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kron管理的129号平行宇宙中转站

也许我要搞个CSS测试沙盒什么的

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drakron2

001提案 视界内外



75站点填坑计划!

卡利维亚维度拉伸/粘度降低发生器(K5D)的组成部件可以简单概括为:作为核心的一个KET晶体导管15,围绕核心的多根集束电缆与一个复合金属架。其余的工作机件理论上来说是非必要的
该仪器通常通过一个仪表盘控制。如果将表盘往0值往下调入负数,电机将驱动复合金属架围绕KET顺时针高速旋转并对附近空间进行“负扭曲”,使该区域的空间逐渐稳定;如果将表盘往0值往上调入正数,电机将驱动复合金属架围绕KET逆时针高速旋转并对附近的空间“正扭曲”,使该区域的空间极度不稳定。
同时,仪器还配备了高能粒子对撞装置,并含有防辐射保护,瞬时质量可达到4kg~1*109kg,以改变空间张量使装置到达本维度的更低位置,从而加大维度偏差量令K5D能到达更远的维度,甚至在休谟指数低的情况下进入一个特定的现虚。目前装置还配备了实验性负能粒子对斥装置以减少时空张量。对撞或对斥结束后这些粒子都会在电磁辐射下迅速衰竭。
通过调整不同的参数,该机械将撕裂出不同的裂缝以到达空间凹陷部分对应的正维度(实验中运用负能粒子对斥装置曾到达负维度)。这些裂缝理论上通往其他维度,原时空张量越大维度于参照维度越不同,但需除去维度异常的情况,目前的实验已证明任何有机生物通过裂缝都会被裂缝内部“通道”的震动撕碎并质量损失,但有少数金属块(铁)以闭合3-流形超维皮亚诺曲面体的形式成功通过“通道”并且映射了其他维度,并使我们通过意识博弈初步了解了部分基于本维度为参照的其它维度。


1. DrAkronDrAkron

“Akron,准备好了吗?” Jack往向模糊而遥远的彼丘,“基金会只在这布置了5名守卫,5条命哦,罚款什么的都你来付,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Akron如常低着头,用拇指顶住额顶,展开四指。

“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Jack嘟囔了一句。

Akron背着那个从部落偷来的井盖,跃上墙壁翻过。Jack叹了口气,手发着抖,按下按钮,咒骂了几句上帝。

“呲…”

一瞬间,周长4公里的铁皮围墙土崩瓦解,散出冲天的火焰与爆炸的磅礴咆哮,伴随着微弱的尖叫与警报声,掩盖了守卫们的生命,山坡开始发抖。Akron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在空中向前翻腾了数米,落在了这片烧焦的草地上。

“我…就先走了…” Jack的声音微弱了下去,关闭了蓝牙通讯。Akron用手把自己撑了起来,擦了擦自己的喙,拾起了落在地上的羊头,戴在头上。

深呼吸,他取下了背上的井盖,单膝跪在夕阳下的发黑的龙血树下,按住右内耳外的蓝牙耳机,“Jack,帮忙把这个K5D炸了。”

…没有回应…

“操。”,还是自己动手靠谱。他闭上双眼,默念咒语,候睁眼之时,K5D消失了。

井盖上的基底是光滑的,铁质的表面上刻满了凌乱而四通八达的笔画,构成了渎神而邪恶的铭文。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铝制的匕首,颤抖着双手,隔开了腕上的静脉。

血红的残阳下流淌着粘稠的鲜血,滴落在井盖的中心,而辐射状的散开一股令人作呕的绯红。行者一个个转弯,掉头,直到溢出,鲜艳的血液发散着微弱的光芒,化作符文悬浮在空中,而缓缓的嵌在这棵垂死的龙血树上。排成熟悉的咒语。

他需要知道真相,这实在是太诱人了,诱人到值得为之付以生命。“人类”,那名蟒蛇族的研究员如雷贯耳的说出的词,熟悉而陌生,一具具人类的尸体似乎填满了他的视界,又是那个恐怖的影像。而真相有是什么,什么使这种恐怖到荒唐的事发生,而没有人察觉的呢?

