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Dinosaurio

“当他醒来时,恐龙依旧在那里。”
奥古斯托·蒙特罗索

—这他妈是…?

不,这不是真的。半梦半醒之间,他从床上挺起身子,使劲揉了揉眼睛。

没错,恐龙依旧在那里。

它就在床脚那里,熟睡着,至少看上去是如此。像极了一只懒散的猫,在主人怀中寻求庇护与温暖。

真是愚蠢,难道Elmer之前没把它送回去吗?他感到一阵烦躁,便用还缩在毯子下的双脚踢了上去。

恐龙讨厌这样,它向他低吼着,亮出了牙齿。它也不再睡着了,转而啃咬着一根特别长特别大的骨头。

它也变大了,这本不可能,它是一头美颌龙,并不比鸡大的那种。但是现在它看上去有一只大狗,更确切地说,一只大型犬那么大,以及它的重量…几乎堪比恐爪龙。

蓦地,他想起了什么:

“从事与时间相关的SCP的工作真的很困难,但同时也很有趣" —Elmer说,或者是 Von Braun博士说,他更喜欢这个称呼— "有人命令我把这家伙按时送还…但我并不打算照做,我要多留它几天,或许是一周。”

“他轻轻的踢了踢那玻璃盒子,美颌龙就在里面,像一只瞎眼的秃毛母鸡,不断跳跃着,一次次撞在箱壁上。”

“你打算违反命令?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你可知道这里面会有怎样的风险… 以及你留着那玩意有啥用?你想拿它做什么危险又恶劣的实验还是怎样?”

“冷静,不是那么回事" —Elmer坚持道,或者说,Von Braun坚持道— "我只是要再研究一下它,而且我已经向上面递交了申请,一式三份,该盖的章一应俱全…实际上他是另有所图。

“从特定层面上来说,更确切地说,从特定的生物的构成的层面上来说,时间旅行的副作用会造成某种…好吧,难以预测的结果。实际上,从细胞的,基因的,分子的,甚至包括亚原子的层面上的结果都会变得…很有趣。”

Elmer的话就是他当前感受的最佳写照: 时间旅行的副作用会造成某种…好吧,难以预测的结果…实际上,从细胞的,分子的,基因的层面上的结果都会… 棒极了,你的想法始终是正确的,尽管想必连你也对此始料不及:在24小时之内,一只只有鸡大小的动物会膨胀到几乎有杜宾犬那么大。

违抗你的上司并非明智之举。

踢它或许并非什么好主意。

恐龙转过头看向他,挤满利牙的口中横叼着一根骨头。就在那时他意识到那根骨头特别像是一根人类的股骨…实际上那确实就是一根人类的股骨。

—嗯… Elmer?… Von Braun博士?

但是Von Braun并不在(或许他是在的,但是并不完整)。恐龙立了起来…比一只杜宾更大,也更重,他注意到这点时,恐龙向前踏了一步,迈出了它的一条腿。

—Von Braun!

恐龙吐出了那根骨头(更确切地说是任由骨头坠落) 并又踏出了一步。

—呜…

—Elmer!

呜吼!

不!


半个小时后,只有恐龙依旧在那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