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死的沙盒/箱/桶/柜/█

我希望我死后
能被弃尸于无人的荒野
我的尸身喂养了鬃狗、秃鹫与蛆虫
我的遗骨成为了老鼠、爬蛇的居所

当时间的长河洗去所有的腐臭后
我愿意让树种扎根于我的肋骨间
我希望自己早已空无一物的头骨中
能有野花盛放

▶=====================◀


请看这篇↓谢谢! 这篇是我正在写的,请留下您宝贵的建议吧~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林瑟龟缩在走廊尽头的角落里,惊恐地盯着眼前的一地碎肉。这些烂肉已经被他身前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版终结者的男人用AA-12射了两个弹鼓,但是还有一些肉块在血泊里蠕动、再生。这坨肉在五分钟前还是林瑟的博士导师,虽说它在一分钟前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然后现在被轰成了渣。

激烈的自由射击过后,那人把AA-12垂下枪口指地,转过头来,对林瑟说道:“给我燃料。”

林瑟楞楞地盯着他。

“终结者”向前走了两步,不耐烦地重复到:“把我让你去拿的液体可燃物给我,酒精、丙酮还是汽油,都行。别告诉这个破大学连个化学实验室都没有。”

林瑟这才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两大瓶高浓度酒精。

“够了。”那人接过酒精,把AA-12扔给林瑟,后者一个踉跄,勉强接住。

“把枪放进包里,放不进去的话露个枪托在外面也可以。我知道你需要缓缓,也有一百万个问题要问,但是现在咱们该跑路了。把你的手机扔了,有事在我的车里说。”

不应该是这样的。林瑟昨天把最终版的毕业论文发给了他的导师,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就能完成最后的校对,然后发表,然后他就能博士毕业,然后找个年薪几十万的工作悠哉悠哉的过日子了。

不出意外的话,林瑟还想好好地睡一觉,为了完成论文他这三天睡了不到五个小时。

不出意外的话。

现在,林瑟双脚发软,被一个看起来像是终结者的家伙拖着走下楼梯,身后警铃大作,扭曲的碎肉在火光里哀嚎。

毫无疑问,这是意外。


“你吸过毒吗?”开车的人问。

林瑟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用过毒品吗?最好是注射的那种。”

“什么?不,当然没有!为什么问我这种问题?”林瑟的一部分震惊转化为了愤怒。

“好吧,我找找。”驾驶座上的男人在车载显示屏上按了几下,打开一个箱格,拿出了几张三指宽的正方形贴纸。

“刚才的怪物身上带有致命的寄生虫。鉴于你没有人体注射的经验,就先用这种抗毒素贴纸凑合一下。贴在手腕内侧,双手都要。原理不用我解释吧?博士。几百万个纳米针头,你比我懂。”那人自说自话地把贴纸扔向后座。

贴纸掉在后座上。林瑟捡起贴纸,用颤抖的手撕开胶布,把它黏在自己的手腕上。一阵清凉感从腕部袭来,林瑟搓了搓手,咽了一下口水。

林瑟用发颤的声音说:“他叫安·汤普森。”

“什么?”开车的人问。

“他叫安·汤普森,就是那个被你打成肉酱的怪物。他是我的博士生导师……以前是。”

“哦。一般来讲跟陌生人见面时,人们都会首先介绍自己的名字,而不是他老师的。那么,我叫艾略特,你呢?”

“林瑟。”

“很高兴认识你,林博士。”

一阵沉默。

“你难道不想问点什么吗,林瑟?”

“我不知道该问什么。”林瑟停顿了一下。“还是你来说吧,艾略特先生。”

“哦。先生就免了,我不喜欢敬辞。”艾略特瞄了一下GPS,说道:“路况还行。自动驾驶。”

车内响起了温和的电子合成音:“自动驾驶,已开启。当前道路事故发生率:百分之零点四。”

艾略特拽了座位下面的一个拉杆,驾驶座缓缓地转了180度。林瑟盯着转过来的艾略特,张了张嘴但是没说话。

“不好意思,在谈重要的话时我比较习惯面对面。长话短说,林瑟。你被卷入一件很糟糕的事件中了。”

“很显然,不是吗?”林瑟有气无力地回答。

“是的。这件事相当复杂,而且,呃,对于你来说有点科幻,我会尽量向你解释清楚。下面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要相信我。我是隶属于一个组织的特工——对,你扬了扬眉毛,就是你想的那样,黑衣人、神盾局,就像影视作品里描述的那样,只不过我们的组织要更大、更隐秘,你可以管我们的组织叫‘基金会’。我们专门处理一些异常事件,比如——抱歉,请节哀——比如你的导师那样的。”

