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IXIN-19

SCP-CN-2019;:沙丘

项目编号:SCP-CN-2019

项目等级:Keter

收容措施:项目应收容于一尺寸不小于2m x 2m x 2m的隔热合金密闭箱内,夹层填充生石灰与纳米级铁粉,为防止变质应每2天更换1次。房间内严禁空气流通,应随时配备两台以上空气湿度检测仪,每1小时查看1次,空气湿度应控制在15%以下,每天应配备B级或以上的成员两人监视湿度检测仪并作出调整。目前该收容措施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沙漠中一个不知名小岛下方,深度-20米,该site配备热核弹头一枚,收容失效时可进行有效打击,应在平时有两支MTF驻扎于此。注意,该sitr内所有人员均需经过DNA筛查,契合度高的人员严禁进入该收容措施。
描述;SCP-CN2019被描述为一团褐色凝胶态液体,无固定形状,表面覆盖一层油状膜,较光滑,内部为液体,可流动。在空气湿度为15%以上时,SCP-CN2019会缓慢移动,一般认为是无意识的生理活动。若空气湿度一直在15%以上时,表面膜将逐渐溶解,当其彻底溶解时,SCP-CN-2019由凝胶态变为液态并剧烈”蒸发”,当蒸发量达到原本体的一半时,停止蒸发,表面膜重新形成,空气中肉眼可见大量微粒。目前未观测到SCP-CN-2019有除水分外其他物质摄取情况。在空气湿度为15%以下时,SCP-CN-2019进入休眠状态,表面膜皱缩为硬壳,外部生理活动完全停止,只观测到内部水分仍在缓慢流动,休眠期取决于空气湿度。当SCP-CN-2019受到攻击时,将快速恢复并大量繁殖,除高温灼烧时,SCP-CN-2019将强制进入休眠状态,其外壳对火焰有隔离作用,只能动用热核弹头才可以保证彻底消除,建议保守收容。

关于”蒸发”:“蒸发”过程看似为大量水分发散过程,但据 “沙丘研究所”遗留报告指出,“蒸发”为SCP-CN-2019繁殖过程。主要形式为孢子繁殖,,因一次性可喷发两千万左右,故有肉眼可见的白雾。孢子代号SCP-CN-2019-01,直径在10纳米到30纳米不等,由外部蛋白质外壳与内部碳-硅基DNA单链组成,空气传播为主,具有极高的传染性与致死率(详情关注附录)..

发现经过:1950年,美国一处核试验基地突然失联,军方多次派出该项目被SCP潜伏特工发现后,由基金会全权接管此项目,随后基金会派出MTF队员前去调查,当队员到达爆炸地点后,发现所有措施已被销毁,只有地下20米的防核建筑保存完好,措施内只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和一本残缺的研究报告,队员在其体内以及墙壁上发现了SCP-CN-2019的植株体。

附录0-1: :

关于“凯恩斯博士的实验报告”选段
6月16日
今天在外面发现了一处沙漠古代遗迹,更准确来说是一处祭坛,不过上面没有祭品,只有一堆干巴巴的褐色固体,虽说我是一名核物理专家,但其实我对遗迹的兴趣比对原子的兴趣更大。我带了一些样本回去研究,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话说祭坛上还刻了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荣耀属于沙丘。
6月27日:样本带回不久,就有了进展。我发现它只需要摄入水分,应该属于古细菌一类,它还会把多余的水分排出来,就像被蒸发了一样。应该向上级报告一下这件事,说不定这是一种新品种。
6月30日
三天前,研究所爆发了传染病,情况急转直下,所有人都被传染了,我也不例外。任何药都不管用,病原体也不清楚。诡异的是,最先病倒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速度几乎肉眼可见,还长出了黑菌,那场景我一生不想看见第二遍。
最近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这地方就像被诅咒了一样
7月5日
大家都死了,除了我,不过这也只是时间问题。昨天,我找到了病原体,竟然是那褐色的东西。不过一切都没救了,它现在已经在研究所到处繁殖,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有它黑色的身影。我已经绝望了,上帝啊,救赎我吧。

