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cp-wiki.net/himinbjoerg
作者:[[*user ]]
译者:Tunardine777Tunardine777

173blink.gif

摘要: 于2087年2月2日失去与Site-19的联络,, following the initiation of a Category 5 (“Catastrophic”) Containment Breach Lockdown. 混合特遣队4(“诸神黄昏”)was dispatched to detonate the on-site warheads and recover survivors, as per the Lifthrasir Protocol.

< 记录开始 >

Sturluson: 状态检查。大家都还好吧?

Wagner: 检查。

Lindow: 嗯。

Byock: 同意。

Jarvis: 正确。

Sturluson: 好。我们快点完事——19已经不像以往那么友好了。

Jarvis: Site-19职员的士气与本次任务无关。

Lindow: 赶紧把那该死的门打开,Jarvis.

ATF 4经由通往站点食堂的侧门进入Site-19。餐厅显示出直至锁闭之前都有使用的迹象。Jarvis关闭并重启了他们身后的门锁。

Lindow: 棒极了。

Sturluson: 怎么?

Lindow: 意大利肉酱面。每次有机会尝尝意大利肉酱面的时候,我都得去忙别的事情。

Wagner: 不可能吧。这东西现在很常见。

Byock: 什么,你吃过?

Wagner: 我很久以前就吃过了。

Lindow: what is it?

Wagner: Women.

Jarvis: 错误。没有记录表明特工Wagner遭遇有任何异常现象。特工Lindow同样。

Sturluson: Jarvis?

Jarvis: 是的,特工Sturluson。

Sturluson: 你可真幽默。

ATF 4离开餐厅,经由职员宿舍前往Site-19研究区翼楼。

Wagner: 这些门本应关上的。

Jarvis: 收容突破锁闭措施需要手动关闭并锁定所有出入口以限制异常实体的移动。

Lindow: 手动?那些门不能让系统来关吗?

Jarvis: Site-19并未配备远程门禁网络。

Sturluson: 是因为这里存放的数码异常,比如2522和5679。不能冒被它们夺取控制权的风险。

Byock: 让Jarvis和我们一同行动安全吗?他不会像Hatbot那样对我们吧?

Jarvis: 错误。我并未与Site-19网络连接,且我必须有物理上的连接才可访问。

Sturluson: 如果我们干掉Hatbot和Penny Royal,会不会——

Wagner: This door’s been forced.

Lindow: 什么?

特工Wagner指向一扇门。这扇隔离门已被拦腰折断。在几米远处可以看见一具尸体。

Lindow: 她的脑袋被掰到后面了。

特工Wagner在尸体上搜索了一阵。

Wagner: 她的脖子被弄断了。

Lindow: 不,妈的。她身上有没有ID?

Wagner: Donna Lystrae。

Jarvis: Donna Lystrae博士已登记为死亡。

Byock: 让我们,呃,在变成她这样之前赶快行动。

Sturluson: 走吧。我们先去储物区。

ATF 4 navigates toward Site-19’s item storage wing. All doors are open, or are crumpled aside to allow access. Multiple corpses of on-site personnel are encountered, with varying causes of death. Agent Byock is forced to stop after encountering a D-class fused with an interior wall. Despite signs of containment breaches, no uncontained anomalies are encountered.

Lindow: 嘿,等等。这扇门关起来了。

Byock: 这不是Shapey的房间吗?

Wagner: 对。看上去是为了阻止这扇门打开而损坏了它。

Lindow: 可以理解。Shapey大概是不想让任何东西发现他。

Wagner: 门是从这边损坏的。Jarvis,你能把这门开了吗?

Jarvis: 是的。

Jarvis用力打开了SCP-18311收容室的隔离门。一名D级被肢解在此处,尸块散落在房间各处;除此之外房间内空无一物。

Byock: 估计是Shapey决定逃跑了。

Lindow: D级是,呃……68439号。

Jarvis: SCP-1831已登记为未收容。D-68439已登记为死亡。

Sturluson: 大家都知道Shapey是什么,对吧?

Wagner: 高维结构物,小小先生中的一位。

Sturluson: 对,那大家应该都知道他是想离开就能离开的,没有东西可以阻挡他。

Lindow: 这确实是个问题。

Jarvis: 疑问。问题何在?

