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谈

“欢迎使用基金会报时系统。现在时间,晚上7点35分…”

基金会的报时系统是以北京时间为标准的,虽然北京与西藏没有时差,但是落日时间却晚一小时多。首都的夕阳已被高楼所遮挡,看不见一点夕阳的余晖,天空完全是黑色的。但是在这里,这个层峦叠嶂,群山交替的山谷之中,仍然能看见不远处夕阳的光芒从两座山的缝隙中照射出来,这些阳光照在光秃秃的山上,将雪白的山顶变为了艳丽的金黄色。

两侧的高山中间,夹有一片高度只有山峰一半的的平地,一座大型中国古风式的建筑在平地中矗立着,建筑呈“中”字形,“|”部分是一个长月1km,宽约15m的大道,基本可以容下5辆大卡车在同一侧同时行驶。“口”部分则是由四周皆由白色古风围墙围起来的区域,两座7层高塔在以“|”为对称轴的两侧相互矗立着,塔门皆朝大道敞开。每座塔的大门两侧又立着两座古式民房,灰白色的瓦片铺盖着房顶,给人带来一种久远的年代感。

Site-CN-185,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中国不丹边境不远处。

设施的两座塔上塔顶的每一角都挂上了电灯笼,利用太阳能供电,每天过了晚上6点都会自动开启,暗黄色的光芒在暗红色的塔顶上亮着,加上早已挂满星星的残留着夕阳的天空,凸显出了一种异常壮观的景象。

打完基金会报时专线的Dr.Luan,挂上电话,站在西塔塔顶的窗户上,开了一听啤酒,左手搭在窗台上,右手举着啤酒,一边向嘴里灌着一边望着逐渐落下的夕阳。

“怎么了,有心事?”Dr.Lucifer看见了他,便上前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偶尔基金会给我们放个假,虽然高兴但也多少有些空虚。”Dr.Luan回答道。

“嗯,我也这么觉得。”

Dr.Luan递给了Lucifer一罐啤酒,燕京牌的。

“哪里的东西也没有家乡的好吧?”Dr.Luan问。

“嗯。”

二人一同望着夕阳,停顿了一会儿。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呢?”Dr.Luan小声说。

“嗯?”

“在这种没有家人陪伴,也没有互联网信号的地方,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基金会要把我们调到这种荒山野岭工作。”

“基金会这么做一定是有它的目的的。”

“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