也就是说,这场SK——或是CK把人们的自由挂在了这棵龙血树下,可望而不可及。

他虚弱的按住自己的伤口,用声波脉冲模拟装置喃出了他的祈词:

“伟大而令人生畏的麦加索克自然神,领路者,时间的缔造者,我愿用我灵魂的自由从您这里换取命运的答案。”

…没有回应…

“众神都崇拜您的英姿,人们都自愿为您献出生命…”

“入侵者在这里,先关掉警报!”

真是不识时务的蠢猪,他沉默了,闭上了双目,双爪合十,把自己的内心传输给自然,虔诚的。

“那边的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请给我把手举起了,谢谢配合。”

“雷电赐予人们智慧。”

Akron惊恐的睁开眼,泪水涌出。

继续。

“举起手来,”沉默,“Put your hands up!”

“智慧的结晶就是人们思想的自由。”

他开始有点恶心,开始干呕。

“你他妈听到我在说什么了吗,臭鸟。”

枪管的冰冷抵住了他的太阳穴。

“有人赐予人了自由,就必须付出代价。”

“就算是神,也要付出代价。”

他呕的很厉害,呕着,直到他呕出了他自己的心脏,它依然在搏动,渗着赤色之血。

“你们被赐予了智慧,我也是,我开始拥有两种智——”

枪声响起,Akron倒在地上,抽搐着,流出黑色的血液,还念着什么没有意义的梦呓,心脏还在悸动。但是,没有人发现,他的灵魂已经挂上了这棵树。






评分: 0+x

2009年██月██日,██°N██°E,DRD发言厅室旁的洗手间


Akron照着镜子,清理身上向朋友借来的墨绿色西服上的污物:番茄、西瓜、鸡蛋等令人狼狈的东西。或许这次发言时如果他不要太激动,就不会在没有清洁工的DRD洗手间清理议员们没礼貌丢上来的水果什么的,现在这样看他和这位西服的主人已经没希望了,而且他又有一位全新的债主了。DRD议员们真是够热情的,他用手指蘸了蘸西服裤上番茄,吮了一口,这番茄说明这些议员每天吃的比他好多了,基金会3级人员的伙食就是个笑话。

Akron正了正领带,努力使自己不显得尴尬,然后放弃整理身上的东西,转身离开这难以言喻的洗手间,摆脱这种味道。

“Akr兄!中午好啊!”Doubc大摇大摆的走到Akron的身边,打算一把搂住他,当Doubc的目光落在Akron的身上是,他还是嫌弃的把手放了下来,“看来你遇到点麻烦了,Akr,刚刚发言的混乱是你搞出来的吗?”

Akron还是擦了擦自己身上的东西,露出了惊疑的神色:“你又逃了发言?”

“废话,洗手间镜子上的液晶屏上都还显示我这个月工资又没了呢!”Doubc看起来有点忧伤。

“太好了.......噢不我是说太遗憾了,你的工资......”

Doubc的眼神提醒Akron不要继续说了。

“那好吧,我只是在发言上提议为DRD设计一艘跨维度级太空航母,就是这样,然后他们就朝我丢这些东西,真没素质。” Akron耸耸肩,脱下了西服。

“你又开始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些东西了,我唯一见过的比你还狂的人就是一个D级人员,主动去跳一个C级通道。”Doubc尝试假装劝说一下,努力显得他很虚假,“我编的,没有人会想进去的。”“而且以现在的顶尖科技水平,造那个玩意儿还要几百年呢。”

“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相信你比那些议员聪明多了,我只是说设计,而不是制造,懂?”Akron转过身,拍了拍Doubc的肩,Doubc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也许你是对的.......总会有人去设计的......”

“很好,联络官,跟MTF那边说一下我们的计划,我明天还要再发下言,记得帮忙调一批K5D过来。有时不要在这说了,好吗?”Akron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洗手间,背对着Doubc敬了个礼,走开了。

Doubc低下了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

“嘿,Akr,你忘记拿你的西装了!”


2009年██月██日,██°N██°E,DRD大楼2层行动起点室


“行动授权已经过了O5那边了,而且我们毕竟是老手了,这不需要‘境界波动线’那边的活了。”Akron拿起了装备箱里的M1911,随手插进了口袋。“可是这个DTS套装可真够重的,我感觉被一个叫Akron的人装进袋子里一样”Doubc拉上了套装拉链,没办法,维度旅行就是这样不具魅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