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2

“先把他留在这里吧。毕竟,那个人不是以前的罗晋阳博士了。”
“随你,我先回去了,看好他,毕竟不是每一个个体都是正常的。”


Day 25
下午4:25
Site-CN-09
Astra博士的临时办公间内

Astra博士瘫坐在椅子上,扶着脸,因为那个人没办法代替原本的罗晋阳博士,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那个后来者性格顽劣、思想扭曲,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还好还好,我没把他带回03,不然的话…”

突然,Astra博士的电脑响了起来

From:moc.noitadnuof|ecirolG#moc.noitadnuof|ecirolG
To:moc.noitadnuof|artsA#moc.noitadnuof|artsA
我到楼下了,你来一下

“她怎么来了…这下…瞒不住了啊…”

Astra慌忙的走下楼,
Glorice的确在那。

“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Glorice怒视着Astra,“他被感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他说他不想让你担心…”Astra无奈的看着Glorice,因为她已经知道了一切,
原本的罗晋一已经死了,而后来者根本无法代替他。

“所以说,罗晋阳死了对吧,你不想告诉我这事件的真相,好让那个后来者代替他?”
Glorice质问着,
随后Glorice开着车驶出了Site-CN-09,汽车巨大的轰鸣声有如Glorice悲痛的低吟。

Astra也没办法把她追回来。
毕竟罗晋一已经死了,后来者与他截然相反。


Day 25
下午4:30
“她去哪里了?告诉我!”Bravo博士对着Astra吼道,“如果我的女儿出事了谁来负责?”
“抱歉,Bravo博士,我没料到她会去Site-CN-09。你放心,MTF-丙寅-06和04已经去寻找她了…我也马上出发。还有,我要不要把‘罗晋阳’带过去?”
“唉,你知道她看见‘罗晋阳’的时候整个人有多难受吗?他的性格与原本的罗晋阳博士完全不同,放荡不羁、野蛮、兽性…尽管和以前一样聪明,但,换做是你,你会愿意接受吗?Glorice爱的是他的灵魂,不是肉体,所以才不会接受他,懂吗?”

“唉,既然如此,博士,我出发了。”


Day 26
凌晨3点
伦敦

“寒,情况怎么样?有什么线索了吗?”Astra博士焦急的问道。
“抱歉,博士,我们三支机动特遣队差不多绕伦敦一大圈了,都没有找到Glorice博士,MTF-丙寅-06‘子夜歌’还在寻找她…”


Day 26
早上7点
茶餐厅

Astra博士坐在茶餐厅里,等待着其他人的消息…

1个小时

2个小时

3个小时

没有一条消息…


Day 26
凌晨12点
Site-CN-09

夜色已深,外面是倾盆大雨,Glorice博士再次来到了Site-CN-09——当然,她并不是来执行公务的,这次前来只是为了一些“私人事宜”。驻站的安保人员已经昏沉的睡去,Glorice也不知为何。不过,她也没有在意,只是继续向前走着,直到她来到了“罗晋阳”的房间,
门打开了,
“你是?”罗晋阳困惑的望着Glorice,不知来者何人。
“果然呢……”Glorice喃喃道,“那就结束吧,我绝不允许任何伪造他的东西留下,自己去死吧!”
“罗晋阳”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还是,不愿意自己去死吗?”Glorice已经近乎癫狂,只能微微颤着嘴说,
“你在说什么啊?”罗晋阳”疑惑的望向Glorice,“你到底是…”
“看来和你这种东西,说人话是行不通的啊,”Glorice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枪,“来吃枪子吧,冒牌货!”Glorice的脸已经涨红了,她从未使过枪,这是她第一次使枪。

“砰砰砰!”

Glorice连开三枪,“已经,再也没有了吧…”Glorice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吾爱已逝,永别了。”

故事仍未结束
直到——








Day27
晚上8点
Site-CN-03

Quand tombe la pluie
当雨纷纷
Quand je m'ennuie
当我烦恼
Quand vient la nuit
当夜降临
Et quand s'en va I'hirondelle a tire-d'ailes
当燕子振翅起飞
Je me rappelle
我想你
Tes mains autour de mon cou
你的手搂住我的脖子
Ton baiser sur ma joue
你的吻留在我面颊
Mon Coeur bat tout a coup
我的心突然跳动


良久,
“这是…哪里?”Glorice睁开了眼睛,却只能看见窗外的暴雨和一间白色的房间,“有人吗?”Glorice呼喊着,

——无人回应,房间空荡荡的,Glorice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与雨声雷声混在一起。“你醒了?”Astra推开了门,“你已经在这里睡了一天了,我们都在担心你啊。”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Glorice抱起自己的枕头,粗暴的往地上摔去,“他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Astra火气直升,对Glorice大吼:“你知不知道,你死了,会有多少人为你伤心,为你担忧?”

“都算了吧,”门口,坐在扶手椅车上的Oliva博士道,“那些不是都过去了吗,无论是罗晋阳还是假的罗晋阳,这些都已经是往事了,为何不试着向前看呢?“
“是啊,我们也许…该静下心来了。”Glorice说,“那,‘罗晋阳’呢?”
“他还在,你的枪…没有杀死他,你只射中了一枪,幸亏我们处置及时,不然他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Astra说。
“你们…跟踪我?”
“是啊,我们早就已经发现你潜入Site-09了,那些安保都是我们让他们装睡的,我们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还记得这首歌吗,Glorice,记得从前啊,每次下雨你们俩就坐在外面听这首歌。”Oliva博士说,

Oui c'est doux, c'est tout doux
是的 就是这种轻柔
Comme un bruit de pas
像 轻柔的脚步声
Plus léger qu'un parfum du mois de mai
比五月的香气更加轻柔
Oui c'est doux
是的 就是这种轻柔
aussi doux que l'ordeur du lilas
像丁香的芬芳
Doux comme un secret
像 一个秘密
Quand je pense a toi
当我想起你
Mademoiselle Champignon, Je t'aime.
蘑菇小姐 我爱你





雨中相拥的恋人啊,
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知道对方孰真孰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