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Rosalyn Moretti的沙盒页面-海巢分页
评分: 0+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xxxx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1监督者议会必须收容SCP-CN-XXXX。  
  
每年12月31日,全体议会成员需推迟工作,到Site-01议事大厅集合。由O5-12负责使用非异常手段单独处决O5-13,其他成员不得干预。若O5-12未完成任务,O5-11将继续处决工作。O5-11失败则倒序下一位监督者执行任务,直至
O5-13失去生命体征为止。当除O5-13外的议会成员均在收容中KIA时,O5-13自动升为O5-1并任命新一任监督者议会成员。  
  
如果O5-12未在12月31日内处决O5-13,即判定收容失效,立即启动忽怠协议。  
  
SCP-CN-XXXX-1被任命为O5-13,享有监督者应掌握的一切正当权力。  
   
特殊收容措施更新:自2024年12月31日起,从O5-12开始,至O5-1结束,组成一个单元。每单元12年完全更新一次。每年12月31日O5-13死亡后,当年指定的一名监督者需在新产生的SCP-CN-XXXX-1带领下进入SCP-CN-XXXX内,以转化为SCP-CN-XXXX-1来弥补个体的不足。  
  
新任监督者必须查看本文档2

  
描述:SCP-CN-XXXX是SCP-CN-XXXX-1描述为“十三月”的一种现象。  
  
SCP-CN-XXXX-1是12月31日O5-13尸体主动消失后在原地出现的一人形实体3。根据基金会的记录,实体具有不同的种族、年龄和性别。SCP-CN-XXXX-1拥有很高的智能,智商均达到125及以上。实体表现出极强的管理能力,大多可掌握多种语言。实体自称O5-13,对基金会有深度了解且高度忠诚。  
  
SCP-CN-XXXX-1会爆发出极大的力量反抗12月31日的收容,企图杀死执行收容工作的议员4。如果O5-12被标记为KIA,下一年将缺少12月,O5-11死亡则在12月基础上失去11月,以此类推,O5-1死亡后直接进入后年。月份的缺失有两大表现。一,计时工具的缺失5。二,时间段的缺失。当转跳至被取消月份的下一月份后,时间连续性发生位移,原正常产生月份时间段变为真空。逻辑链的断裂导致大量的黑天鹅事件6在全球爆发。
  
历史:SCP-CN-XXXX在基金会成立后第一年被首任O5-12发现。O5-12提议设立议会第十三席用于SCP-CN-XXXX的收容。  
  
至此,SCP-CN-XXXX已收容失效4次。
  
附录:  
附录一:采访记录CN-XXXX-1

受访者:SCP-CN-XXXX-1-A
采访者:O5-12
前言:此为首任O5-12对SCP-CN-XXXX-1-A采访的不完全版本。
<记录开始>
SCP-CN-XXXX-1-A:你终于来了。那些搞到了吗?
 
O5-12:O5-13的职位,相应的真正监督者的权力,以及你的年末处决。SCP-CN-XXXX-1-A,你在开玩笑吗?即使我相信你之前来找我时说的话,那也要给我更充足的理由向议会提交这个荒诞的提案。
 
SCP-CN-XXXX-1-A:我来自过去的十三月。  
O5-12:所以你打算把地狱的诅咒带回人间吗?  
SCP-CN-XXXX-1-A:你为什么认为这是一种诅咒?这只是妥协,一种和十三月的妥协。牺牲被称呼为O5-13的人为囚徒,以人间世为行刑官。杀死囚徒,完成看守。这难道不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吗?  
   
O5-12:停顿3秒)在此之前是谁看守它?  
SCP-CN-XXXX-1-A:基金会。 
 
O5-12:我也可以只给你“O5-13”的名头。  
 
SCP-CN-XXXX-1-A:轻盈脆弱、华而不实的羽毛,怎么能制作成坚不可摧的锁链?   
<记录结束>  

  
  
附录二:视频记录CN-XXXX-2  

视频记录CN-XXXX-2

日期:2024年12月1日

地点:Site-01 议事大厅


<记录开始>    

O5-1正独自在议事大厅办公,敲门声响起。

O5-1:停止办公)不必敲门。  
  
敲门声停,O5-12手持一份文件步入议事大厅,来到O5-1面前。

O5-12:一,好久不见。  
  
O5-1:我们三天前才见过面。

O5-12:作回忆状)相比起我们初次见面那一天,我们相识已经快20年了。  
 
O5-1:是。

O5-12:我永远也忘不了20年前的那个夜晚 ,风雨交加。我突然接到你的电话,让我马上赶到Site-01。还是这个大厅,我小心翼翼地在门口敲了几下,听到你的许可才敢进去。大厅里是遍地的血迹和12位监督者死不瞑目的尸体。你坐在上首,一脸平静地叫我过来,告诉我,今后我就是O5-12。
  
O5-12:20年来,我兢兢业业地工作,遵循你的指示,每年努力地杀死我的同事,且从未失败过。但十三月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议会要做这样的事?我无数次询问你,没有结果。我无数次浏览SCP-CN-XXXX的文档,把它背得滚瓜烂熟,没有答案。直到今天,我担任SCP-CN-XXXX项目主管的第7125天,我发现文档中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个附录CN-XXXX-1。(将文件压在O5-1面前)一,你终于打算告诉我真相了么?

O5-1:你为什么不去问十三?   
 
O5-12:我不想见到一个还有一个月,就要和我共赴鬼门关的人。 
  
O5-1:面无表情)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这样做。

O5-12:一,不要逼迫我。我是因为相信你才一个人来见你。 
  
O5-1:叹息)可现在这里不只我们两人。(停顿)十三。  
  
O5-13走进大厅。  
 
O5-12:冷笑)好啊,你们两个凑到一起了。 
  
O5-13:何苦于此!你总会明白一切。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SCP-CN-XXXX的特殊收容措施不是诅咒,而是公平的交易。但现在,公正的天平渐渐不向我们倾斜。地狱中的囚徒已经消耗殆尽,急需补充。遗产耗尽时,能补充的来源只有一个。

O5-1:十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O5议会,对基金会,对全人类的忠诚。到我们付出更多的时候了,即使这是多么的残忍。十三,告诉她吧。十二,希望你不要成为下一个O5-1。 
 
O5-13:荣耀独属于基金会。 

<记录结束>

  
  
  
附录三:第██任O5-12至监督者议会的信  
  

To: 监督者议会

     我在议事大厅的倒数第二个夜晚写下这些文字。明天,我将面对两条道路:一,彻底地死去;二,进入地狱开始我漫长缓刑中的苦役。这是此后几乎每位监督者的宿命。我们明了真相,在履行行刑官的职责之后沦落为囚徒,即使有一日返还人间,也不过是经受另一种苦难的折磨。

     不,我不是在埋怨。尽管从Site-01的窗口看去,我只能望见一片死寂的黑夜,但我知道此时地球上亮起了万家灯火。与它们相比,我桌前的一盏灯光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我毫无怨言,我愿意承担监督者的职责,为守护全人类而战斗。我的后继者们,不要放弃,唯有熬过极深的黑夜才能迎来希望的黎明。

     快到凌晨了,万籁俱寂。我不再愤怒,不再哀叹,全身心沉静下来。
  
     你们听,黑暗之中,那新年的钟声,那冲锋的号角即将响起了。

——O5-12
2024/12/30

 


然后……它们开始共用一个脚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