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ron工作沙盒








迭代No.1


据监督者议会指示

以下文件为3/XXX-CN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存取。

你的访问记录将被追踪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正在评议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于[变化模组,失效]日前初发现,项目编号与项目等级现于O5议会处登记评议。期间项目将被收容于C-A1级1.5m*1.5m*1m模因干预收容室。暂无特殊收容措施。其他信息可参见XXX-CN忽怠协议。

描述:SCP-CN-XXX-A形为半径约3cm,厚度约为0.9cm的黄铜古币,表面凹型币面嵌为一条北欧神话体系中的龙盘卧姿态,其艺术形态上方有经络状树根浮雕。背面标有阿拉伯数字“1”的变体加粗艺术形态。在所有初步评议实验中,其含有自主性模因影响,使其得到被影响者的强烈占用欲。这种模因影响是微弱的,在测试者离开对象数小时后,这种欲望将转化为测试者对于对象的兴趣,并开始支持对项目的“应用”,即使这个概念也是模糊的。

SCP-CN-XXX是一组(6)坚硬的有机物,蛋状,表层有鳞状碳酸钙结构,每片约4cm2,光学反应几乎全吸收即对象为黑色。对象大小不等而平均接近80cm高。对象的DNA测试反映其近亲为恐龙或鳄鱼,故现推测其为有翼大型爬行动物的一组卵,这种生物可能近似于各国神话体系中(含翼)龙的形象,同时,B超测试也反映了这一点,对象胚胎图片现位于ANALYSE数据库中,限制访问。SCP-CN-XXX最初发现在SCP-CN-XXX-A的收容室角落中,属于异常出现,故不能排除对象为自主模因的衍生物的可能。


活动状态更新记录:

活动状态更新·1990/2/版本1:在对于受项目影响的个体的访问中,SCP-CN-XXX-A被赋予“贪婪”的刻板印象,其欲望实则为对金钱的抽象概念的转嫁,尽管该个体原先没有这种意向,这种特殊模因影响是单纯由SCP-CN-XXX-A造成的。同时,少数个体(MFD-SCP-CN-XXX-A)则出现逆模因沉溺现象,表示SCP-CN-XXX-A在被收容的数日内,出现了指数型自主复制的现象,即使完全没有实体依据,对象个体坚持这一点。群体MFD-SCP-CN-XXX-A内开始使用SCP-CN-XXX-A增殖体进行交易。随着部分配合基金会工作的MFD-SCP-CN-XXX-A个体报告SCP-CN-XXX-A增殖体增殖数量达到数万之多,SCP-CN-XXX被分级为Eucild,潜在Nk防治。

SCP-CN-XXX距离预计的破壳时间仍有3个月时间。

在初步的模因检索的实验中,确定其模因效应为多媒介传播,并主要由视觉影响,在ANALYSE安保部对此模因异常的分类中,其被归属为Ⅱ级SERICUE-LOPHER沉溺模因异常1

活动状态更新·1990/3/版本2:随着时间推移,超过70%的受项目影响的个体开始出现逆模因沉溺现象,配合基金会工作的MFD-SCP-CN-XXX-A数量也出现剧减,在MFD-SCP-CN-XXX-A-231(D-14533)对SCP-CN-XXX-A的实时数量统计中,其增长趋势图表呈正态分布而不是先前预计的指数爆炸形式,在SCP-CN-XXX-A增殖数量到达京数量级时,其增长趋势减缓。在MFD-SCP-CN-XXX-A的逆模因社会网中,SCP-CN-XXX-A增殖体已经代替对象原有的货币偏好作为其中主流硬通货币。SCP-CN-XXX-A也随着影响者范围变广而表现出愈强的致幻性,使受影响者的自然认知能力受到扭曲置换,虽不明确其原理与特性,受影响者的行为出现了对无物理形态的意识体的对话行为,以及值得一提的是,受影响者普遍出现了智力下降的情况。ANALYSE安保部作为模因媒已介入制取SCP-CN-XXX-A的模因疫苗中,SCP-CN-XXX-A的模因效应在测试设施内已几乎无法控制,相关实验已均停止,SCP-CN-XXX被分级为Eucild/Keter。

