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的难以言喻

弄出这个分页是为了让页面看起来短一些。

SCP-CN-001 Freedom Koo的提案:八荒


评分: 0+x

根据指挥部的命令

该文件的部分内容被设置为5级许可,维持收容的必要信息仅允许按需要向相关人员透露,任何对“八荒”系列项目表现出关注的未授权人员需接受A级记忆消除或处决。

项目编号:SCP-CN-00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1,即Site-CN-██及其周边地区将处于基金会CN分部的持续武装监控之下,任何靠近该区域的平民将以“军事重地”为由劝离,站点入口处应随时部署一支对人机动特遣队,任何离开该站点的个体 - 不论其外观及举止与前██号站点员工如何相似,这些个体皆被视为SCP-CN-001-1,应予以无条件抹杀。

由于SCP-CN-001-1的特质,常规武器难以对其造成伤害,推荐使用照明弹或燃烧器等压制。任何守卫人员不得进入Site-CN-██,否则将被视为KIA且不做任何救援/寻回尝试,若对象再度出现,同样将被视作SCP-CN-001-1并处决。若有可能,SCP-CN-001项目的研究团队应由非亚裔人员组成,或者至少拥有遗传自父母一方的非东亚血统。显露出受项目影响迹象的人员需被移交至Site-CN-71等待进一步处理。

描述:由于事故[删节],Site-CN-██资料库毁于爆炸后的火灾,故而大量实验资料皆不可考证。唯一一份恢复自终端的音频及文件记录附于文后,查阅需拥有相关权限。据推测,SCP-CN-001曾是一被称作“八荒”的空间异常,Site-CN-██正是为掩盖这一异常而建,并在成立之初专注于对其入口的研究。“八荒”空间与站点内部的联系似乎是一扇位于站点二楼某承重墙上,且理论上通往建筑物外部的门。

SCP-CN-001-1是一种类人形实体的总称,从生理层面上来讲为半物质状态,即对象并非由物质构成,并且可以穿过固体,但仍可与有形物体进行物理层面或其他方式上的互动。这些实体从外表上仍保持着同人类无异的外观,并通常冒充为基金会人员。由于这些实体的性质,难以进行辨识,通常认为新生实体诞生于SCP-CN-001,并通过“门”抵达Site-CN-██后离开。

考虑使用“门”进行[请确认自己拥有04/001权限并查阅页面下方附件]计划在导致了一名高级人员死亡的事故[删节]后搁置。

2nasfiq.png

若有疑问,可咨询Site-CN-71(moc.pcs|krahsmodeerf#moc.pcs|krahsmodeerf),涉密问题将不予答复。

警告!
存取该文档需拥有4/100级及以上权限,或来自Site-CN-71的授权,任何未经授权或未于基金会设备登录的访问请求将被视为入侵,即刻部署HsKra级致死性模因,立刻导致神经系统崩溃/心脏骤停死亡。

输入密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已受到警告,并且这是最终警告。


记录于20██年,9月█日。

由远及近、慌乱且踉跄的脚步,门被撞开后闭合上锁,重物在地板上拖动的噪音,抵住门时的轻响,混杂着女性的啜泣和含糊不清的自语。
沉重的喘息,似乎有人跌坐在了扶手椅上,随后疲惫地敲击键盘。




……

警告:

访问[数据损坏]重启/恢复数据库:需管理员权限已列为最高机密

请输入您的代号及密码


启 - 启动紧急协议,[干呕] - “岂无一时好,不久当如何?”


指令确认,删除常规安保权限,访问加密 - 需项目专属权限

请输入您的代号及密码


啊,操……去你妈的。代号Freedom Koo,密码……密码 - “YOU ARE FILTH”


检索中……

……

指令确认,授予4/001级访问权限

欢迎,顾博士



就这么办吧,创建新文档,编号……项目编号,SCP-CN-001,编号有什么重要?! - 项目等级……Keter或是Euclid或者随便哪个堕天使的名号……天哪我根本不在意这个 - [哽咽]我只是……我就只是……抱歉,我太害怕了。

