只要和SCP-CN-524-1交流就会让体内的SCP-CN-524转为显性。

2014年1月14日
那个被隔离的D级人员已经成了SCP-CN-524-1。我要在收容措施里加上“不能和SCP-CN-524-1交流”这条。但这样就还有个问题——最初的SCP-CN-524-1是哪来的?

以及去捕捉SCP-CN-524-1的机动特遣队们说他们看见有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员提着个照相机追着SCP-CN-524-1拍照,衣服上好像还有基金会的标志。可能只是碰巧有记者穿着上面有很像基金会标志的衣服而已。

2014年2月28日
今天在对SCP-CN-524进行基因编码时,我们发现SCP-CN-524大概是在公元8-2█年出现在人类基因中的,而且有不断萎缩的倾向。完全萎缩只是时间问题。

11日开始的基因比对工作已经结束了,结果是所有基因都一模一样,都含有隐性的SCP-CN-524。将近几亿人的基因中都有隐性的SCP-CN-524,除了“人类基因里就有SCP-CN-524”这个结论外,我们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我第一次觉K级情景如此之近。

2014年5月29日
对SCP-CN-524的基因编码工作终于结束了。累死我了。

我们看管的SCP-CN-524-1开始有一些退化(这个词用得不太准确)回人类的迹象,SCP-CN-524完全萎缩恐怕就在这几个月。

2014年6月8日
就像前边有提到“SCP-CN-524有不断萎缩的倾向,完全萎缩只是时间问题”,今天在我们对基金会基因库现存基因进行了一遍又一遍检查后,终于可以确定SCP-CN-524确实完全萎缩了。

SCP-CN-524-1们也变回了人类,稀有的皆大欢喜的好结局啊。

2014年8月19日
今早凌晨站点主管把所有负责过SCP-CN-524的人员全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告诉我们以前某个负责过SCP-CN-524的研究员在对基金会基因库现存基因进行检查时,突然在其中发现了一对基因——

SCP-CN-524。

怎么可能?

2014年8月25日
机动特遣队们一个SCP-CN-524-1都没发现,为什么?

2014年8月27日
我明白为什么机动特遣队们一个SCP-CN-524-1都没发现了。昨晚我们对新抓到的一个人形生物进行检查时发现它就是一个SCP-CN-524-1。

SCP-CN-524的基因结构没变,转为显性后的性质却完全变了。

2014年9月13日
这几天机动特遣队说他们看见不少和之前一样追着SCP-CN-524-1照相的未知人员,我觉得有必要跟上级反映一下。

2014年9月25日
SCP-CN-524仍然出现于公元8-2█年,仍然有不断萎缩的倾向,SCP-CN-524-1仍然能通过交流使正常人变为SCP-CN-524,通过几次实验我们又弄清了SCP-CN-524转为显性后的阶段与SCP-CN-524-1的异常性质。

但我们实际上什么都不懂——关于它的“重生”。

2014年12月26日
SCP-CN-524又完全萎缩了。

2015年3月21日
前几天——好吧我直接说重点——SCP-CN-524又回来了。

搞笑。

2015年4月6日
机动特遣队们又是一个SCP-CN-524-1都没抓到。意料之中,毕竟还不知道这次的SCP-CN-524-1有什么异常性质。

2015年4月11日
在对一次异常政治事件的追查中我们发现了几个SCP-CN-524-1。这次的SCP-CN-524-1几乎没有异常性质——他们就像一些精神病患者。收容难度甚高啊。

2015年4月25日
这次的SCP-CN-524的一切信息除了SCP-CN-524-1都和以前一样。整个研究小组都弥漫着低靡的气氛。

2015年4月26日
有研究员发现基金会网站上SCP-CN-524的文档内多了一份仅限O5的迭代。我可不记得我们有什么新发现。有人想黑进去看看,我们想了想还是阻止了他。

2015年4月28日
O5议会给了我们一份新提案,让我们修改一下SCP-CN-524来让SCP-CN-524-1变成野外生存能力极强的人类,如果成功就可以给全人类使用,从而把人类变成在各种环境下都有极强的生存能力,而且保留智能的文明。

我们觉得这个提案可以用于制造一支部队但不能用于全人类,因为我们不清楚一个SCP-CN-524-1的文明会不会有什么潜在的漏洞,可如果要发现这个漏洞就必须有至少几千个SCP-CN-524-1来进行文明模拟实验,实验过程一旦发生收容失效,那……

2015年5月1日
基金会网站主页出现了一个“‘未来’计划”页面,里面大概就是说由于各种灾难的发生频率不断上升,我们必须使用一切手段保证人类的生存。这个计划的目标…也太模糊了吧?就为了让人类文明继续活下去?