SCP-CN-XXX距离预计的破壳时间仍有2个月时间,幼崽于卵中开始了明显痉动活动,目前SCP-CN-XXX被置于充氦营养池中,预计可减缓其破壳速率。

MTF-CN-Ohm-1-A “瘟疫隔离”正在探查其模因传播机制并使其与平民隔绝。

活动状态更新·1990/5/版本3:MFD-SCP-CN-XXX-A中出现反抗基金会工作的暴力行为,少数MFD-SCP-CN-XXX-A在尝试抢夺SCP-CN-XXX时被击毙。在对MFD-SCP-CN-XXX-A所在的交互式逆模因层面的调查中,“叙事勘察者”Seder-76反映了此层面的异常叙事风格,并在自主模因的作用下,该层面中出现了异常的具有自主意识的叙事人物,而它们无法与主叙事发生直接联通,意味着若限制其异常模因传播,对象是无害的。此层面被标记为R-W-12古·神层面,该叙事中出现了欧洲历史中世纪人物与神话角色,由于MFD-SCP-CN-XXX-A的大部分意识仍保持在主叙事中,故MFD-SCP-CN-XXX-A对这些变化并无特别反应或不适。SCP-CN-XXX-A作为层面中的唯一流通货币,并使其保有优良叙述特性。在额外的调查中,该逆模因层面叙事中所有自主模因意识体均无条件服从一个集合意识体,其包括6个愚昧蛇型类人个体,平均体长约3iNm2,智力估计为120Qi,表现为其宗教智商3,蛇型个体均有目的性的在叙事中活动并教唆MFD-SCP-CN-XXX-A进行服从并破坏当前叙事,这些行为往往具有规律性。

测试设施中额外出现了4个SCP-CN-XXX卵个体,一个SCP-CN-XXX幼崽(SCP-CN-XXX-3)在破壳中渗入营养液窒息死亡,剩余9个个体卵转移至了爬行动物孵化器,SCP-CN-XXX-3的尸检报告已上传至ANALYSE数据库,对象呈黑色,体表由鳞与甲状物覆盖,翼展0.89m,含尾体长1.3m,龟型颚,有齿,带剧烈的刺激性臭味。所有正常人类个体对其产生了强烈的反感与排斥心理,反之,MFD-SCP-CN-XXX-A个体与层面中个体对其均带有期待心态。部分MFD-SCP-CN-XXX-A在目视其尸体时模因症状出现了缓解并回归正常无特别模因影响。ANALYSE安保部依此制造了针对项目其模因效应第一支UMFD药剂,于测试设施中的临床测试(测试编号-2F3H390)反映其无效4。在未来几天内SCP-CN-XXX预计将陆续破壳。破壳期间SCP-CN-XXX收容间将受到5级Alpha安保看护。

关于SCP-CN-XXX的尸检报告


ANALYSE安保部督察官████

我们于4日前获得了一具SCP-CN-XXX幼崽(SCP-CN-XXX-3)尸体样本,以及其未完全破裂的卵体蛋白质样本,我们初步确定其因管理不得当使其未在其进入预热破壳状态前转移出含氦营养液而导致的肺部入水导致的肺泡水肿而窒息身亡,其余生理现象无特别异常。以下为观察与解剖反映结果。