Sturluson: 如果你知道Shapey可以随意穿墙,那为何还要阻止他开门?

Jarvis: ……

Lindow: 我觉得你把他弄坏了。

Jarvis: 错误。我的功能完全正常。

Byock: 可不是嘛。

ATF 4 navigate to the item storage wing. All containment chambers encountered en route have been damaged to prevent them from opening; all anomalies are accounted for.

Lindow: 这杰作肯定是一个——你能乖乖站好吗。

Byock: 抱歉。有点紧张。

Sturluson: 没关系。这些事真应该归落锤管。

Wagner: 他们为什么不在这里?

Sturluson: 人手太少了,就像其它每支特遣队一样。你们四个都是来自哪支特遣队的?

Lindow: Zeta-9,鼹鼠。

Wagner: Rho-1,教授。

Jarvis: 机动特遣队Kappa-10 “天网”。

Byock: ……Rho-9,技术支持。

Lindow: 抱歉,什么玩意?你是技术支持的人?

Sturluson: Lindow。

Lindow: 他他妈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你之前上过战场吗?

Sturluson: Gamma-5。

Lindow: 什么?

Sturluson: 我来自Gamma-5。红鲱鱼。

Lindow: 很好。我们有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一个书呆子,一个砖头脑袋的机器人,他的维修人员,然后我们被一个骗子领导着。

Sturluson: 说话注意点,Lindow。

Lindow: 才不。操他妈的为什么是你带队?我才是——

Jarvis: 迫近警报!

The door behind ATF 4 closes. An unseen force strikes it from the other side, indenting the door and preventing it from opening. ATF 4 run to the item storage wing, stopping upon arrival.

Wagner: Jarvis,那是什么东西?

Jarvis: 未知,移动实体。

Byock: 它他妈的是不是一直在跟着我们?

Jarvis: 未知。

Lindow: 听起来像机枪一样——577?

Jarvis: 可能。数据尚不足以证实。

Sturluson: 这玩意又狠又快,我们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19的每个地方都有内部传感器,是不是?

Wagner: 是。

Sturluson: Byock,你能进到传感器里看读数吗?

Byock: 呃,行的。只要有个终端就行。

Sturluson: 好,储物区翼楼里应该有一个。

ATF 4 reach the item storage wing within three minutes. Four additional doors are closed and rendered inoperable during the time frame; the offending entity remains out of sight at all times.

Lindow: 对于一场重大收容突破事件来说,这更加——哦伙计们。

Sturluson: Sweet easter. How many of them are there?

Jarvis: Thirty-five casualties catalogued.

Byock: 我操……

Sturluson: 赶快寻找幸存者。如果没有我们就启动核弹然后走人。Wagner,你在干嘛?

Wagner: 这里存放的一些SCP可以派上大用场。我在看这边存放了什么。

Lindow: 别动它们。它们被收容得好好的,然后这里马上就要被核弹炸平了。难道你忘了我们来这的根本目的吗?

Wagner: 摧毁所有危险的SCP,是的。但这里存放的东西就算不是有益的,也都是无害的。比方说, 109;一个能无限供应的瓶子……它不见了。

Jarvis: SCP-109已登记为未收容。

Sturluson: 可能突破发生的时候正在测试它。

Wagner: 太遗憾了。这玩意能帮上大忙的。

Byock: 我进去了。

Sturluson: 除了我们还有没有别人?

Byock: 有一个。

Lindow: 操。

Sturluson: 就一个?你确定?

Byock: 系统就是这么显示的;就一个人形热踪迹在四处移动。

Wagner: 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

Byock: 没法知道。可能是个D级,可能是站点主管——我们得当面验证才能弄清楚。

Lindow: 去他们的。我们要启动核弹,然后他妈的离开这里。

Byock: 你开玩笑吧。

Lindow: 不我并没有,死宅。只有条件允许我们才能救人。

Wagner: 没理由不能救他们。我们既没有时间限制约束,也没有人负伤。

Sturluson: 我们先救幸存者,然后启动核弹。

Lindow: 那如果我们坚持不到核弹那呢,嗯?如果没人引爆核弹,导致9573之类的东西能到处乱跑,那救出一个蠢货也没有任何意义。

Jarvis: 特工Lindow是正确的。引爆核弹是本次任务的首要目标,必须确保完成。

Lindow: 多谢,Jarvis。

Sturluson: Jarvis,你知道该怎么启动倒计时吗?

