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歌·君子

寒冷的东风卷走了城市的最后一点温暖,黑暗的小巷昭示着逼仄的人生。
我又看了一次手里的刀,他锋利,光洁,倒影出我那不可名状的面容。他的花纹怪异,放荡,如疯狂世界里的血肉堆积成的触手,却又充满着超乎人类想象的秩序之美。
你想说我用错词了,对吧,你难道没有听见刀在歌唱吗?
那是来自群星的旋律,那是超越万古的歌声

我舍身救火,却被烈火吞噬
我雪中送炭,却在寒冬消逝
我守护常态,却被伦理讽刺

我找到了那一幢熟悉的建筑,黯淡的光芒却让我倍感亲切。近了近了,他就在附近了。我的心脏与宇宙的旋律一起跳动,澎湃的血流几乎要破体而出,我的双眼一定闪动着食尸鬼一般的嗜血光芒。
刀的歌声更加清晰,我可以听见他,哦不是,那令人疯狂的声音绝不可能由一个人发出,我听到了,那是无数人在合唱,现在的领唱声音沙哑而古朴,仿佛超越时间……

我报国杀敌,却被奸臣判决
我直言进谏,却被发配天边

我慢慢爬上了楼梯,一层,一层,终于,我看到了那白色的身影,一步,一步,我缓慢接近,我听到歌声达到了高潮,那些声音仿佛在无限的痛苦中达到了极乐……他们开始重复一句诗

君子血,庶民泪,撒天下,大道毁
君子血,庶民泪,撒天下,大道毁
君子血,庶民泪,撒天下,大道毁

我冲了上去,刀进入了他的后颈,那鲜红的血,那已无数被献祭的君子之血,喷涌而出
他倒下了
一个崭新的声音加入合唱,他悲伤,无奈,愤怒:

我行医救人,却被……

东风又一次席卷而来,窗户沙沙作响,周围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古怪声音,我冷笑着看着他被送入那间小屋子,时间与空间在此刻扭曲,我与每一个在世界角落里冷笑的硕鼠融为一体,超越万古,不分彼此,俯视着这
高歌君子却又刀割君子的病态
合唱逐渐低沉下去,最后变成了悲哀的吟诵

欲得仁政,却杀仁人,华夏吾乡,何故至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