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尖碑的沙盒

在公元前4000年,埃及人创造出了象形文字,而后又打造了出了精美的方尖碑,那时中国还没有文字,到了殷商时代,中国才有了甲骨文。文明,有文才有明,人类有原创文字的古文明,按时间排序,依次是西亚的两河文明,北非的古埃及,东亚的中华文明和中南美的玛雅文明。欧洲到了爱琴海文明,才开始有文字。

尽管欧洲文明远远落后于埃及文明,尽管欧洲人做不出精美的方尖碑,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用武力掠夺,侵占埃及,然后将方尖碑占为己有,搬回自己的国家。全世界现存古埃及方尖碑29座,本土现存9座,意大利有18座。

在意大利游览时,我见到了许多座方尖碑,我很是纳闷,为什么罗马皇帝偏爱方尖碑呢?不论从哪个角度,都不应该。

首先,方尖碑上的文字是古埃及象形文字,罗马人不认识。如今,地球上已经没有人能够认识埃及象形文字。前些年发现了罗塞塔石碑,三种文字对照,有认识古希腊文的,可以对照解读古埃及象形文字。话是这么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解读工作还停留在连蒙带猜的阶段,而且只猜出了几个字而已。想当年,罗马皇帝对方尖碑上的字一个不认识,他凭什么要喜欢它?要是方尖碑上的文字是对他不利的咒语,他岂不是惹祸上身了吗?一个人喜欢一件东西,前提是他了解这件东西,了解才会喜欢,喜欢才会欣赏,才会产生感情。

二者,方尖碑最主要的功能是祭祀,埃及人崇尚太阳神,方尖碑就是祭奠太阳神的。罗马人的宗教观与古希腊人一脉相承,信仰多神教,也就是生活在奥林匹斯山的众神们,太阳神阿波罗也在其中。罗马人信仰的太阳神,与古埃及人信仰的太阳神,不是一回事。古埃及人信仰的太阳神就是太阳,古罗马人信仰的太阳神是一个健美英俊的青年。何况古埃及人祭奠太阳神的时候,希腊神话还没问世呢。人家的祭奠之物与自己并无半点关系,何苦搬回来供着呢?

最重要的一点,搬运不易。方尖碑又高又重,而且是一个整体,不能拆卸分装。在公元前后,没有吊装设备,搬运方尖碑的难度可想而知。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有一座紫色大理石的方尖碑,4世纪时从埃及运到当时的君士坦丁堡,为了方便运输,将方尖碑截去了一段,原高32米,我见到的只有20米。真是暴殄天物,方尖碑的修长比为9:1或10:1,截去一段后,修长比就改变了。

当年从埃及搬运方尖碑到罗马的情况,我们已经无从得知。现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上的那座方尖碑,原本不在那里,安放在竞技场。16世纪教皇命人将它搬到圣彼得广场,动用了900名工人,150匹马,47台起重装置,花费了5个月。这座方尖碑高25米,重320吨。从罗马市区的一处搬运到另外一处,就如此费时费工。

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的这个方尖碑,是1819年埃及总督赠送给英国的,感谢英国打败了拿破仑。英国人真心喜欢,但是拿不回来。于是开始筹划,如何把这个又大又重的礼物运回国。这一筹划就是50多年。1877年付诸实施,科学家设计了一个巨型密封圆筒,长27米,直径4.6米,将方尖碑装在里面,由拖轮牵引,由水路运抵英国,路上耗时数月,还搭上了几条人命。

八国联军也曾从中国盗抢文物,不过那都是小件,什么字画、瓷瓶、佛像之类的,随身就可以夹带。像方尖碑这种300吨重的大物件,要动用成百上千参与才可以,只有罗马皇帝才有这个能耐。

最能代表古埃及文化精华的是两样,金字塔和方尖碑,金字塔搬不走;方尖碑不好搬,但是总能搬。罗马皇帝就是要拿走你最好的,你最心爱的。我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你喜欢,我就要拿走。这大概是罗马皇帝搬走方尖碑的唯一理由。

其实也不光是罗马皇帝喜欢方尖碑,美国人为了纪念华盛顿,建了一个华盛顿纪念碑,仿方尖碑的样式,大理石材质,169米高。从4000年前的古埃及方尖碑,到今天美国的新生代方尖碑,多少人间的喜剧、悲剧、闹剧、正剧在方尖碑前演出,演员换了又换,走马灯一般,真正的观众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方尖碑。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分级:Safe
方尖碑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