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Dr.Mel的笔记上撕下的单页

我在大街上走著,步履匆匆,因為我快要遲到了,但是我想不起來是被什麼事耽擱了。我注意到我手中拿著一盒沙丁魚罐頭,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拿著這盒沙丁魚罐頭,只是隱約覺得這盒沙丁魚罐頭對我十分重要,而且肯定與耽誤我的事有關。

然後,在一個拐彎口,我碰到了█婆婆。這應該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我已經有20多年沒有見過她了。

“█婆婆!您咋在這呢?”
我對她說
“我們已經有20年沒有見面了!”

█婆婆見到我後並不驚奇。
“小心你手中的沙丁魚罐頭!”
她說。

我大笑,因為我知道這是一盒重要的沙丁魚罐頭,我會小心的。她提出與我同行,這讓我很為難,因為我快要遲到了,必須加快步伐,█婆婆走得實在太慢了。

拐了一個彎,一頭鯨鯊擋在我們面前。鯨鯊出現在別的城市大街上也許不算是奇怪的事,可這是█呀!然而,不知為什麼,我並沒有感到奇怪。我想的是:“糟糕,鯨鯊擋住了去路,我真的要遲到了,█婆婆和我在一起,我手裡還有一盒重要的沙丁魚罐頭……”

我十分著急,然後就醒了。

“只是一個夢。”

我長舒一口氣,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怎麼會夢到鯨鯊、沙丁魚罐頭和█婆婆呢?智能音箱還在播放著節目,它每天早晨6點半自動開啟,起到鬧鐘的作用。我抬頭看了一眼表,已經是7點7分了。我必須加快行動,我洗漱時聽到一則新聞:

……一頭鯨鯊從水族館逃到大街上,阻擋了道路,給行人帶來了許多麻煩……

我恍然大悟,或許我是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聽到了這則新聞的,然後就夢到了鯨鯊。

Dr.Mel已經先出門了,真是的,也不叫我。

我吃完早飯,準備去上班。我在Site-CN-██上班,負責收容、控制與保護。我突然想,如果有一只出現在██大街上的異常鯨鯊,我會很乐意為它寫一篇報告的。我拿包的時候,發現包旁邊有一張紙條,紙條上是我室友——Dr.Mel的筆跡:


下班後,不要忘了順路買一些沙丁魚罐頭!

我忽然明白夢中的沙丁魚罐頭為什麼是重要的東西,因為我和Dr.Mel這週六要去野餐,好幾次讓我買沙丁魚罐頭,而我每次都忘了。我想,我今天肯定會把沙丁魚買回來的。
在我剛出門時,手機響了。是我母親的電話。

“有一個壞消息,
你還記得你的█婆婆嗎?”

“記得。
不過,我已經有20年多沒有見過她了。”

“是的,她昨天晚上去世的。她兩周前就病得臥床不起,我對你說過的。”

奇怪的夢終於得到了解釋。

我匆匆趕路,但是發現我越是想走快,卻走得越慢。我看了看手錶,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手錶的指標往逆時針方向旋轉。

“這很有意思。”
我想,
“如果手錶是逆時針旋轉,這說明我上班就不會遲到了……”

然後,我又醒了。這太奇怪了。我擰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疼,確定這一次不是在夢境裡,而是真的醒了。時間是五點半,智能音箱還沒有自動開啟呢。我不會遲到。

我看到了Dr.Mel,就問他:
“你今天還需要買沙丁魚嗎?”

“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
他顯得很詫異。

“不是說我們週六要去野餐嗎?”

“野餐?”
他說,
“我們要去野餐嗎?”

“哦……”
“那麼,你聽說過鯨鯊的事嗎?”
我問。
“鯨鯊?”

“對,一頭鯨鯊,從水族館逃出來了。”

“█沒有水族館,有也放不下鯨鯊。你怎麼了?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也許你需要休息一下。”
Dr.Mel說。

“我先要給我妈打一個電話。”

“現在才五點半,你為什麼要去打攪你妈呢?”
Dr.Mel不明白我的意思。

“嗯,確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說。

“好了,放鬆一點,行嗎?”
Dr.Mel說完就出去了。

我立即給母親打了電話。

“媽媽。”

“哦,親愛的,這麼早打電話有什麼事呀?”

“你還記得█婆婆嗎?”

“當然,不過,我已經有二十多沒有見過她了……”

“她還好嗎?”
我打斷母親。

“我不知道,你怎麼突然關心起她了?”

“哦,沒什麼,再見!”

放下電話,我想,也許Dr.Mel說的對,我需要好好休息一天,於是我撥通了Site-CN-██主任的電話。

“是這樣的。”
我說,
“我今天身體不舒服,可能是這幾天寫報告過於勞累了。”

“你病的真不是時候,”
主任說,
“我們剛剛有了一個新的異常,我本想今天和你好好談的。這是一個活體,我簡單說給你聽一聽:一頭鯨鯊從水族館逃到了一個大城市,它吃了一盒被[數據刪除]的沙丁魚後,變得焦慮暴躁……”

“我的█婆婆也在嗎?”

“婆婆?什麼婆婆?”

主任很生氣。我掛斷了電話。希望這一切不過是一個基金會員工生活壓力太大的症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