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Disland

Disland今天睡得格外久,我的手臂也被枕麻了,以至于他口水流下来都没有感觉到呢:)还有啊!是

Disland从Ray家废墟上捡到了它。Ray家的住宅区在拆迁。Ray今天在搬家。然后是地震,至少人们这么觉得。但Disland看到了那黑色的翻腾的丑恶搅动岩层像是更高维的生物即使合眼也见到祂用嘴和肛门扭烂地基把大地变成果冻永远晃啊晃啊刻在视网膜像一生的入睡都要随祂而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island再也没有睡过好觉。

E正在整理报告。这个月应该是site建站以来最安稳的一月了。没有新的SCP,旧的那些那些除去97万美元的缮修费居然惊人的什么也没干;游戏室(虽然应该叫做休息室)的街机终于有人打掉boss了;食堂的47件新菜品有36样满意度超过了3.14%;全站只有四人知道的宿舍监控显示所有人的睡眠质量上升了30%……
E摁下了回车键,确认文件和琐事附录发送到主管电脑后就从椅子上跳起来准备享受每月的休假然后又因为体位性低血压瘫回椅子。她望向窗外发黑的视野勉强看见对楼里站着个人。其实不用看,也知道那个是他们正直、优秀、和善的主管在用监控看一个海参如何受尽折磨。站史上讲那是site里最早的一个项目。原来的主管鬼知道怎么被它干掉以后新的主管也就是现在的加上了许多变态的玩意儿来“收容”它。E当然也知道真相并非她可以得知但谁关心呢?食堂每天五点的鸡肉松面包每天仅供35个而现在是4点58分32秒啊!

E冲出了办公室。

“这一节课会大致讲一下模因,基础课时只有两节,更深入的则是选修课。首先……”

Fash是基金会附属大学的一名讲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