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ya的翻译铺子

Site-19:08:00,饼干失窃案后一天

饼干失窃之后,Site-19陷入一片混乱。Magnus博士大步走过门厅,向任何胆敢错看他的人展示他锃光闪亮的3级徽章。他一直努力工作,甚至向上司恳求,这所有的付出早就足以让他被重新列进考虑晋升的名单中,更不用说是获得这枚徽章了。

要是再努力一点、运气再好一点,他或许就不用再面临死亡的危险,不用再遭受惊魂的痛苦。他把握住了和更高级别员工一起工作的机会,他的研究前景一片大好。在一个日常与异常项目和令人震悚的事物接触的组织中,形而上学现实专家并非一无是处。

他升为3级后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出这些人中到底是谁从Site-19的一个罐子里偷了一块饼干。很明显,这是一种试炼。

他走到安检站,对着扫描仪展示自己的ID卡。门悄然打开,房间内的气氛紧张的如墨西哥僵局一般。MTF-Epsilon-22的六名成员全天候驻扎在这里。

“我想要一份详细的情况说明。”Magnus说道。他希望自己的声音能流露出他并不拥有的自信。他还在努力习惯着自助餐厅里没人在他前面插队的事实。他朝离罐子最近的特遣队成员打了个响指。

“长官,我们现在只知道有人从——”他的脸皱了一下,“——饼干罐里拿了一块饼干。我们只知道谁不可能拿了饼干。”

Magnus点点头,走向饼干罐,罐里还装着不少饼干,但这堆饼干的顶部明显少了一些。“我明白了。还没有迹象表明是谁干的?”

“长官,我们有一份名单,记录了没拿饼干的人。”他把一张纸递给Magnus,后者于是仔细研究起来。

“等等,我已经被排除了,但是上面说……我在“胡扯”?”Magnus朝着警卫挑眉蹙额。

“长官,我不知道是谁编写了这份名单,我只是——”Magnus挥挥手,打断了这个特工的话。

“没事,没事。我想讯问一下站点里不在这份名单上的人。让他们到等候区报道。”


十六个小时后,Magnus博士疲惫不堪地回到他与Kensington博士共用的办公室。他瘫倒在桌前的椅子上。“操。”

Kensington博士从他正在阅读的漫画中抬起头来,挑眉说道:“怎么了,Magbutt?你找不出是谁偷了那块愚蠢的小饼干吗?”

Magnus抬起手做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他把头埋在书桌上,含含糊糊地说:“是啊,根本找不到。没人知道是谁从罐子里拿走了饼干。”Magnus抬起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这么在乎一块饼干。这只是一块饼干,对吧?连SCP都算不上。”

Kensington博士把他的漫画扔在桌上,坐正身子。“你真的不读主管们给你发的报告?这是3级工作的一部分。”Kens挪开了一些桌上的资料,把一份订好的文件扔到了Magnus的桌上。“这是一个异常项目。每个想吃饼干的人都会极力保护饼干。但它们可以稍微改善整体的健康状况,尽管不像500那么有效。只是一点点的改进,它不是万能药。”

Magnus把那页纸扫视了一遍,眼神严肃起来,又把纸放下。他伸手去拿桌上已经迅速变冷、平淡无味的咖啡,做了个鬼脸,抿了一口。“好吧,我们现在知道三件事:这些饼干会让你感觉更好,每个人都想保护它们,但是还是有人成功拿走了一块。我想拿饼干的人一定有这样做的充分理由。”

Kens耸耸肩,拿起另一本漫画,翻到折角处:“我想也是。嘿,顺便一说,我问你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Magnus疲惫地点点头:“嗯,他今天就要出来了,大概一小时内就能接见访客。你为什么不自己问问呢?”

Kens站起身,对Magnus得意地笑着:“因为啊,Mag-butts,我有更重要的4级任务要做。我不能再做这种小事了。”

Magnus瞪了Kensington一眼,给了他一个中指,接着就开始徒劳地猛敲键盘,试图在饼干失窃之谜上取得一点点的进展。


Kensington博士的脚步声在医疗区的走廊里回荡。这里总是安静得令人窒息,但总比它不安静的时候好。Kens也在这里有过许多不愉快的经历。

他走护士站,亮出他的ID卡,“嗨,”他瞥见那护士的姓名牌,“Dan。我想去Charles Gears的房间。”

年轻的护士迟疑了一下,“我很抱歉,先生,即使是4级人员也不能见他。考虑到站内异常的数量,他的医生希望这时候谁都不要打扰他。4级也不行,对不起,Kensington博士。”

Kensington点点头,轻轻地用拇指拨弄着他ID卡背后那颗几乎看不见的嵌钉,身前闪出一连串符号。“或许你能重新考虑一下?”他说着,O5议会成员的模因图案在年轻护士的眼中闪动。他会允许他的任何请求,又会忘记是谁放出了这些图案。这是能使自己隐藏于众目睽睽之下的一个利落的小技巧。

“好的,当然可以,先生,我很抱歉。在177号房。”他使劲咽了下唾沫。

“谢谢你,Dan。好好工作。”Kens微微一笑,转过身去,礼服鞋的鞋跟在通向177号房的走廊上嗒嗒作响。Kens经过转角时,Dan摇了摇头,回到他眼前的排班工作上,对实际情况仍然一无所知。

Kens终于到达177号房时,各个房间的监控都发出了轻微的报警声。他在门上扫描了自己的ID读卡器,悄悄溜进房间。

房间里一张单人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秃顶,但健康的男人。他还在恢复中,脸颊稍稍有些凹陷。窗台上的花瓶插着鲜花。他放下架在腿上的书,抬眼打量着Kensington博士。“博士,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Kensington博士微笑了一下,越过鲜花读起了附带的字条。早日康复——Agatha。“Charles,你很高兴?”

Gears博士稍微仰起头,“只是个修辞手法。你有什么事吗,博士?”

Kens穿过房间,坐在床脚:“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我知道癌症没有那么严重,但是……”

Gears博士点点头:“考虑目前的情况,我的状态还算不错。谢谢你,Kensington博士,肯抽出时间来看我。你费心了。”

Kens又微微地笑了一下,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三明治袋,里面只有一块掉了些碎渣的饼干。“嘿,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吃甜食,但是还是请你吃了它,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Gears博士踌躇了一会,吃了那块饼干。Gears博士不是个轻易流露情感的人,但他脸上还是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博士,谢谢你。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继续把书读下去。”

Kensington点了点头,静静地离开了Gears的病房。他走在Site-19的门厅里,步伐恢复了许久不见的活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