特殊收容措施,哦,好吧,事实上我不认为它还可以被收容……也许曾经可以,但在我们做出那些事后,不,再也不能。至于描述……

那天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站在Darklight的办公室中,我听到恸哭和啜泣声,和始终萦绕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模一样。

数分钟的沉默,可以听到颤抖而压抑的喘息声。

……

听我说。

[深呼吸]我的名字是顾自由,1997年进入基金会,1999年时被分配至Site-CN-██作为情报分析员,主要负责文书工作和资料调查……也曾在Holy_Darklight博士手下任职。换言之,在我被调至Site-CN-71前,关于这个项目 - “八荒”项目的很多 - 很多信息我都有所了解,甚至 - 甚至大部分我都有所参与。正因如此 - 正因如此,我才能,我才有机会能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项目最初的名字是“阴阳”,而“八荒”则是我提出的,颜师古注:「八荒,八方荒忽极远之地也」,四面八方遥远的地方,犹称“天下”。我将之视作空间的延续,通向。而且这看起来更像是个具有地点性质的异常,为了混淆视听我甚至还写了些假文档放进了主列表中,旧法,或者说是旧语言 - 晦涩难懂,但行之有效,让不该知道这些信息的人提不起兴趣。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源于我的自负。“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只要 - 只要,[声音因激动而颤抖]我……我那时太年轻了……Darklight他也有些偏爱 - 纵容我了,所以——

天哪……[啜泣]

……

我现在上传一份文件,附录001-S。[移动硬盘插入声]是我当时发给Darklight的报告 - 呃,还有他的批复。关于“八荒”及其初步研究,在 - 事情还没有变得那么糟糕之前。



加载中……

……

指令确认,文件已上传

点击下方折叠查看附录内容


文件已储存




看吧……那时我连书面报告都不怎么会写。[轻笑声]Darklight说着将这个项目全部丢给我,但在过程中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很感谢他。

这篇报告写于由Lyn特工带领的第二次对“八荒”内部进行探索后,这次探索证实了项目内部可能存在智慧生命,因此我提出了第一项方案,但我自己也知道这项方案通过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因此也没抱什么期待。但是对于“八荒”还有太多未解之谜,因此我又组织了三次探索行动,两次是Lyn负责的,有次是别人。过程没什么好说的。

无法辨识的低声自语,几次吸气后又归于平静,似乎正在组织语言。











我站在那门前。

近乎痛苦地抽泣,伴随着敲击木桌的声音。约三分钟的沉默,可以听到扶手椅拖开后沉重的踱步,由房间一边踱至另一边,似乎是在思考。

设备调试声,摄像头打开,Koo博士收回左手,垂首坐在终端前,双手交叠撑住额头,颤抖且短促地喘息着,状态似乎很不好:头发和衣服上布满灰烬和污渍,左脸颊沾满血迹,不确定是否受伤,脖颈处有明显淤青和掐痕。房间内几乎是完全漆黑的,只有一盏白色台灯还亮着。

用了好久我才下定决心 - 握住门把手按了下去。然后我拉开门……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甚至没有看到黑暗,我看到无,没有,一片空虚……和从摄像头中看到的不一样……这不一样。

我仿佛意识到会发生什么……我伸出手去,其实我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所以我就只能朝那虚空中伸出手去。我以为会像曾经那样触碰到无形的墙壁,但我的指尖毫无阻碍地碰到了那虚空之中。然后是手指、手掌、手腕——

Koo博士抬起右手,掌心朝向镜头,尝试着活动手指。外侧皮肤呈现出烧伤后的疤痕,记录显示这是21号站点事故遗留,手腕处则有一圈模糊的深红色勒(?)痕。

——痛苦。

有那么几秒……也许是十几秒或者几十秒,我的右手毫无知觉,好像被浸入某种粘稠的介质之中。我不知该怎样形容这个,好像我正要坠入梦乡,放松了全身的神经一样,甜蜜而缓慢……但是紧接着所有的神经都再次连接上了,灼烧痛苦撕裂挤压碾碎——随便用什么人类的语言来形容吧,但也只有短短一瞬。也许十分之一秒都不到。若不是我的大脑仍保有清晰的意识,定然会在刹那的惊惧后茫然无措 - 发生了什么?刚刚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这种疼痛同我曾在21号站点的火灾中经历过的相比……似乎太不值得一提了。然而我打了个寒颤。那种 - 痛苦,改变了,变成了一种不可言说的东西。我 - 我感到自己的右手无限地延展至我无法感受到的空间,被拉作一条细线又瞬间聚拢,无处不在又无处容身……然后感知消失了,我无法再控制我的手指。