艾略特继续说道:“然而,你导师的情况并不在我们的预料之内,这很糟糕,往往意味着有大事发生,因为我们几乎事无巨细。我没开玩笑,别在心里暗自嘲讽。你叫林瑟,今年25岁。你的父亲叫林瑟·奥斯本,你的母亲叫艾达,她在你13岁的时候因车祸去世了。”

“那你还问我叫啥……”林瑟无奈道。

“那是为了让你冷静下来的寒暄。我继续说。刚才我说到了我们很细致,对吧?这有些侵犯隐私,但都是为了保护人类。不,别这样看着我,回忆一下刚才的怪物,隐私和那玩意你想选哪个?总之,为了保护人类,我们众多的工作中有一项是引导并控制公众科学的发展,我们会监测所有最新的科学研究、学术论文,并评估它们对大众科学的影响。那些通过评估的,像是电力、核能和计算机,我们会允许公众研究它们;而对于已有科学体系干扰太大的,比如魔法、永动机和因果律,我们会遏制关于这些的研究,以免人类的科学、社会,甚至整个文明崩溃。”

“……这已经超出科幻的范畴了。”

“也许吧,但是你要尽量接受,毕竟事态紧急。我现在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正在搞关于鲸鱼的研究,对吧?”特工问道。

“是关于海洋哺乳类大脑活动的课题。我们以海豚为主要研究对象,在精细的协调下,它们只需要一半大脑就能进入睡眠状态。”

“对,就是这个。你的研究课题的扰动因子高于稳态……算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注意到了你的研究,并且认为它会对人类社会有所影响——是可能需要我们干预的影响。所以基金会开始关注你的研究,我便被派来负责你所在的区域。”

“但我研究的不是什么新鲜东西,早在十年前人类就已经发现鲸类的作息特点了。”林瑟显得有些困惑。

“是的,基金会也是这么想的。你的研究有点特别,但不至于招来那种怪物。而事实证明我们错了,那种怪物可不会因为不重要的小玩意就出没。不然他们也不会只派我一个人来这里了,我觉得凭我一人对付它们有些过劳。我得申请支援。”特工悻悻地说。

“呃,你的意思是,你们以前遇到过那种怪物?”

“何止是遇到!它们简直是基金会的死对头,呃,之一。它们是一个邪教集体,非常邪恶、混沌,我们称之为‘欲肉教’。你的导师要么是他们中的一员……不,从外观上来看,应该是被‘白虫’感染了。还记得从肉块中爬出来的小虫子吗?再次抱歉,勾起了你不好的回忆。总之,欲肉教的人会夺取对他们有利的异常……我是说,你的研究可能成了它们的目标,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仔细分析一下。”

艾略特继续说道:“然而不幸的是,基金会在这个城市没有站点,我们能去的只有几个安全屋,那里有必要的武器和设备,还有能直通总部的闭路通讯线路。这辆车里的通讯装置没有反追踪功能,我需要到安全屋之后跟总部联系一下。好了,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林瑟显然无法消化这巨量的信息,他有点恍惚地问:“那学校……现在学校应该是一片狼藉,怎么办?要报警吗?”

特工不屑地说:“不,不需要警察,我们有专业的善后人员。实际上,我们超擅长善后。”


半小时后,特工的车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你是个知书达理的博士,而且看起来挺顺从的,但我还是要再重复一遍,你身处于一件很危险很复杂的事件中,而我是来帮你的。想好好活着就得听我的,明白了吗?”艾略特往装着AA-12的书包里又装了些东西,然后背着包把车载终端取了下来。

“呃,我明白。这是要下车吗?可我们还在大道中间。”

“是的,红灯只有50秒的时间,所以咱们动作要快点。”艾略特掀开车底座的一块挡板,下面露出了一个井盖大小的圆门。接着,他转动门上的阀门,一阵机械连接的咔哒声过后,底座的圆门弹开了,一条通往地下的垂直通道出现在二人面前。

“卧槽……”林瑟惊呼道。

艾略特一边快速地操作着车载终端,一边说:“你先下去,林博士。请快点,我们只剩30秒了,感叹等到下面再说。”

林瑟抓住通道内壁嵌着的梯子,笨手笨脚地往下爬,艾略特紧随其后。林瑟的双脚刚碰到地面,他就听见“咚”的一声,上面的井盖关上了。

艾略特从梯子上跳了下来,他掏出终端看了看。终端上的GPS和车载摄像头视角显示着特工的车正在自动驾驶的控制下于车流中稳步行驶。

“很好,现在跟紧我,我们要走着去安全屋。”

