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MartinLi

请各位指正!
别名:天使床
SCP- xxx
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xxx应当被锁在位于属于中国分部的 site-6/-CN 的标准中型收容室里并保持普通灯光照明。装有监视和实验摄像头,不需要额外安保措施,但禁止除测试之外的其它用途。

描述:SCP- xxx是一张203x152 cm的双人西式睡床,床板/ 床架制造商或工匠未知。床垫是同等规格席梦思床垫(1500*2000mm)-对SCP-xxx取样的检测结果均表明与普通材质:木头,弹簧,铁钉等没有区别)。 SCP-的特异性只有当不超过一名人类在当地时间的晚上10:00以后躺在scp-上(且必须位于室内)注意如果替换SCP-xxx的部件,比如用其他床垫,特异性将不会发生。
当满足上述条件时,SCP-的特异性就会触发,测试者将会于半小时内进入睡眠状态,之后一个类人型,散发着微弱白光的实体将会出现在床上(通常出现于测试者的两侧之一)标记为SCP-xxx-1,身高/长度约为1.65m。无具体特征及外貌细节,SCP-xxx-1 能被肉眼观测到,远距离温度测试没有结果。
注意当测试者的身体占据了床的大部分面积时,观测到SCP-1能被测试者肢体穿过,其它测试也表明SCP-xxx-1没有物理实体。大部分情况下SCP-xxx-1也会用仰躺或者侧卧的姿势,在整个特异性持续期间不会变化。
(少数情况见实验档案)
SCP-的特异性将会在7-9个小时后消失,之后测试者将会自然清醒,表示自己睡了特别舒服的一觉,并说自己精神十足。处于scp-影响下的人也能被外力/声音唤醒,但是均需要比正常情况下更大的声音/外力。当被唤醒之后,SCP-xxx-1将会消失
此外所有测试者均表示自己没有做梦(也有可能是对梦境没有记忆),有测试者说自己仿佛感受到了与父母或者配偶一起睡觉时的安全感。

+部分实验记录节选

实验记录3

时间 20xx年 ,xx月,xx日

测试者:D-1527

测试对象:SCP-xxx

实验过程:D-1527 被命令于当地时间10:30躺在床上,并空出床的右侧。测试者于28分钟后进入睡眠状态,scp-xxx-1出现,侧卧于D-1527旁边,注意到SCP-xxx-1的一肢类似于胳膊和手的部分搭在了D-1527 的肩膀上(也有可能是悬浮在),侧方摄像头无法分辨具体有没有接触。 D-1527 于8个小时20分钟后醒来,突然流出了泪水,抱住了来拖走他的安保人员并一直忏悔着自己的罪行

备忘:1.当月月底,D-1527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将会被处决,他异常平静的进入了毒气室。
2.D-1527 在成为D级人员前,强奸,并杀害了一名女童。

实验记录6

时间 20xx年,xx月,xx日

测试者:研究员 Dr.Ma lin

测试对象:SCP-

实验过程:Dr. Ma 于当地时间12:50 分正面仰躺在 SCP- 上,身体处于正中位置,Dr.Ma于15分钟后进入睡眠状态,SCP-xxx-1 出现,注意到此时SCP-1的与Dr.ma的身体有部分重叠,上方摄像头观测到重叠类似于把物体放入投影的效果一样。
Dr.Ma于7个小时后醒来,说自己感到活力十足,并积极投入到了当天工作里

备忘:1.声音记录到Dr.Ma在睡眠时轻轻嘟囔了一声:“妈”
2.Dr.ma的工作时间需要开始于早上8点左右,7个小时的反应时间是生物钟还是和SCP的某种交互作用?-Dr.Li

精选实验档案,实验记录11:

时间:20xx年,xx月,xx日

测试者:D-1883 一名天主教徒,并在成为D级人员后一直失眠

测试对象:SCP-xxx

实验过程:当地时间11:00,D-1883被命令躺在 SCP-xxx上,测试室里被放置了一个发出80分贝杂音的装置。室内温度调节为38摄氏度(目的是创造一个不适宜的睡眠环境)。13分钟后D-1883 睡着,scp-xxx-1出现,并悬浮于SCP-之上(类似直立状态),这时SCP-xxx-1背部出现了两个类似扇形的片状延伸,室内音量被降低至12分贝。另外一名D级人员进入房间,被要求物理接触SCP-1,接触无效,但是唤醒D-1883的努力成功了,SCP-1 消失。

备忘:1.下次换个邪教组织成员试试?或者党员?——Dr.Wang

SCP-xxx被回收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 xx区的一间住宅楼的小型公寓里,所属小区是于19xx年建成,原用于当地一家国企(xxx)的员工使用。原住户及产权所有者是一名叫李xx的女性,独居,轻微智力低下,于20xx年,xx月,xx日因交通意外死亡。死亡时为38岁。此处房子原本属于她的妈妈,这间国企员工(需要注意的是,她的妈妈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于李xx死亡8年前去世。
当此人一名同性远方亲戚(也是继承人)来处理后事的时候发现了scp-的特异性(过程见记录档案1),他把这事发到网上后引起了基金金会注意,SCP-被迅速收容。对此人的询问没有有效结果。此人表示与原住户主已经有10年没有见面了。并对scp-的来源一无所知,B级记忆清洗后释放。
记录档案 1: 李性远方亲戚是与自己妻子一起来上海的,当天晚上休息于scp-所在的公寓里。当晚他的妻子提前在SCP-上休息了,李性男子处理完事情后进入卧室时发现了scp-1,他发出了尖叫并冲上去试图“救助”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醒来,scp-1消失。

+附录1

一张羊皮纸纸质的文书被发现在公寓卧室抽屉里,上面一段烫金正体中文:
亲爱的,我看着你出生,长大。
你母亲蒙恩去了主的国度,你们将会在那里相会,抱歉我不能继续照顾你了。我祝福它,你以后每天将会得到安眠,即使爱你的人都不在了。
注意不要赖床

+附录2

不,请注意scp-不是用来治疗失眠的,禁止未批准的对SCP-的使用。
站点主管 Dr.Li

+需要四级权限

附录3

怎么觉得这个人型实体和“门”前那位有那么点像?-Dr wang,二级研究员,原来供职于中国 分部中央部门(Dr.wang随手记录于一次对scp-的草稿实验笔记中,意外被一名高级巡视组成员注意并且上报,Dr.wang随后被进行A级记忆清洗并开除)

O5-x :这家伙他妈怎么知道那玩意的?中国分部那帮人有没有点保密意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