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stStore的记事本

达斯特斯道尔的工作台面总是很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他最近在为HSEE-SH考试做准备,基本都不过来工作了。那么,趁现在他去抢饭了,来看看他桌上都有什么吧。


上海的雪

SH-2018SNOW.jpg

上海,下雪了

上海的雪,像是按小时计费的一般,下得吝啬。

它像所有城市的生活一样,到点了,发条“咔哒”一响,满城就纷纷扬扬下起了雪。

然而它和北方的雪又有所不同。因为潮湿,它总是在空中糊成一团一团,再掉下来。上海人说,“弗(不)爽气”。

上海的雪,落地就化。孩子们只能收集车上树上草地上的那一层薄薄的雪来玩。痛快地打雪仗是几乎不可能的。

上海的雪就算自我毁灭也不会让污浊的地面留存住自己。
只有纯净的生物质与机械之躯才被允许享受祂的恩泽。


DnD?

晚上十点,上海港,某酒吧角落

斯道尔坐在餐桌前,借着提灯的火光翻看着一大叠羊皮纸。桌上除了一罐苏打水和三只玻璃杯,还躺着一摊开了封的信件,从信封上的火漆印上还可以辨认出乌尔波诺兹与卡斯特蒙两大家族的徽记。

木桌对面的两个身影穿着风衣,一黑一白,表情严肃。风衣的兜帽依然遮盖不了他们保养很好的鳞片上映出的烛光。

隔壁桌的矮人又叫了一份干锅,有几个已经喝得酩酊大醉。酒吧这个区域的人不多,除了他们就是几个因疲倦而昏昏欲睡的服务生了。

斯道尔弹了弹手里的羊皮纸,长叹一口气:“这……就不能用一些和平点的方式解决吗?公会干嘛去了?”白风衣也叹一口气,用爪子点了点桌上另一堆纸:“反正所有只用文案通告的办法都试过了,没用。”

“你说,北方那帮哥布林怎么就被拉伐佩尔他们用如此低劣的骗术骗走整座矿山的啊?”斯道尔抹抹脸。他不是专业搞文案合同这种工作的。他只是一个走私犯。就凭着他走私经历中积累下来的那点政策知识,他也看得出来拉伐佩尔的承包合同漏洞百出。“原材料价格决定市场优势。他占尽了便宜叫我们怎么办?”黑风衣也说话了,“你看啊,斯道尔……”

“最后一个问题,”斯道尔打开地图,“这次行动是以家族的名义还是以公会的名义?”
“那当然是以公——”两个风衣异口同声。
当然是以家族的名义。斯道尔在心里接上。摆明了又是三个家族之间的恩怨情仇,每次都找他来当恶人。
他明白自己不该再多问了。让龙族来求一个人类(即使作为老朋友)帮忙已经很委屈他们了,更何况还是东部最大的两个家族的代表亲自来请他出山。

“我不该参和进你们家族之间的斗争的。”斯道尔把桌上的信件收好。“看在二位的份上我就帮了这个忙。”


一叠塑料皮里的打印纸


一堆羊皮纸,A4纸,B5纸


一本黑色资料册和粘在封面上的从某本本子上撕下来的一页纸


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未关掉的txt文档


一张压在苏打水罐子下的A4纸


一只黑漆哑光钢制废纸篓


一本封面有严重烧蚀痕迹的基金会外勤特工制式笔记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