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基金会”的开端

开端

“这是整个事件的开端。”——Dr.Error
………………


2069/04/25

广播

SCP-682当前并不处在收容间内,若发现SCP-682的踪影立即上报,目前基金会仍在调查中,不外乎是特殊异常所造成的,暂时定义为“682突破收容”。


2069/04/26

广播

在SCP-682的收容间内发现一只小蜥蜴,这是否是SCP-682的子孙或者SCP-682本身还待调查。


2069/04/28

广播

目前基金会已确认小蜥蜴无异常,并且十分的无害,已放生。但基金会依旧没有再次察觉到SCP-682的踪影。


2069/05/02

广播

已确认,SCP-682为那只小蜥蜴,可疑和需要注意的是,SCP-682是怎么变成一只蜥蜴的,这可能是某些极端组织的影响,或者其余异常项目的影响,基金会任然待调查。


2069/05/04

广播

经上次的682消失事件未完全调查完毕,今日发现SCP-017的收容间内未发现该项目个体。


2069/05/05

广播

通过调用特殊烟雾观测器,发现SCP-017不明烟雾中的微细颗粒逐渐被分解,已确认,SCP-017失效化。


2069/05/11

广播

哦,我的老天,SCP-031成为了一坨坚硬的石头,SCP-005完全生锈了也无法打开任何的门了,SCP-007腹中的星球消失了!SCP-049死去了,死因为“黑死病”,SCP-076-2再也没出现过,SCP-076-1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墓碑了,SCP-082因SCP-081燃起来死掉了,SCP-081也再无异常!这……这完全不可能。

在SCP-049的收容间的一张纸条:
“我‘救治’了他们,可我却救不了我了,我被他们感染了,我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SCP-049


2069/06/03

广播

我的天哪,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个月有将近200个项目失去异常,当前基金会已经在全力调查了,各位员工不要害怕,这也许是某个SCP的异常影响。


2069/6/04

广播

SCP-2000机器不知如何的,不再运行了,所有基金会所制造的对抗超异常项目的装置在一瞬间都坏了,这……目前已经派遣数位四级研究人员和一部分机动特遣队调查此事。



“是的,正如这样,这也便是一切的开端。”——Dr.Error

已无混分

2070/01/03
“混沌分裂者的大部分具有威胁的SCP完全失效,尤其是他们最主要的几个能够改变现实的SCP!可能这是一次好机会,请帮我转交给O5先生,利用这次机会进攻混沌分裂者,彻底抹灭他们,我已经在这里潜了7年了,救出我!”——SCP基金会间谍特工。

“好的,已转交,等待批准。”——Dr.Error

“已批准。”——O5-1


又是新的一年,尽管如此,在SCP-682消失的那一刻,基金会已收容的SCP项目异常陆陆续续已经失效化达到了400多个,可能是我们的收容物多吧,虽然混分在劫难逃,但,我们害怕,这场神秘的事件究竟是谁引起的。

可能吧,至少SCP-343他还在,也许这场大战过后,又会消失一个敌对组织吧……


我们胜利了,一些未亡的混分成员部分人员分为D级,而其余无害的分为E级,辛苦你们了,间谍特工。

已无混分,UIU,MCF基金会,他们都不在了,还有多少个与异常组织会消失呢,UIU因人手不足而导致办事效率极低,尽管基金会最后收纳了仅剩的6位UIU探员,不过他们也已经死去了,他们确实是一个好组织,他们十分的善良……而玛娜慈善基金会消失的那次,是2046/09/11,那个组织的消失并不是因为异常,而是一些不良的网络暴民。

在该基金会自2040/06/15起,这个基金会在网络上接连受到打压,且以特殊方法服务于公众,帮助大众的这种众筹方式已经过时了,显得十分奇怪,在公众报纸上,因MCF资金有限加上MCF并没有国家许可,该基金会因涉嫌“█████”被强制性解散,则其余部分人员被基金会收纳作为心理辅导人员和文案整理员。

再无发现异常

我们在2071/06/09,基金会再无发现任何异常或者一些未发现的异常现象,到目前未知,失去异常的项目已达1000个,目前Keter级SCP只剩下SCP-1730,突然间,整个世界放佛从未有过异常的发生,我们已经为现代文明和人类的发展做得够多了。

在2071/12/21,SCP-343消失了,已无1-1000条目系列,神也走了么,SCP-1730也消失了,整个建筑想被蒸发一样,瞬间没了任何踪影,这些异常现象从未发生吗?

仅剩的几个项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