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Monday的垃圾桶

“俺连名字都没想好”


评分: 0+x

1:03 a.m.

前研究员,现“基金会站点观察员”Izy无聊地看向窗外一万米的高空。这是他今年第109次搭凌晨国际航班,因此他早就习惯并厌烦了被关在飞机上单人隔间里十多个小时这种破事。他有3级安保权限,不过好处仅限于可以坐上拥有单人隔间的SCP基金会专机,不但不用和200多个灵长类生物挤在一个闷热狭长的空间里,还有不限量的咖啡和红酒提供。3级权限的代价是:出于安全考虑,飞行期间Izy被限制只能在50平方米左右的隔间里行动(好在隔间设了厕所)。隔间里除了一张沙发床、一个摆满收容资料的书架和一台只能看内部资料片的4K电视外啥也没有,因此Izy得想出除了对着076疯狂砍人的片段发呆或用173的项目资料折纸飞机外打发时间的方法。玩游戏?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基金会又一次出于安全考虑,给每位员工配发了防窃听防定位的量子通讯版大哥大,以替代任何“不可靠的移动通讯/计算终端,包括电脑”。妈的,那玩意甚至不能发短信。

于是Izy只好拿出随身携带的基金会员工读本《为熬夜乘飞机的研究员打发时间而著》。那里面尽是些无聊的黄段子,一看就知道无聊透顶的家伙才会去翻这玩意儿。不过他实在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一边无意识地做出翻页的动作,一边狂喝飞机上供应的速溶咖啡。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九个小时里,他已经喝掉了9杯卡布奇诺、13杯摩卡、17杯拿铁、7杯玛奇朵和——27杯美式。Izy讨厌喝酒,因为那会使他神志不清。但同时他对咖啡的执着导致——“观察员先生,机上的速溶咖啡已经被您喝光了。”乘务员冷冷地告诉Izy。

所以Izy只好茫然地望向窗外,一边心想:"观察员先生?老子以前可是Site-CN-██的研究员啊。"

不错,Izy以前确实是个中级研究员,但是SCP基金会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其他企业、事业单位里如大逃杀般的内部斗争在这里同样存在。因此曾经混得风生水起的Izy被某个家伙盯上,那家伙用各种手段把Izy从研究员的位子上挤了下来。说实话,Izy现在仍然痛恨那个该死的家伙。是他丢给Izy“站点观察员”这个破差事,让他成天在地球、近地轨道甚至月球上来回奔波,搞得他的黑眼圈比大熊猫还严重。站点观察员本身又没有啥实权,唯一的工作就是在视察结束后撰写观察报告发给O5。说白了这些人不过是基金会的弃子,是前途一塌糊涂的家伙干的职业。况且这工作甚至有一定生命危险:Izy有一次视察一个文书站点的时候,恰好碰上一大队混沌分裂者杀到。那个站点被彻底摧毁,而Izy却侥幸捡回一条小命。从那以后Izy便走到哪儿都拿着一把Vector K10,还专门向上级要了一把杖剑。

Izy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窗外的景色,但外面除了两架护航的被基金会魔改涂装和外挂武器的YF-23 Black Widow Ⅱ战斗机之外啥都没有。高空万里无云,看来今天是个大晴天。

3:03 a.m.

Izy仍然看着右边那架YF-23,并且深信自己会一直这么发呆下去。在过去的2个小时里他已经把那玩意的尾焰、鸭翼乃至机腹微微隆起的电磁炮吊舱看了个够。不过在这个咖啡喝完、书架上的收容资料被扔了一地、电视上还循环播放着173折脖发出的清脆响声的隔间里,望着某处发呆也算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