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coniformes-SCPs
评分: 0+x

威胁等级:橙色

特殊收容措施:在SCP-CN-XXX内部及可能出现的所有位置附近低海拔处均设置临时站点,依据CN/SMT/006号收容保密预案以存在雪崩隐患为由封锁异常区域SCP-CN-XXX所存在的区域已经开放,撤除所有临时站点撤除除站点-XXX-0外的所有临时站点,由遥感卫星███-03进行每周一次例行监视,以确定对象不会出现在记录之外的地点。相关人员对于此对象的继续研究需要得到其所属站点主管的许可已经被禁止。

[2020/2/13重新修订:]将派遣MTF-庚午-09("Dimensional Customs"-次元海关)驻守临时站点-XXX-0,对任何尝试进入或从SCP-CN-XXX内部出现的人员(在离开SCP-CN-XXX前统称为SCP-CN-XXX-1)进行严格核查。为避免基金会利益的流失和新敌对份子的出现,临时站点-XXX-0所有2级以上人员均拥有紧急对SCP-CN-XXX-1麻醉、记忆删除和处决权限。所有到站SCP-CN-XXX-1都将被列为POI,同时也应注意保存离站人员的文档。

描述:SCP-CN-XXX是西藏喜马拉雅山区冰雪中一座不定时且出现地点随机的建筑,其主体部分与普通大型火车站相似,然而并未观察到存在与之相连接的轨道。设计结构符合现代建筑学,建材以当地常见的岩石代替钢筋混凝土。地基部分会随出现位置的地形而改变。在目前所有观察与勘探记录中,该项目总是以主门面对探索队1出现在暴风雪中,使得其站台部分在外部任何方向都无法被观察。

该项目内部结构也为典型的现代大型火车站设计,然而十分空旷,没有候车椅或闸机等附属物品,无生命迹象。所有可被辨识的文字属于同一个未知语言体系。项目共有三层,层高十米,有与电梯井类似的结构,其台阶完全符合人类尺寸,自第二层开始可透过玻璃外墙隐约看到项目的站台部分,但所有入站口都被碳纪年显示为石炭纪的化石木材封死。部分人员在看到站台后会产生无法遏制的登上站台的冲动,此行为应被立即强制阻止。对基金会具有价值的人员应被强制制止。

在临时站点撤除前总共组织了四次勘探活动,基本上完成了对项目内部除站台外所有部分的探索与记录。勘探过程中没有在站台外遇到任何危险,休谟指数一直保持正常,然而在二楼D区37号走廊发现平整的严重破损痕迹,疑似空间折叠作用失控所导致。大部分可被鉴定的样本都检测出2亿年以上的历史,剩余部分可能用于替代腐朽的原部件。在项目的地下部分发现古老而巨大的不明机器。此外,勘探队员发现即使项目在暴风雪中敞开高为5米的大门,内部也不会出现积雪,且能保持一个标准大气压。第二次勘探后经小组成员协商,在项目内部一楼设立临时站点-XXX-0,由庚午-08-03和庚午-08-06驻守,研究判定项目非站台部分的主要机能已因为过于久远而无效化。对于站台的研究在实验事故XXX-03后中止,随后经O5议会表决通过了修改对于SCP-CN-XXX的特殊收容措施的提案。

SCP-CN-XXX收容过程简表


日期 事件 备注
2019/4/24 SCP-CN-XXX首次引起基金会注意 遥感卫星███-03发回基金会的图像中被检测到异常。基金会立刻成立了专项研究小组并封锁了项目第一出现位置附近区域。随后陆续建立临时站点1至6号。
2019/5/13 第一次勘探 由MTF-庚午-08完成任务。初步了解项目内部情况。
2019/7/09 第二次勘探 由MTF-庚午-08完成任务。损失庚午-08-04。基本测定项目异常属性。勘探事故报告详见附录。临时站点-XXX-0初步建成。
2019/7/11 事故-XXX- 02 项目改变坐标后,驻守站点的庚午-08-03和庚午-08-06失联。事故报告详见附录。
2019/7/21 第三次勘探 分为两支小队进行勘探。重新定位改变坐标的项目,补充完善临时站点-XXX-0的物资与设备。专项研究小组入驻,开展对于事故-XXX- 02的调查。
2019/9/08 第四次勘探 由重组后的MTF-庚午-08完成任务。主要为临时站点-XXX-0提供给养和设备维护,协助站点人员探索项目地下部分。
2019/12/10 事故-XXX-03 事故报告详见附录。
  • 以下附录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 _