头部 对象头部前端有向外生长的凹月牙型角质突起;下颚呈龟型,3对臼齿,3对切齿;眼角上附着保护性软皮 在对其端脑进行解剖时,发现其惊人简单的丘状结构(在计算器中呈现的拓扑结构几乎没有端脑结构的褶皱),值得注意的是,其(作为幼体)头部神经组织质量不及头部总质量的8%,这意味着对象仅具有简单动物的智力并没有在实际自然界进行独立进化
颈部 颈部上端布有简单甲壳状角状组织,颈部长度异常的在身体结构中占比过高。 大量布有毛细血管网与神经网,无其余特征。
淋巴系统 在颚下颈部两侧可以在未长全鳞片的半透明皮肤后看到半径2.3cm的异常大的颚扁桃体。 解剖反映了其异常发达的淋巴网,不同一般动物的是,对象于右肺叶下端有一个类心脏的器官在持续性(约三秒一次)跳动以泵动淋巴液,对象体内共有18个大小不一的淋巴结。注意在其淋巴液中有部分甲基安非他明水溶液。
呼吸系统 对象似乎不需要呼吸。 对象左肺叶几乎完全萎缩,故其支气管生成瓣膜关闭了气体流通通道,右肺叶由于进水无法工作,对象左肺叶下端有一个电解器官,可通过兴奋膜的神经冲动引起电流或通过淋巴结中类干电池组织控制电流以电解器官中的积水提供氧气,废气(氢气)通过呼吸排除。由于其口腔类含有大量细菌,有时对象可能会呼出淡蓝色的火焰。
消化系统 对象是杂食动物,注意对象的食道破损现象。 没有特别异常,其胃部取出了一具鸟类的尸体,即使其根本没有观测到对象于卵中有进食。
生殖系统 N/A 对象没有生殖器官。
皮肤 黑色,带有异常刺激性臭味,注意其大量龟裂现象。 N/A
翼展0.89m,骨架附着薄皮肤,可以看到毛细血管分布。翼尖有尖锐角质结构。 N/A

活动状态更新·1990/6/版本4:测试设施中异常出现了额外的2个SCP-CN-XXX卵个体,其余9个SCP-CN-XXX个体全部成功破壳,相关禁戒暂时解除。随着评议阶段结束,所有SCP-CN-XXX个体由XXX-CN提案指示被转移至Site-CN-75进行特殊收容,原测试设施中MFD-SCP-CN-XXX-A个体全体发生谵妄,尝试破坏设施,并拒绝进食,部分发生剧烈反抗,后被安保人员镇压。在禁戒程序启动后,3日后所有MFD-SCP-CN-XXX-A因拒绝进食死亡,ANALYSE安保部按逆模因消除标准对其进行信息焚化。关于Bio对象,SCP-CN-XXX-2于1990/5/██·██:██破壳,体长1.4m,翼展0.95m,在为期7日的观察收容中,记录员发现其日间好嗜睡,夜间行动,杂食,喜好啃噬树根,在尝试性地进行喂食14kg树根后,其体积身长增长至原先的2倍(3m)。在无法确定其体积极限时5,限制对象的进食至每日1kg,进水程序按ANALYSE安保部指定的呼吸系统标准实施。这项措施也将针对于其他SCP-CN-XXX个体。随后9个体全部破壳,由于其特别进食需求,所有个体均产生狂躁表现并尝试破坏设施、攻击饲养人员、突破收容,经提议,所有对象的生物收容间全部使用特制韧铬合金加固。由于异常模因机制尚不明确,SCP-CN-XXX-A独体被原地收容在测试设施中的高级模因预防收容区的M-1-D911收容间中,并安装心灵遮蔽合金以防特别的异常泄露。

SCP-CN-XXX-A在被考虑作为独立的SCP项目,评议程序继续进行。

活动状态更新·1990/6/版本5·紧急修订状态:未知状态下,SCP-CN-XXX-A的模因于[变化模组,失效]日前异常泄露,设施中共220余人被转变为MFD-SCP-CN-XXX-A个体,根据协议LPS-CN-75的规定,所有设施人员宣告死亡,设施中的现虚生成装置被MFD-SCP-CN-XXX-A群体非法调用,使部分R-W-12古·神层面中自主意识个体转移至当前现实,这些信息均由ANALYSE安保部调查员████·████前往侦查提供。目前████·████正在接受忠诚度测试,在测试中无特异反应。

战略防御矩阵已于区域内所有站点中部署,常性异常模因反制疫苗-290正在全站点接种。



[检测到大量重复违规活动状态更新记录,编辑者ANALYSE安保部主管████,是否显示全部]

--Only spell one--



活动状态更新·1990/8/版本149:为什么Site-CN-75里会有MFD-SCP-CN-XXX-A集群袭击???!!!为什


迭代2


据至高无上的上古者议会指示

以下文件为2/BIO-CN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修改。

你的访问记录将被追踪


项目编号:SD-BIO

项目载体:SD-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于[变化模组,失效]日前Site-CN-75内发生SD-SEV集群的袭击,所有成年SD-BIO个体均被敌对SD-SEV集群抢夺并失踪,ANALYSE安保部剩余成员将持续对失踪SD-SEV集群与成年SD-BIO个体展开勘察。