Jarvis: 正确。

Sturluson: 那好。你和Lindow去启动核弹——引爆时间设定为一个小时,然后离开。我,Byock和 Wagner会去救幸存者。有情况的话用无线电联络我们。

Lindow: 行。

Jarvis和特工Lindow离开了其他队员。

Byock: 分头行动会不会是个坏主意?

Sturluson: 这样才能同时完成多个目标,再说他们也不会愿意和我们一起行动的。幸存者在哪?

Byock: 这点很奇怪——他在一间收容室里。

Wagner: 那不可能是幸存者。那是SCP。

Byock: 不是。所有的人型SCP都考虑过了;他们不是待在自己的收容室里,就是已经死了。而这间收容室也不是分配给人型SCP的,所以至少也是把原来收容的东西给移走了。

Sturluson: 好吧,带路。

Several minutes elapse as Agents Sturluson, Byock and Wagner navigate to Site-19's Euclid containment wing.

Lindow,无线电: Sturluson,我们碰到麻烦了。

Sturluson: 怎么了。

Lindow,无线电: 核弹全被操烂了。控制装置被破坏到无法修复,人工越控装置也被毁了。看上去是我们的好朋友顺路报废了它们。

Sturluson: 这他妈……Jarvis能不能做些什么?他能不能修好这玩意?

特工Lindow没有回答。

Sturluson: Lindow,Jarvis能不能修好它?

特工Lindow没有回答。

Sturluson: Lindow,你在吗?

Byock: 连接中断的话,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只能之后再找个功能正常的回来。

Sturluson: Lindow,回答!

Wagner: 她不会回答的。

Sturluson: 你怎么知道?

Wagner: 因为Jarvis也没有回答。

Byock: 听着,我们就……我们就找到那家伙,然后离开这里,行吧?我们,我们就告诉别人控制台被破坏了,让他们再带别人进来清场,行吧?

Wagner: 我不觉得还有其他选择,除非放弃幸存者。

Sturluson: 不行。既然说了要救他,那我们就一定会去救他。

Byock: 好吧我们最好行动起来——操!

SCP-173出现在特工Byock前方。特工Sturluson和Wagner与SCP-173保持着视线接触,直至特工Byock恢复意识。

Sturluson: 起来Byock,我们得移动了。

Wagner: 我要眨眼了。

Sturluson: 把门关上。

Byock: 关上……对,关上……

Agent Byock closes a door, obstructing line-of-sight with SCP-173. The door is struck from the other side until a crack forms in the door.

Wagner: 它要把门打穿了。

ATF 4 proceed to the Euclid containment wing at an accelerated pace. SCP-173 pursues the group, destroying obstructions while unobserved. On several occasions it utilises alternate routes in an attempt to outflank the group; the open doorways throughout the site enable it to traverse large distances unnoticed by the group. Agent Byock leads the group to the inhabited containment chamber.

Byock: 这……这里就是了。

Sturluson: 你在开玩笑。

Wagner: 这是173的收容室。

Byock: 人就在里面。他选这里并不是我的错。

Sturluson: 好吧那……那就把门打开吧。看好另一边的门。

Agent Byock opens the bulkhead doors; damage sustained prevents them from opening enough to allow access.

Byock: 门卡住了!

???: 你们启动倒计时了没?

Agents Sturluson and Wagner leave their positions, attempting to force the bulkhead doors open.

Sturluson: 没有长官。核弹都被破坏了。

Wagner: 这门动不了。

Sturluson: 再使点劲。Byock,过来这里!

???: 不。你们三个,离开。下一队人能救我出去的。

Sturluson: 长官,你知道——

The lights in the main room flicker.

???: 这妨碍不了我的。赶快离开,马上。

All lights in the main room turn off. The sound of a door being destroyed is heard, followed by three snaps in quick succession. SCP-173 appears at the gap in the bulkhead, illuminated by the containment chamber’s interior lighting and facing in.

???: 去你的。我总有一天会逃出去的。

SCP-173 disappears from view before the bulkhead doors are closed again.

< 记录结束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