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沙盒

第二十八天,我们依旧没有研究出这场瘟疫的病因。健康的正常人在走路或干其他事时猝然倒地,再也没有了意识,我们也习以为常。全世界都在发生这种事情,媒体早已瘫痪,电视里飘荡着滋啦作响的雪花,倒与窗外越来越多的柳絮相映成趣。我们仍然用毫无意义的研究使自己有事可做,像徒劳的在渐渐合拢的猪笼草里挣扎的蚊蝇。我们如此麻痹自己,直到第一个研究员在实验室的白瓷砖上躺倒,再也没有站起来。于是我们放弃了一切抵抗和希望。

我在这春天的荒原中行走,随处可见仍在呼吸的尸体和漫天的柳絮。我在倒下前终于抓住了一小团:那不是纤维,也没有种子,那是除了柳絮之外的任何东西。我终于明白了,于是我的灵魂也即将和千千万万个同伴们一样,在几千年的侵蚀中再也扛不住春风的吹拂,七零八落地在广阔的大地上飞舞。

但是我没有倒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