    由于对项目的站台部分的严格管控,专项研究小组进驻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发生与站台有关的事故。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事故,即事故-XXX-03,由苏博士引起。2019/12/10,苏博士私自动用权限,强制闯入项目站台部分,引起强暴风雪和3级现实崩坏事件,并于约三分钟后在观测视角中消失。同事故-XXX-02相似,苏博士的行为没有任何预兆,且此前记录的表现完全正常。事故-XXX-03发生后项目负责站点通过了马博士关于停止对项目研究的提案。

    2020/1/4,一位自称苏博士的男子,即第一位记录的SCP-CN-XXX-1拜访临时站点XXX-2。其识别码按照基金会格式编写,然而无法被识别。其虹膜纹和全部指纹与苏博士的数据相符。其谈吐、衣着与正常人大相径庭,从其羽绒服中绒羽提取的DNA序列与已知任何可制绒的生物比对结果都为阴性。在临时站点-XXX-2半个月后,SCP-CN-XXX-1已经基本习惯正常人的交流与行为举止,并表现出迫切寻求自己身份被认可的欲望。目前SCP-CN-XXX-1仍在监视中,而基金会正在讨论是否判定其为苏博士并恢复职位。

      • _

      受访者:[SCP-CN-XXX-1]

      采访者:[项目主管██]

      <记录开始>

      ██:我们再来确认一下。你自称为在事故-XXX-03中丧生的苏博士,并要求得到他名下一切权限和所有物?

      SCP-CN-XXX-1:我赞同而又不赞同。你们已经研究了我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还没有看到一些端倪?

      ██:我们仍然无法为事故-XXX-02和事故-XXX-03的差异找出原因。

      SCP-CN-XXX-1:你们是对的。它们本就是一回事。

      ██:一回事?那么为什么庚午-08-4、3、6死了,而你回来了,自称苏博士却一点都不了解苏博士生前所掌握的情报?你的话不是一直在自相矛盾吗?所以我们仍旧怀疑你只是异常的产物。

      SCP-CN-XXX-1:天啊……我本以为你们会聪明一点。

      ██:我已经厌倦了和你打毫无意义的哑谜。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SCP-CN-XXX-1:我就是苏博士。只不过曾经不属于这个宇宙。按照你们的说法,我来自一个平行世界。你们对我的研究记录应该可以证明这个观点。SCP-CN-XXX的确是一个站台,并且可能是这个地球上最古老的一个,这使得我们可以在很长的时间区间内造访。我看了庚午-08-4的记录,他没有死,最多摔伤了。他现在应该在一个不同的宇宙吧,这是他的选择。还有先前的苏博士,他应该从来没有穿越过,所以他和你们都以为这是致死事故。

      ██:如果是真的,那么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去到一个你已经存在的世界会怎样?

      SCP-CN-XXX-1:不会有这种可能。宇宙自有其运行规律。比如一根杆子,在能量守恒下,一边下去了,另一边就会升高……该死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总之如果你穿越了,你到达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曾经、现在或未来存在过你。宇宙不会踏进同一条河流。

      ██:所以你已经穿越过……

      SCP-CN-XXX-1:不下十次了吧。每一次都给自己找了一个基金会的职位,反正咱也干不了别的,而且靠基金会的数据库找到新的站台也方便。除了第三次,那个地球没有基金会,只有一个……虐待水生动物的地方。

      ██:这听起来绝不像是我认识的苏博士。

      SCP-CN-XXX-1:那只能说明他并不曾向你敞开心扉。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我,注定要在第一次意外登上站台后沉迷其中,像面对海洛因一样无法抗拒。谁也看不懂那些站牌上写着什么,但对我们而言去哪都一样,因为在我们眼中,只有此岸和彼方。我们注定是永远漂泊的异乡人,即使是那个从未穿越过的、兢兢业业的苏博士也是。

      ██:最后一个问题,苏博士,你们为什么要抛弃一切,毫无意义地在无数个你们不了解的世界中穿梭?

      ██:(沉默约一分钟)可能只是因为,任何一个世界都不适合我吧。

      我猜有个混账
      在我心里面躲藏
      能安慰他的只有
      陌生还有放荡
      他时刻需要对岸
      无论是在哪一边
      那就这样吧
      我们再见啦
      请转身泪如雨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