我尖叫一声,抽出手来,跪在了地上。透过被眼泪我看到我的右手……我不确定那些烧伤的痕迹还在不在……也许消失了,也许是在不久之后再次攀附而上。我 - 我哭得停不下来,几乎倒在了地板上。不仅是因为那种令人不安的感受,还是……还有 - 如果你亲眼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被搅碎重构,并且你在那之后仍然活着的话。

我意识到了 - 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明白的,这……好吧,如果我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说过那条船吗?特修斯之船 - 一艘在海上航行了几百年的船、不间断地维修和替换部件的船。等到所有零件都被替换过后,它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 - 人体内的细胞每隔五年便会替换一次,等到全部的细胞都被替换过后,我还是原来的我吗?

如果拔下我的一根头发,我仍是我。那么砍下我的一只手呢?挖出我的心脏呢?砍下我的头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自然会说一个婴儿和若干年之后长成的老人是同一个人。但是我们不会说这个老人死后千年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遗骸也是同一个人。

笛卡尔认为,松果体内存在着灵魂,Mannava博士则认为自己正在解体,人类的终结将是被遗忘。那么 - 假定拥有记忆则意味着即是我,从客观上来看,世界照常运转,而仍然存在,那么 - 那么对于本身而言呢?

自然,我们会说“我是我”,但是这种话毫无意义,因为它从主管来说不能帮我们作出任何判断,这里的自身是一个时间点上的自身 - 或者局限点来讲,是在跨过这扇门前的。即便我们成功地描述了在某个时间点的状态,我们也不能据此推断在一段时间之后的情况,因为说到底,一段时间之后的指什么。

而“八荒” - 重生之门的本质,不是回归,而是再造

八荒不是我们的故乡,不是我们的起源,它是被“门”撕裂了的人类自身,它将我们浑身的细胞打碎再造,它杀死我们又将记忆注入新生的形体。当原本的你踏入这这扇门的时候你就只能在天堂 - 或者地狱里看到你接下来的一切了。所以他们 - 它们哭泣,泪流,绝望且憎恨着我。我一直能听到那些声音,纠缠着我,挥之不去。

而那些新生的我们……诞生于死亡和怨恨中的我们……天哪 - 我不知道。

我睡得不太好,一直在做噩梦。我梦见21号站点的大火,我还梦见我母亲……她从不怎么笑,即使是面对我的时候……我父亲有双蓝眼睛……

我听到母亲哼唱起特怀修勒的民谣,没有歌词的柔和调子,显得苍茫而又充斥着阴霾后的希望。她伸展双翼遮蔽天日,就连坠落的姿势都是那样优雅自恃,她的歌声在战后焦土味儿的空气中缱绻了那么久那么久。

我的记忆好像已经模糊了,我 - 我很想他们。

有时候我会听到哭声,沉浸于悲伤之中,仿佛刚刚失去挚爱之人。歇斯底里的哭声淹没了我的感官……那些哀嚎声渐渐让我再也无法入眠……我递交了调任申请,我再也不想回忆起那种感觉,我想离开这个站点,我想去一个能够逃离那东西深深刻在我脑海中的尖叫的地方。或许……只是或许……

申请被拒绝了……调任需要现在的上级批准,我差不多忘了这一点……

“你想离开这里?” - 整整一天我都为此提心吊胆,因此在那天晚些时候听到Darklight问出这个问题时我甚至解脱般地松了口气。“是,”我心一横,干脆地承认道。

“是因为你的错误吗?我……”

我想他是要安慰我。说他也有责任之类的。所以我抢在他之前把话说出了口。“不,”我抬起头看着他金色的眼睛 - 我现在还能保有理智似乎得益于我的欧洲血统……那么Darklight呢?他身上流淌的是否是非人的血液呢?“我只是……不想再听到那种声音了,”我最后、缓缓说道,“我再也不想听到那种声音了。求你了主管。拜托。”

他便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又看了我一会儿。“你最后一阶段的调查报告写得很好……作为全程参与者,我希望你能协助我处理一些善后事宜,然后我就会同意你的调令,好吗?”