“我们是在下水道吗?”林瑟问。

“你觉得还有其他地方有这种味道吗?”艾略特呛了他一句,拿出一个手电筒和一把格洛克19,一手持枪一手握住手电,交叉双持着向前走去。


▶=====================◀


翻译进行中↓ 据说谷歌翻译的准确率能达到80%……

暂无


▶=====================◀


点子栏↓ 乱七八糟,得好好整理下

男人贫穷,女人富贵,男人与女人相爱了,两情相悦。(男人遇到女人前本想自杀)
尽管女人不说,男人还是明白,自己的出身配不上她,于是男人离开了女人,走南闯北想给自己贴金。
在旅途中他发现了「买卖睡眠的机器」,睡眠价值不菲,男人用自己一生的睡眠卖了个好价钱,腰缠万贯的男人回去找女人。
然而,女人以为男人不再爱她,悲痛万分,她也找到了「买卖睡眠的机器」,为了记住男人的样子,她用自己所有的财富换来了永远的沉眠,以期能在睡梦中与男人相守一生。
男人找到女人后悲痛欲绝(再放送),决定用自己的余生守护他的睡美人。
男的一直到老都没睡过一次,女的到老都没有睁开过眼睛,但是他们还是一直互相爱着对方。
男人最终耗尽了自己用睡眠换来的财富。破旧的屋子里,他坐在布满补丁的沙发上以世长辞,老女人在死前最后一秒睁开了眼睛,她感到有些困惑,她怀疑抱着她的这个男人是谁,因为在她的记忆里,男人仍然像记忆中那样英俊潇洒。
然后基金会的特工破门而入带走了这对狗男女


▶=====================◀


已发布↓ 开小号疯狂up中

翻译:


原创:


▶=====================◀


代码实验室↓ 全 是 抄 的

附录CN-1000-1

 基金会对SCP-CN-1000-α组织行动记录





警告:以下内容全是我从别的文档抄来的

你正在尝试查看的文档只对O5议会以及持有GEHEN/5/1000CN权限人员开放。

该权限不包含于常规5级安保协议中。


尝试在没有必要权限之下查看下文内容将导致你在基金会担任职位被解除,且你所有的教育、医疗、退休和死亡福利待遇将被取消。经由上交你的证件,你已经以此被默认为同意暴露于一个已知的安保模因下,并且已经进行了预防该模因影响的接种。在未授权的情形下,这一抑制影响将是不可治愈的,而安保人员将被派出对你进行复苏,并将你带往拘留室进行审问。若你尝试在未与基金会内网链接的任何电脑上查看该文档,你将被立即处决,无论你持有何种权限。



2020年,第三次O5议会关于SCP-CN-1000的投票的代码被我抄了

投票程序已经开始(2020/09/30)。包括赞同与反对票,无弃权。

鉴于SCP-CN-1000的性质,投票在PloI-[屏蔽]上进行。参与投票程序的人员包括:O5-1/O5-3/O5-4/O5-7/O5-8/O5-9/O5-10/O5-11/O5-12/O5-13。共计为19人。

注:鉴于九子议会结构中的九子代表九个势力,所以采取代表制。

继续阅读需要确认您是否具备此前并未验证的Q级特殊投票权限。

继续在无权情况进行阅读将会导致您被BERRYMAN-LANGFORD模因抹杀触媒处决。



关于语言相对论与文字模因的关联性的研究报告的代码被我抄了(节选)

范██,2018/11/25

1. 引言

对人类思考的可视化解读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

2. 理论

通常,电信号由人类的视觉或听觉系统,进入大脑中的视觉性或听觉性语言中枢,再与语言中枢其它各部分产生协同作用,指导人类的行为举止。

3. 例证

SCP-CN-1000 即为可以导致强化 Sapir-Whorf 过程的一类文字模因。其在历史上的多次爆发显示,它对人类大脑非常有效。对于 SCP-CN-1000 的持续研究揭示出下列 3 种趋势:

  • 已发现的 SCP-CN-1000 实例的首次活动时间不断向前推移,几乎伴随人类文明的整个历程。
  • 随着 SCP-CN-1000 活动次数的增加,其显示出自我进化的特性,表现为强化 Sapir-Whorf 过程的不断高效化。
  • 最新的 SCP-CN-1000-大脚 与 SCP-CN-1000-拟人 说明,SCP-CN-1000 也可作用于大脑结构与人类有 ██% 以上相似度的物种上。
4. 思考

研究到此表明,SCP-CN-1000 是一类具有自我意识的文字模因。

5. 建议

没有任何一种书写系统是安全的。

对于 SCP-1000 语言学与文字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其所使用的语言特征与安那托利亚语族类似,并使用类似于原始西奈字母的拼音文字书写系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