载体描述:SD-1是上面刻着龙的黄铜之币,闪烁着无尽的光辉,它展示了雄浑的生命之树的奇幻姿态。对象具有特殊的铭文含义,当测试者用虔诚的手捧着SD-1增殖体时,他将产生对树的另一端为何物的强烈渴望,并其渴望将在数日后消除,这种效应属于正常模因影响。由于其有众多增殖体以致基金会无法完全收容全部对象,故现SD-1集合以全部代替美元流入市场以作为最佳收容措施。若你发现有基金会员工尝试非法私藏SD-1,请立即联络站点正在值班的HMCL监督者击毙违规者。在早期的测试中,SD-1被推测具有强2级模因威胁,但是在后续的测试中,表现无特别的异常模因性质。

描述:项目是一条体表黑色,成年个体体长20余m,翼展25m的有翼爬行动物,俗称龙。飞行最高时速达159km/h,夜行动物,好食树根,性格凶狠。在其收容逃逸前,ANALYSE安保部对其进行了简单的驯养工作,培养出了少许性情温顺的SD-BIO个体,目前ANALYSE安保部已发现失踪SD-SEV集群的所在区域。ANALYSE安保部将根除所有于原测试设施中出现的所有外来者,即使我们无法立刻做到,我想应该不会等太久

编辑者: (account deleted)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 Ofnir Dices,指导员,RAISA


1991/2/██·██:██


迭代NO.3


2038.4.12

我不知道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恍惚地发现,一切都变得畸形了。

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写日记,日子早已变得没有意义,日记甚至还能成为我被通敌者告发的证据,但是,我还是要写下去,我必须记录下发生的事情,我

我只是跟着AN社团出去找食物,仅仅是为了活下去,我实在是太饿了只是想到跟着些不安分的人才能活下去,不不不,不不,从来不是,,我曾亲眼看见我家的隔壁的一家人我看到他们父母把他们的儿女——饥饿使我无法对一切做出判断,人是脆弱的机器,终究还是会败给欲望,我又那时当时我们走在如死一般的夜色中,尽管那只是个平凡的日间,我和我们小组受派去废弃的养龙场找点遗留的饲料吃,我一路上一直在发抖,虽然我是惯犯了,但是实在是太冷了,队长Blocker带着我们走到设施里去,我们翻过了被推弯的合金墙,上面画着基金会佬的图标,走入后勤区,当我在看到我的手时,它已经没有知觉了,我拖着我的腿紧跟着队伍,一边哈着气尝试不让我的手指掉到地上。设施的电力供应上周被切断了,本来昏暗的灯光闪的就够他妈烦了,现在设施里的后勤区的最后的暖气也没了。我蹒跚着向前,走廊两旁又出现了不少前来而被冻死的拾荒者,奇怪的是他们身上一点我们习以为常的腐味都没有操,我继续向前,走入了一片黑暗,Deck把捡来的打火机掏了出来,点亮了一小片黑暗,我们左拐走入办公区,还能依稀看见墙上凌乱地写着那些恶心的标语。

我们走了大概40分钟才走到通往饲料库的通风道,我们一个接一个地爬了过去,到了尽头,Blocker照旧跳了下去把安保机器人按在了地上,没有悬念,机器人没电了,糟糕的是,饲料库有不是社团的人来过了,本来足够的番茄汤被全部拿走了,房间角落还有少量焚烧痕迹,我当时受不了了,我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现实残我那3天就仅仅捡来了三四个豆大的种子嚼了嚼,我甚至还大吐了一场,我一头扎在冰冷的地板上,失去了知觉,最后在Kretic和Grey的搀扶下失望的离开了设施。更糟糕的是,正在爬出门径时,我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长在墙上孢子,Kretic看到我的惊异的神色便发现了异常,立即把我放了下来拿出刀片把我的指头一个个切了下来,我却一点痛觉都没有


咕咕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