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我昨天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Error博士

“不妨?讲来听听?”——研究员Chrome

“不用了,唉,网络上有人说做梦醒后30分钟就忘了。”——Error博士

“Error博士,你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纸和笔了,还有博士,你又在撒谎,你昨天做了个梦你现在还记得他是莫名其妙的,能让博士有影响的梦肯定不一般!”——研究员Chrome

“好吧……他跟我的另一个人格有关,但是我不确定是哪个人格,但貌似并没有,说实话,这个梦里的人物很可悲。”——Error博士

“为什么?”——研究员Chrome

“他是一个天才,只是某些东西限制了他。”——Error博士

“别卖关子了!博士,快说吧。”——研究员Chrome

“好吧,不过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这究竟是即将或者已发生的‘故事’?跟他在梦中时,就放佛一切是真的,他跟我的经历很相似。”——Error博士

故事

我在一个房间内,我突然看到了一位少年,正在兴致勃勃的玩着游戏,他玩得真的好认真,我跟他打了声招呼,他也没有理我,他笑了,他戴着一个绿色的耳机,他敲打键盘的声音即使在梦中也是如此的清晰,也许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是因为他带了二级吧,房间内有一张床,床上是一张厚厚的被子和一个普通的枕头,黄色的“滑稽”脸抱枕显得多么得突出。我扎了一下眼,房间内的垃圾桶里全是被捏成一团的纸张,他在用异常的速度打着字,并且并未佩戴耳机,耳机被放置在软软厚厚的被子上,而那位少年抱着本该在床上的“滑稽脸”抱枕,恍惚间他注意到了我,但他只说了一句话:

“你是Error,救救我,拜托,我想去你们那个世界。”

我突然又回到了现实,但我很好奇,他是如何知晓我的名字,我们的世界?他在另一个世界么?我又再次躺下,闭下了眼睛,我又回到了那个梦中:

少年依然打着字,不过速度明显要慢了许多,黄色的“滑稽脸”抱枕还在床上,垃圾桶内也没有了刚才的那幅镜像,少年穿着一身橙色的外套,深灰色的裤子,和一个保暖的拖鞋,他开始笑,我凑了过去,我向他打了一声招呼,但他依旧没有听见,我开始看向他的电脑屏幕,win7的系统,他在使用“QQ”这种聊天软件在跟其他人说话么?我即使在他的面前,他也丝毫看不见我,我仔细观看屏幕里的内容,我开始产生疑问?什么,SCP基金会bra群?这都是什么?他们怎么知道基金会,后来我查看某个平行世界的档案,在那个世界里,有和我们这个特殊组织相同的名字的“机构”,他们也叫做“SCP基金会”,他们相当于一个写作平台,写不同的类似于“我们”所收容的项目的作品,不过里面的SCP跟我们这边收容的异常项目还真有点相似,比如钻石制成的不死蜥蜴。在群内,他们在讨论一个作品的点子,我和这位少年一样,每次在讨论一个SCP项目时,大家都把我当初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甚至冷漠我,不过不同的是,我身为站点主任,他却是一个平凡人。他就像突然看到了一张鬼脸一样,看到了我的出现,我跟他聊了很多,不过我现在的印象太模糊了。

“我靠,谁,你哪位啊。”——少年

// “ummmm,这里是梦境么?”——Error博士//

“这不是梦啊,你是谁啊?”——少年

“我叫Dr.Error,全称ErrorGeniusGentle。”——Error博士

“这不是我的网名么?”——少年

“呵,这正常,我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Error博士

“真的吗?”——少年

“我现在只想与你取得一些信息,然后记忆消除你。”——Error博士

“不是,是真的么!你来自基金会!”——少年

“你真的就像一个13岁小孩一样。”——Error博士

“没关系!世上真的有平行世界和基金会这个组织么!?”——少年

“我们那个世界倒有。”——Error博士

“哇,我真的好开心!这不是梦吧,我真的遇到SCP基金会的人了,他们,他们就在我的面前。”——少年

“你能带我去你们那个世界么!我想做兼职。”——少年

“你想多了,我还想问我是梦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么?”——Error博士

“你是真的Error啊!我没得什么精神心理什么之类的病吧。”——少年

“是啊难不成我是假的么,我不能带你去我的世界,会在你们的平行世界影响到一些事情。”——Error博士

“你没对我的年龄惊讶么!?”——少年

“我又不是‘他们’,把低龄分成另一个物种,然后认为低龄的都是一些认为自己有大人思想的二货。”——Error博士

我又在梦中眨了一下眼睛,我所看到的画面又变了,还是那位少年,打字声更吵了,他开始离开座位,躺在床上,开始带着哭腔喃喃自语着什么,我凑到他的面前,他依旧的依旧看不到我:

