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馥一的藏屍間

歡迎。
這裡是存放趙暗花的一部分屍體詩題的地方。
作為一個舊體詩們的備份處,這裡主要有著近作和早年初學時的作品。
平水韻新韻雜有。
如果有興趣,或可供君消磨一點時間。
隨寫隨更。




古詩

其一
若少年獨往,躑躅於頽墻。夜街輪廓底,掠一種微光。
聚散賦形影,諸相共彷徨。白夜逃形者,失神於長廊。
世界浸油墨,行人融血漿。將寫苦晝短,龍屍寒已殭。
影印一革命,影印一死亡。城市翻刻版,字字俱成創。
萬神皆懸舞,靈魂各高翔。解構之裂痕,覆你我臉龐。
面紗盡破碎,孰能著盛裝。所有速朽者,孳孼於温牀。
止鐘拘於鏡,澆影鑄流光。深摩如美璧,指紋覆天堂。
痼疾今已癒,前事久已忘。一觸水銀潰,我亦是光芒。

其二
星樞支大夜,蹈海見光沉。遠燈飄藍影,深空墜夢痕。
鏡中迷城碎,霓虹恣橫陳。五色迷亂後,黑白掠其唇。
我亦溺川者,灌漿以純銀。都市傳説底,誰編譯靈魂。
演亂提偶綫,歡歌禱長存。秘戲一瞬裏,掉顱成假人。
-
银出韵。姑存。


君馬黃

君馬黃,君馬白。舊鞍鐙,新羈客。
交駒過隙時,乃在松江側。黃馬亦非馬,孰能離五色。
我馬黃,我馬赤。飲長窟,束三尺。
看取千金市,燕昭臺上覓。銅聲久不起,骨支堪再擊。
君馬南,我馬北。知相失,毋相得。
駕車馳馬者,行去三年陌。騮驊去何極,足音終不逆。
噫。
君馬白,我馬赤。將焉南,將焉北。


中元

秋墳夜生塵,翠燭風吹虛。誰看雨中火,寂寂點城隅。
蠹詩疊銀紙,焚裂未成書。佚名紅衣者,默立向人途。


夏雨呈人

霜桂起靑黃,紅蕊少年香。
輕袂緹雲上,折枝揮彼方。
銀丸爍朝露,金縷飛朱墻。
請君期山海,白馬一罅光。
飛光飛光,勸爾一杯奧比昂。
世界浮天末,遠燈夜交響。
漫流春星雨,劃燃烏有鄉。
塔痕涂象牙,墨迹嵌珐琅。
憐有玉人影,丁寧作孤藏。
聊作孤藏兮影自傷。
汝識去時我,遺彼以春陽。
大塊正解構,詩篇獨誦揚。
華宴歡歌者,閲讀其死亡。
孤旅起跑綫,靑日已鳴槍。
敲裂天堂。
十年注腳無名氏,記憶虛擬或存亡,枯花殘夢少年香。
一樣生涯。
尙饗。


奪朱篇

大城即大宴,四海劇狂歡。
炪典作巨篝,錘鐮逬烈炎。
起炬相攘臂,星火已燎原。
紅旗或靈幡,煮血染皆燃。
請為最強音,馬賽作激彈。
履帶逡巡舞,銀彈恣飛旋。
一射落天堂,一射落荆冠。
五星瀉流雨,太陽之禮贊。
彩圈所敬獻,雜花二千萬。
捧花合唱者,禱辭未敏感。
手舞玄鋼鐲,足蹈精金鏈。
隱形縛體者,昨日之斷弦。
我亦有自由,蹈火於臺前。
落體亦自由,亦無不可言。
不可言,不可言。雙華表,水晶棺。
罪者罪其筆,互為奪朱篇。
坍墻一紅字,大寫十三年。