里面提到有几十个站点已经开始进行SCP效益化试验了,我感觉有点悬。

2015年5月5日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人地矛盾又一次加剧了,估计再有五六年地就真的不够用了,但那是平民要担心的。我们有SCP。

SCP-CN-524效益化试验进度还很慢,基因层面上确实不好搞。如果有以前的那个什么SCP估计就轻松多了。

2015年5月12日
“‘未来’计划”中多了使用SCP来开发资源减少浪费的提案,虽然看起来很有用但也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到时候资源早晚有挖光的那一天。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用SCP制造资源?

2015年5月15日
SCP-CN-524效益化实验真的不好搞,虽然已经完成了它的基因编码,但是根本没用,我们不清楚哪个基因结构能导致哪个效果。我们还是要从头来一遍遍地摸索。

用SCP开发资源已经引发了一些事故,掩盖手段已经不起效了,民众们的质疑声日益增大。我觉得直接公布会更省事。
2015年5月22日
“‘未来’计划”中决定与政界人员合作推广SCP的使用。早该这么做了。

只是是否向民众公布还有一些疑虑,不过从长远来看还是提早公布了好。现在要瞒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2015年6月16日
基金会终于迈出这一步了。“‘未来’计划”终于决定大规模推广使用SCP了。有了公众科学界的协助,对SCP的效益化研究一定会更进一步。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让人抵制使用SCP的模因,散布规模还不小,看起来是人造的。

上边觉得SCP-CN-524效益化实验进展太慢,批准使用Keter级以下的SCP进行帮助。终于等到了。

2015年6月21日
一些顶尖的城市已经开始使用SCP了,具体效益还要等上一等。NASA也已经用SCP挖到天王星了。

但在各大新闻和网站又出现了一种宣扬针对使用SCP这一行为的阴谋论模因,搞得至少一半民众天天上街游行示威。

我们用了一个对基因实验很有用的SCP,进度果然大大加快。SCP-CN-524的各种结构的作用已经弄明白了。只等重组。

2015年7月10日
未知敌人发动了一次全球性的恐怖袭击,他们拆了大量已普及的SCP设施,抢走了大量SCP。有目击者称看见他们的标志是“SCE”。

但SCP的推广已经开始普及到一些二线小城了,联合国在援助非洲一类穷的要死的地方时也开始使用SCP了。人类形势一片大好。

对SCP-CN-524的研究好像又陷入了僵局,重组它的基因一点也不轻松。可能又要用SCP了。

2015年11月21日
SCP-CN-524效益化实验终于完成了。对全人类体内的SCP-CN-524改造再激活的准备正在进行中。

2016年8月17日
这些时间来SCP的普及速度快得惊人,人类文明的探索地区也进一步拓大了——我们甚至找到了另外的宇宙。当然,能源也极大地丰富了。

全人类也已经转化为改造后的SCP-CN-524-1了,效果拔群。

2016年9月16日
发生了几起因为SCP-CN-524的袭击事故。改造的SCP-CN-524果然还不完善,又有得活忙了。

2016年9月21日
探索地外空间与平行宇宙的科考队接连出现意外,也有报告称在地球出现了一些物理性质与我们宇宙完全不同的生物,希望一切都还好。

2016年9月28日
因为一次操作不谨慎,一个县城大小的SCP设施发生了意外,大量半固体生物从中涌出。

让人拒绝使用SCP的模因进一步肆虐,幕后黑手还在查。

2016年9月31日
希特勒**党卫队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我系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万年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纳粹催催催
嗨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特勒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2016年10月8日
前段时间纳粹的模因遗物大规模散播,跟着的还有一批又一批的认知危害实体。现在还没镇压下去。

2016年10月24日
因为用一个SCP制造能源时刚好发了场大水,一群异常生物工人控制了一堆人类叛变,NK级灰色粘质与SK级支配地位转变同时发生了。虽然勉强压制住了一会,但仍然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2016年11月13日
已经是改造后的SCP-CN-524-1的人类幸存者们回来重夺主权了,当初的SCP-CN-524效益化实验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2016年11月22日
XK

2016年11月23日
最近基金会系统记录到了一起CK级现实重组事件,看起来我2015年4月28日-2016年11月22日的日记就是因为这事才变成了那样的。

SCP-CN-524又一次无效化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