“为什么人们都不尊重我的想法,这些事是否是上天安排的?放佛必须发生一样,我不希望这样,我很抱歉,有什么方法死更好,更不痛苦,更无法被人发现。”——少年

“Error,Error,你听得见么?你可以帮帮我么,我好想你就在我的身边,我给你架构的人事马上就要好了,Error谢谢你,让我活过了2018,Error我真的很感谢,我找到了一定活下的价值,就是让你这个人物设定在人们的影响中越来越深。”——少年

“拜托了,Error,你在么,你出来啊,不要这样啊,为什么大家都讨厌我,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我错了么?我……我下辈子会生在基金会里么,死是不是毫无痛苦的呢?为什么,我想见见你,Error,你帮帮我,你比警察,比我家人,亦或比街上的路人,我更想要你真正的活着,你可以帮助我,你可以帮我跨过任何困难。”——少年

“我毫不在意你的负面情绪。”——少年
“我毫不在意你的负面情绪。”——少年
“我毫不在意你的负面情绪。”——少年
“我毫不在意你的负面情绪。”——少年
“我毫不在意你的负面情绪。”——少年
……………………
“你是Error么?救救我,拜托!请救救我!”——少年

“你为什么不报警呢?”——Error博士

这位少年丝毫听不到我的声音,依旧在喃喃自语着:

“有谁能够帮助我呢?他们?他们不可能帮助我了,他们把我当成了一个神经病!报警?报警,警察会听这些奇怪的话语?我唯一的思想寄托只有在‘SCP基金会’里创作出三篇好的文档,并且写出人事档案,不,不,时日不多了,新年要到了,‘恶魔’就要来了,我恨我,我恨我是个文明人,说话讲原则讲道理,从不动手,我恨我,我恨我是个小孩,我不是一个博士,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我只是一个在许多小孩中思想突出的单个生命体罢了,我就像一个疯子,我和他们都不同,因此他们都不喜欢我,我的话语我的思想明明说出了一切道德,他们却说我脑子有问题,这不可能,我希望我睡一觉能够到达其他世界,我希望这一切一切都是梦,我好像穿越到2017/10月,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我没有这些机会了,我错了,但我并不是完全错的。”——少年

“我大部分都是对的么?我无法这样认为,这是一种脸皮厚的行为,说自己大部分是对的?不对,我是……,算了我越来越不正常了,睡觉?也许安眠药是最好的选择,但要怎么购买呢?等等,对啊,我死了能带给什么影响呢,毫无影响,我死了我能做什么么,但是谁又在意我呢,Error,对与错,你总该选一个,我选择了错,我死了对那群人有什么影响么,多半就是专门拿出来说一下,我这样做有何意义,但是,我被一切的一切限制着,我活在电子网络时代,因此,没有电子网络,我才无法活下去,我的意识放佛储存在网络中,我在现实就是个废人罢了,把一切看向网络,我游戏打得再好有什么用呢?能够打人么?我思想觉悟再高能作为武器么?我又不是鲁迅,我不是什么名人,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一篇作品都写不出来。”

“我曾想过,为什么没人愿意站出来为某些特定的人洗白,对啊,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不可能活着,无论是家庭还是一般民众,就像歧视一样,你去为被歧视的人说好话,你觉得你会成功么?会么?这很少见,甚至是个概率/幸运问题,我依旧无法阻止某些事,这些都不可能,没有什么异常,我也不是什么Error,再见了。”——少年//

闹钟响了,梦醒了,我的眼角有点湿润,这是我第四次流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