清商曲辭 神弦曲

一夜枯香浸霧濕,白露泣冷花顔血。
魚銜靑珠潛秋淵,孤袂重侵北湘雪。
沙浦死水遺龍迹,直嚮齊宮遣玉笏。
畫梁老蠹殘碧朽,啞兔剔紅美人骨。
冰骼五錯虛音生,牽腸百回朱弦結。
聽雨胡娥一點淚,古雲墮紫舊鬼噎。
失語經劫歌自澀,又値人間癡目別。


彼女

耽我槐安國,遺我雙櫻核。曼舞妖其形,巧笑淆魂魄。
臺下隱身人,千手齊一作。目滯心久盲,永亡幕間客。
繪色潰重訛,翦影凝還綽。洗櫻紅已淺,夢漶難成册。
寒日堅如石,天骨綻靑白。漠漠早行人,錯肩各相陌。
失語成自囚,歌哭無哀樂。何處去年雲,猶記今日約。
曾是昨夜露,泣向花顔落。


讀長吉詩擬有所思

唐箋萎蠹灰,孰可招書鬼。坐久身如屍,形朽思漸餒。
巫彭死之苦,夜露生之悲。寒日鞭不進,臨歧將南北。
長安復一秋,蒿裏起幾鬼。髓敗骨可洗,膚潰蛆可肥。
壘作藐姑射,堯舜浮滓累。燒竹白魚上,隔江影支離。
空光浮遠浪,風波日淆迷。淚海未枯時,煮血熾方沸。
前道唯虛白,挐雲志漸違。夜長煎晝短,旦夕充塊壘。
造化提偶綫,歌哭一傀儡。浮生但萬殊,趨死惟一軌。


挽歌

獨醒一城默,瘦街夜飄燈。遠光笞白壁,碎作盈虛夢。
璨爍不得復,拼圖失其形。捕之縱天淵,紅靑滿霓星。
生死身明滅,凋入挽歌聲。


銅人

用漢孝武銅人事。魏靑龍五年,明帝西取長安銅人承露盤,欲立致前殿。及徙盤,盤柝,聲聞數十里,銅人或泣,因畱霸城。

失汝東關客,獨佇窮朝夕。天迷匿其形,地密銷其迹。
長夜面茂陵,燭目照千里。鉛涸徒泣膏,焚淚垂熠熠。
睹城猶蟻穴,行止匆無的。歌哭如轉轂,春秋委塵泥。
劫灰飛重積,地維絶復繫。坐忘淆身夢,長湮淵冥底。
時惘失其間,亙古恍駒隙。忽賦鑄囚形,一罅光如匕。
銹絮潰體膚,照穿軀壞圮。墮地一癡目,欲觸已支離。


有所思

久不遇山鬼,倩歌含睇笑旖旎。
久不夢化人,懷風織翼入西極。
唯見天迷覆地密,客子逆旅惘道歧。
遠迹冥冥未可期,燭目焉得照千里。
睹荒徒鬱冢林枯,百魄迷途亂幽泣。
佇老長衢對影凋,夜失其夢天自圮。
天自圮,漸支離。失旖旎,遠西極。
彼夫僪誑歌破天,蹈節彈鋏鏗彈筆。
每逐長鯨煮東海,巨濤恣捕沒朝夕。
大招測測動湘靈,神弦裊裊同生徙。
鬼哭淚老滴夙夜,粟雨聲摧掩幽息。
幽息結縛久拘形,涸思盤枷久囚體。
但剖胸淵窮鬱心,此心剖為東來氣。
我心兮,我心兮。不可匿,不可羈。
世界非我詎削適,割絶萬相斥此彼。
黃塵清水由變易,我共此夢長維一。


自壽

剝蝕四壁夜,渴影恣相噬。獨坐失其形,亂緒囚朽尸。
枯花鐫深髓,爭食蛆如玉。潰痕植群卵,方發初生日。
人膏浸嬭油,煉燃祝燭脂。我願為一傀,演滅且身知。
我願唯早夭,至嘉血精時。燭傾穢風熄,焚骨聲焦熾。
恍然他年宴,諸朋歡歌始。


