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ment

"Wuz翻譯"

项目编号:SCP-225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与SCP-2256有关的信息均具有慢性逆模因性侵蚀效应。侵蚀的速率受信息的详尽/准确程度、以及存储媒介的物理复杂度影响。深入的学术文章、照片以及电子存储的信息会快速蜕化;大略描述、铅笔素描和纸页信息损坏速度则较慢。

因此,描述SCP-2256的电子数据条目仅可大略描述之。关于SCP-2256的外貌、理论上的进化来源、生物学特性、食性、行为、声音、生命周期、智力、生态角色和文化意义等信息都应以硬拷贝存储于Site 19的1-053号库。须密切监控以此二种方式存储之数据所受侵蚀。当前没有已知技术可停止或逆转该种侵蚀。

此种逆模因性质一直留存且应当分级为Euclid,但SCP-2256本身因已经灭绝而不需特殊收容措施。

描述:SCP-2256(秘形属超巨兽种,Cryptomorpha gigantes)是一种巨型动物,曾分布于南太平洋周围的波利尼西亚群岛地区。SCP-2256是极少数几种演化出初级感知/“逆模因”伪装能力的物种,这使其几乎不可能被其他有感知能力的存在所感知或记忆。此种进化被认为是用于躲避猎食者。

SCP-2256是曾在地球上生存过的物种中体型最为巨大的一种。其外形类似更为纤细、经过垂直拉伸的长劲鹿或鳃恐龙类,成年个体的身高可达1000米以上。其体重不超过4公吨,其大部分身体都以类似“伪装”能力所隐藏。其足部呈宽大的盘状,能直接浮于水面行动。

SCP-2256在海洋上单独或成群行动,组成有一对个体至2,000多只个体的群体。(译注:SCP-2256 navigated the ocean alone or in groups of 2 to as many as 2,000 individuals)它们不愿意靠近陆地,特别是有人居住的岛屿,一般都停留在离海岸30km以外的区域。因其高度所致,在遥远处观看地平线时可能可以目击到其身形。

获知:Maikiti岛的波利尼西亚人会使用一种名为“teùkoka”的物质供娱乐或宗教活动之用。这种物质除了具温和的致幻性外还有记忆辅助的功效,因此能抑制逆模因效应,使得那些以此种方式隐藏自身的实体可被感知并记忆。也因此, Maikiti人在数百年来是唯一可以看见SCP-2256的民族。在Maikiti人的神话中SCP-2256是众神派去镇守地平线、让水天永不相容的流浪灵魂。在神话中它们被描述为善良且友好的存在,但因智力不高而常常不能完成使命,这便导致了风暴和台风的出现。这些实体在神话中被称作“polo’ongakau”,意为“慢行者”。

在1991年,基金会内部的生化研究组发现teùkoka与基金会的W级记忆辅助剂间有着极其相似的化学成分。一位基金会人类学家被指派去研究Maikiti岛的传说,并成为第一个目击SCP-2256的外来者。一组观察特遣队被快速建立在岛上,开始对该生物的研究。(译注:An observation detail was quickly established on the island to study the creatures.)例行收容分析发现SCP-2256是完全安全的,不需特殊收容措施,也不需对保密多加关注(译注:or even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secrecy)。

历史:自发现起立即就确认SCP-2256无法被拍摄。对该物种的拍摄的图像会在几分钟内消退至透明。类似的数据蜕化性质同样影响到了视频、音频、胶片电影、数据扫描和电子扫描,等等。观察队很快交还了大部分设备,继续以铅笔和纸张进行工作。这些类型的记录在当时认为是可以永久保存的。

SCP-2256的种群数量在1992到1993年间出现少量下降,自1994年后开始猛烈减少。据观察这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所致:疾病、不育和死产率的上升。

在2002年,基金会开发出一种能穿透并无效SCP-2256逆模因伪装的反逆模因场发生器(译注:这里我给这个field generator加了个名字,因为就一个“场发生器”读起来有点奇怪),使得传统摄像成为可能。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对该物种的特写照片致使其立即死亡。推测认为直接观测SCP-2256会对它们造成伤害。这种特性被认为是用来侦测捕食者的防御手段,其用途和逆模因伪装基本是一致的。反逆模因场发生器的使用被立即终止。

随后有假说认为,基金会对SCP-2256的长期大规模观测对该物种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而这正使得该物种濒临灭绝。对该假说的真实性有过激烈对立的意见,关注于该假说该如何测试,和如果该假说若证实为真则又该如何处理(译注:over how thoroughly it should be tested, and over what should be done if it proved to be true.)。部分极端观点被考虑过,包括完全消灭SCP-2256以保护数据,以及彻底删除数据来保护SCP-2256。最终没有确切定论。

2003年起对SCP-2256的观测规模显著缩小,基金会将重点从收集新数据转向了分析现有数据。然而,SCP-2256的数量仍然持续缩减。最后一个个体在2006年10月30日死于托克劳群岛附近。

在2010年,逆模因伪装能力,又称为“侵蚀”或“损坏”,被发现在SCP-2256的纸张记录中扩散。自2015年起,这些文件中超过60%的部分无法阅读,即便使用了强效记忆辅助剂也是如此。这种效应甚至开始影响SCP条目本身,尽管系统中存在多层防护和副本。

由于SCP-2256已经灭绝,与其有关的新数据无法被收集到。目前预计完全污染会在三到八年内发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