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ry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2534

项目等级:Keter

风险等级:安全

特殊收容措施:潜伏在各地的基金会特遣队Θ-护梦者成员发现疑似SCP-CN-2534-A个体当诱导其相信自己得了精神疾病并前往当地医院接受治疗。必要时可诱导其自杀。终止一切与SCP-CN-2534相关的研究。

描述:SCP-CN-2534为一发病机制未知的心理疾病,人群中的发病率为0.█%。患SCP-CN-2534的个体记为SCP-CN-2534-A,发病症状呈多样性,已记录到的不同症状有冷漠、极度悲伤、紧张、平静等,自杀率高,大部分SCP-CN-2534-A个体都出现如下行为异常:无论个体是否戴眼镜,都经常性地做出扶眼镜的动作;对于戴眼镜的个体,他们也没有真在扶自己的眼镜,而是在虚空中做出扶的动作。与一些SCP-CN-2534-A个体的进一步交谈发现,他们认为自己戴着某种类似眼镜的装置,通过这种装置能让他们看到的世界“更正常”。但现有观测手段并不能观测到SCP-CN-2534-A个体所说的“类似眼镜的装置”。
对SCP-CN-2534-A的神经系统进行观测,发现其神经系统的变化仅是由于其发病后情绪变化引起的,这使得SCP-CN-2534的病因扑朔迷离。现有精神疾病治疗手段(包括药物治疗、行为疗法、电疗法等)能缓解SCP-CN-2534-A个体的情绪异常,却无法缓解其认为“自己戴着某种类似眼镜装置”的错觉。

附录:对一些SCP-2534-A个体的采访记录

采访记录 SCP-2534-A-1

采访者:Dr. M
受访者:SCP-CN-2534-A-1,不戴眼镜,曾是一名大学生
Dr. M:你好。
SCP-CN-2534-A-1:您好。
Dr. M: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的那副……“眼镜”的?
SCP-CN-2534-A-1:(扶眼镜)那是一个课间。当时是微积分课,早上的课,课间我困得不行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第二节课上课10分钟了,我突然觉得……自己鼻子上好像架着什么东西。
Dr. M:然后呢?
SCP-CN-2534-A-1:我就用手摸了摸,感觉形状像一副眼镜。我问旁边的人我有没有戴着眼镜,他们都说没有,然后我尝试着把那副“眼镜”摘下来。
Dr. M:摘的过程顺利吗?
SCP-CN-2534-A-1:非常顺利。只是……
Dr. M:只是什么?
SCP-CN-2534-A-1:(扶眼镜)摘掉眼镜后,看到的东西很奇怪。
Dr. M:能具体描述一下吗?
SCP-CN-2534-A-1:说不好。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化,老师、黑板、同学,但看起来就……很奇怪。荒凉。
Dr. M:荒凉?
SCP-CN-2534-A-1:是的,我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感觉很荒凉。好像整个世界的颜色都没有了温度。我去医院看了,他们说我得了……精神病。
Dr. M:那之后你有没有配合接受治疗?
SCP-CN-2534-A-1:(神经质地笑了笑,扶眼镜)我遵循医生的指示,前前后后吃了十几种药,虽然吃药能让我心情好些,但是……唉,博士,我不知道您会不会信任我,但是那个“眼镜”不是什么幻觉,那个“眼镜”就在我鼻子上,扔了它我看到的世界会让我发疯。虽然戴着“眼镜”能让我看到的一切正常起来,但是……我一直感觉摘了“眼镜”看到的才是真实世界,就好像……没错,“眼镜”下的世界的确五颜六色、美丽漂亮,但那毕竟只是修饰,真实的世界是荒凉的……博士,相信我,求你了。
Dr. M:好的。谢谢你的配合。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SCP-CN-2534-A-15

采访者:Dr. M
受访者:SCP-CN-2534-A-15,曾是一名无业游民。
Dr. M:你好。
SCP-CN-2534-A-15:(沉默)
Dr. M:你好。
SCP-CN-2534-A-15:(沉默)
Dr. M: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SCP-CN-2534-A-15:眼镜……
Dr. M:什么?
SCP-CN-2534-A-15:我的眼镜丢了……
SCP-CN-2534-A-15陷入完全沉默。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SCP-CN-2534-A-308

采访者:Dr. M
受访者:SCP-CN-2534-A-308,是某国退休政要
Dr. M:您是说……您自愿把您的“眼镜”捐献给我们研究吗?
SCP-CN-2534-A-308:是的。
Dr. M:可是……为什么呢?
SCP-CN-2534-A-308:我已经不需要它了。这么多年,我已经看淡了,没什么。我对尘世的责任已尽。
记录结束
备注:SCP-CN-2534-A-308将他的“眼镜”放到了一个基金会提供的密封透明箱内。该次采访结束的第二天,SCP-CN-2534-A-308自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