口占二首

萬年小鼠復灰劫,人間幾歲夭碧血。龍起南方一夜白,枯花啼老髑髏月。

八百雪花斷肢聲。墜落巴別冬月風。古弦凍破成新曲,有時吹入玉樓聽。


清明三首

啞燒結枯舌,焦悸舐涸墨。飛字亂流螢,囂囂爭赴火。

故書入殘爍,諸天夜流火。來照明冥燈,今我語故我。

離離彼世客,枯容我目我。竟夕相緘口,默笑悲因果。


長街囚雨鏡,行人涸其影。窒陷春靡靡,詩思偕路窮。
亂落呵天問,聽老幾殘更。枯枝失語久,瘦鳥兀一鳴。
春陽如冰,春水如鋒。
春風絞雨,粼粼相硎。


兒童節

絲弦縈雲絶,風箏蝕日湮。倏雜嫣睫黯,旋身向秋韆。
歡心拋遠照,懷長不暮天。秋韆重一擺,枯冢潰凋鳶。


農神食子

長鞭笞火獄,黑日潰荒穹。鐵漿銷戟沸,巨瀑噬山鎔。
侈殿敗肴亂,聖杯鐫銹靑。癡歌弔癡影,古血膏古銅。
虔祀禋穆穆,昏淪宴冥冥。淺咀殘髓膩,細舐腐眶空。
骨撫縈情默,顱挲連城擁。殷腹巢森羅,神語孕機萌。
咒詛鑄永業,相報我聞中。禱神奉君壽,穿腹紛笑生。


長平

煙凝白夜裂,冬重雪摧城。石瘦漆磚皺,寒積破尺冰。
空道膩凍血,硬屍相交橫。荒原充新戶,林立十萬冢。
陰晝氣如沸,鬼號正熊熊。頸斷聲不振,磷結火不生。
空將纏骨魄,因夢賦其形。泣苦怖於內,訴亂隱於衷。
拘來幽如水,貯此滿銀甁。釀以老塋黍,斟以千年觥。
籌措邀酒星,醉罷南山平。淪湮湎於飲,攜之遠於徵。
紘極六龍死,煮海烹長鯨。交睫悸一眩,奄忽失寤醒。
斷光拘於鏡,空堂天不明。


GalGame

永夏紛心託遠風,相糾還避夢癡逢。
彼女巧笑平行隙,異世構造一零中。
我生應是幾周目,結局欲索竟弗能。
知应徘徊劇情外,虛向畫緣成背景。


星弦

白月焜煌,光屑洋洋。隕石夜舞,星環絶唱。
行星默蹈,爾方彼方。將馳淵宙,遠此行航。
太陽圮壞,逝老飛光。銀河窮岸,星艦彷徨。
三體演亂,紀元消長。恆年靡靡,鎔巖結霜。
引力棺椁,永囚行藏。星屍遊鬼,黑洞悼亡。
我亦窮客,來此服荒。嗟,何日湮毁此世界。
飛彗尾絶,天星演滅。光來光來,燒此永夜。


極夜

荒城寤眠久,長夜築桎梏。時湮鴉語默,頽空流幽怖。
鬼燈巨如月,日影小為燭。古君忘造化,相更割爾汝。
流彗燒尾斷,桃株佇朽木。不聞癡魄笑,鴞狐夜來哭。
羲和淪觥亂,車前龍屍腐。晨昏分戈戟,鏖兵橫相戮。
脆頸不堪折,長鋒挑我顱。漂淪日已沒,牲犧競不畜。
蕪園蛇饕果,高堂亂馬鹿。候王充下僕,天人墮孌奴。
飲酣嚼士腦,蒼黎自碌碌。由來此夜永,臠穢相侵污。
血逬石龍眼,北崩天極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