结论:凯恩斯博士的研究室人员全部被感染致死,但他本人的尸体应该是在实验室,而最后发现时却是在防核措施里,应该是被不明物质移动过。
附录0-2:关于“沙丘研究所”研究报告。
1954年,我们付出了极大代价,将一部分SCP-CN-2019运送至中国罗布泊地区,并在腹地建立了沙丘信使研究所,进行关于SCP-CN-2019的一切研究。三个月后,该设施收容失效,被中国政府以核试验为由销毁。下面是研究所的遗留报告。
6月21日
SCP-CN-2019移植成功,开始进行试验。
7月20日
试验进行了一个月,进行感染试验200次,结果如下
1,:孢子感染后两小时,D级实验体开始出现发热,呕吐等情况,并伴有出血。12小时后,内脏大面积衰竭,心肺功能丧失,实验体陷入休克状态,14小时后,死亡。20小时后,尸体水分急剧减少,同时体表肉眼可见SCP-CN-2019繁殖。24小时后,尸体被完全吸收,SCP-CN-2019繁殖完成。
2,孢子感染后1小时后,实验体陷入昏迷,各项身体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内,72小时后,实验体恢复意识,可以正常活动,进食,与常人无差。但切样检测发现,全身细胞中已经充满了液态SCP-CN-2019,较集中于大脑组织液,脊髓液,滑膜液中,无转移倾向。
3孢子感染后2小时,实验体陷入休克。30分钟后脑死亡,但心肺功能正常,全身未见腐败。解剖发现,尸体全身充斥着液态SCP-CN-2019,内脏浸泡于其中,外部特征已有明显突变,大脑正常运转,颅腔内充斥着液态SCP-CNP2019。目前尚不明晰其工作原理。应该是共生现象。
4另外对于植物的研究表明,SCP-CN-2019对成熟植物无任何影响,植物幼苗则会吸收其体内全部水分以致其干枯而死。目前尚未发现对上述现象的补救措施。
8月20日
研究取得重大进展,博士发现SCP-CN-2019的染色体决定其共生状态,研究发现,当宿主染色体与SCP-CN-2019的染色体契合度为0%-50%时(概率为十分之一),SCP-CN-2019将攻击宿主致其死亡。当契合度达到51%-75%时,SCP-CN-2019将选择与宿主共生,形成SCP-CN-2019-01(概率为一百万分之一),外表与常人无差。当契合度达到75%以上时(概率为一千万分之一),SCP-CN-2019将夺取宿主身体控制权并致其死亡,形成SCP-CN-2019-02。并观测到SCP-CN-2019-02与SCP-CN-2019-01有微弱但持续的信息交流,交流方式为散播气味分子,目前还未破译该信息含义。
9月15日
收容失效,该日凌晨6时许,所有SCP-CN-2019-01集体暴动,其体内的SCP-CN-2019杀死了宿主并夺取了身体控制权,大量SCP-CN-2019聚集在脑部。同时在体表的SCP-CN-2019皱缩,形成坚固外壳,普通武器难以击穿。大量SCP-CN-2019-01聚集在一起,并向SCP-CN-2019-02所在地进发,10分钟后与守卫发生交火,30分钟后交火结束,所有SCP-CN-2019-01被消灭,SCP-CN-2019-02被处决。此次事件后,SCP-CN-2019突破收容,开始在研究所内传播并造成大量死亡,研究所拒绝基金会提供援助,拒绝外出求救,理由是防止SCP-CN-2019进一步传播。5天后,该研究所被摧毁。此次事件后,该地被设为禁区,由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监管。
结论:核爆之前,研究所一位不知名的博士传来了SCP-CN-2019的DNA序列图,据此,我们筛选了site里面所有员工,保证了该site再未发生收容失效事件。
向赴死者致敬!
附录0-3
SCP-CN-2019DNA序列图: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