我能够拒绝吗?

但是他不该挽留我的。

Koo抬手捂住脸颊无声哭泣,停顿片刻,她勉强令自己平静下来。

此刻可以看到房门底部露出了些许灯光。

我又做了那个梦。我看到Lyn站在窗口望着我,他的身后是更多人,而且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我应该记得他们。我应当在每一份实验报告上看过他们的面貌和名字。他们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 但我勃然大怒。“离我远点!”我也哭了起来,尖叫着,伸手去摸我的床头灯。但我只摸到了我的格洛克手枪。我真不该把它摆在那儿的。

我僵直在恐惧之中。我和Lyn对视着,但我知道那不是他。那看起来像他但不是他,他 - 然后它说话了:“我不想回去。”它伸出手来,像是要握住我的枪口 - “杀了我,毁灭我,让我解脱。”

我能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我知道我犯了错,再给我些时间也许我会去赎罪的……我可能会得到指挥部的处罚,降级或者处决或者什么更为可怕的事情。也许我会良心不安,走进那扇门里,任凭滔天的恨意将我撕为碎片 - 但是不该是这样,我不该 - 哈,哈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被这些哭声 - 这些哭声,它们阻挡着我,纠缠着我束缚着我,我受够了!我再也无法入眠,“八荒”也许是真实的那么我难道不是吗?我的现实呢?!

“给我滚!!”我 - 哈哈哈哈 -我……我……[猛地抬起头,笑容虚弱而破碎]我开了枪!我扣下了扳机!我一定射光了我全部的子弹!我——

Koo抓起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枪,在半空中用力挥舞,她的右手似乎穿过了屏幕。摄像头随即被持枪的左手打落在地,镜头朝向办公室门,门开了一条缝。

我听到……子弹射入湿润血肉的声音,和那些绵软无力的半物质体不一样 - 撕裂声,还有压抑不住的痛呼。我的视线恢复了,我看到Darklight在我面前,而他也看着我,我则看着自己手中的枪……然后他在我面前倒了下去,血液浸透了我的鞋子……但是他还活着。

我跪下来握着他的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在陡然而至的悲伤与痛苦中哭泣着,我意识到我在哭,我泪流满面 - 甚至我在哭泣中尖叫,歇斯底里地尖叫,那是我的哭泣和尖叫声。越来越多的声音加入了我。[干呕]我 -

Darklight似乎是想要微笑……但是血越流越多……然后他的手从我掌心滑落 - 穿了过去。是的穿了过去。他的眼睛 - 我……我——[哽咽]

视频画面此刻结束,仍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咳嗽和笑声。

我会 - 我会回去的,我很快就会回到那里去的。我会回去的。我会回去的。等着我——



文档上传完成,现在开始录入重启/恢复数据库:需管理员权限

请输入您的Adim级代号及密码

呃啊……该死的……

请输入您的Adim级代号及密码

……

……代号,Holy_Darklight,密码……“I'll be back”

……

指令确认,授予O5级权限

文档已保存





是否登出?


……

…………


您已经登出。




数分钟的啜泣和破碎的笑声。

终端接收到一条新讯息,是否查阅?

那么……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真的很害怕,我该怎么办?我——

终端接收到一条新讯息,是否查阅?

门被撞开的声音。

博士?你在这里博士?根据指挥部刚刚颁布的应急处理措施你要立刻转移然后去接受A级记忆消除,Darklight主管正在找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关掉它,去找认知危害小组来……

Darklight?!他不是 -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那不是不——!!

枪声。
语音记录中断。


终端接收到一条新讯息,是否查阅?


终端接收到一条新讯息,是否查阅?


……

…………

180秒内无响应,传输终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